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2章: 伤别离

《契丹情殇》

第2章 伤别离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云在库房里仔细的清点着货物,想着明天就要出发了,可不能有什么差池。

若水那丫头也是,前几天还因为不能去波斯,一个劲的跟她闹别扭,这几日又跟个老婆婆似的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叮咛这,嘱咐那的,一刻也不让她安宁。柔烟虽然不说什么,可手上也没闲着,准备了满满的几大包行囊,凡是她能想到的柔烟都想到了,她想不到的柔烟也替她准备妥当了,看她们眼中的那份担忧,那份不舍,轻云心中便溢满了温情,也多了几分沉重。

“大小姐,程公子来了,在大厅等着您呢!”丫鬟在房外回禀。

“知道了,你们先伺候着,我随后就来。”轻云核对好最后一份清单,整理好帐簿,才走出库房。哎!他终究还是来了。

大厅内,程秋池坐立不安,负着手踱来踱去。

三年前她说要退婚,浩然若回不来,她便终身不嫁,他依了她,他愿意等着她。三年来,外人只知道楚大小姐如何有能耐,能在强手如林的商场覆雨翻云,但他知道她为此所付出的艰辛。可她是那样的坚强,再苦再累,再难再险也不肯在他面前流露半分脆弱,让他只能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秋池。”轻云微笑着,款款走来。鬓边的翡翠玉簪上垂下几颗圆润欲滴的玉坠子,光华流转衬得肌肤如雪晶莹。浅紫色的轻衣罗裙,有如兰的花瓣隐与褶皱间,摇曳着,暗香浮动。

秋池一怔,每次见到她,总有心魂被摄的感觉。她就象三月里湛蓝晴空中漂浮的云,似真似幻,如梦如烟,轻灵的可以随风起舞,温柔的能将坚冰融化,若不是那双星眸中闪烁着坚毅和洞悉一切的聪慧,他真的会以为她是落入凡尘的仙子。

“为什么要去?”秋池回过神来,迎上前去问道。

轻云避开他咄咄的眼神,保持着一惯的平静,道:“这桩买卖对我们楚家很重要。”

“可是丝路并不平静。”秋池提醒着。

“我知道。”轻云淡然的回答。

秋池摇头,有些气恼,语气中不由的有了几分责意:“你知道你还去?就算这桩买卖有多诱人的利润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安危去冒险啊!”

轻云不语,只悠悠地看着秋池,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如丁香花瞬间绽开。

秋池又有些眩目了,她还笑,笑的那么美丽,甚至有些妖娆,她总有办法让他缴械投降,无奈道:“我懂了,你是为了浩然,你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要去寻他。”

轻云敛起笑容,正色道:“是的,我要去寻他,楚家的生意固然重要,但是都不及大哥的平安重要,大哥的失踪是压在每一个楚家人心头上的大石,若是无法揭开这个谜底,楚家人永远得不到快乐和安宁。”

她的理由让他无法辩驳,在情感上他甚至有些赞同,因为他和浩然是情同手足的兄弟。所以她的痛惜,她的迫切,她的坚决,他感同身受。但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轻云去涉险,让一个水样的江南女子去承受大漠的风沙,去面对难以预料的危险状况。他咬了咬牙,狠狠道:“好,我帮你去找浩然,你就呆在家中,哪也别去。”

手中的茶盏有雾气袅袅升起,碧螺春的清香扑鼻而来,看着嫩绿的叶芽在水中缓缓舒展,微微荡漾,便有了细雨滋润心田的温暖。

轻云望着秋池,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激动,可明亮的眼里透着坚决,似有一诺千金的郑重。这样的话语让她有种想依靠的冲动,像摇曳挣扎了许久的藤蔓找到了可以攀延缠绕的大树。然而她不能,她不能是株飘摇的青藤,她必须是棵大树,只有大树方能撑起楚家的天空。

生生拉紧心里那根柔软的弦,在清茶腾起的雾霭中悄然掩去欲流露出的软弱,如微风掠过,不留一点痕迹。

“秋池,让我叫你大哥吧!我不在的时候,请你帮我照顾楚家,我只信你。”轻云柔声道。他是优秀的男子,俊朗,儒雅,心细如发。论家世,论人品,无一不出众。三年前她退了婚,不知有多少人背后笑她傻,只有她自己知道依楚家现在的状况,除非是大哥还能回来,否则她只能招赘,爹爹的心思她了然,这若大的家业交由外人他是决计不肯的。而秋池亦是家中独子,伯父又岂肯让他入赘别家?此事两难,唯有解除婚约才不至于让秋池为难。事后也常有名门闺秀,富豪千金主动登门提亲。而他只守着她,三年如一日的关怀着她。心底沉甸甸的愧疚让她透不过气来,她不能再耽误了他。

秋池颓然,脸上写满了失望,片刻的沉默却有说不尽的漫长,终于开口,声音哑哑透着绝望:“我知道,三年前就知道,我失去了你,永远失去了……是我一直抱着幻想,幻想我的执着能再次赢得你的心,但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

“不,你不曾失去我,将来也不会失去我,我对你有说不出的感激,感动,在我心中早已将你视为大哥,视为执友,你和若水、柔烟他们一样,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最珍惜的人。”轻云急切的要说明,他的伤心让她不忍,而她一直就是这么想的。

看着她那着急而认真的模样,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些失态,只是为了宽慰他。她决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反转的余地,他还能怎样?秋池苦笑道:“那就让我这个大哥帮你去走这一趟。”

“秋池哥,就让我自己去吧!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楚家,爹爹病重,若水和柔烟都还小,我真怕她们会撑不住。我只能求你,有你在,我才能放心的离去。”轻云恳切的望着他。

这样郑重的托付让秋池无力拒绝,他从来就没有可以拒绝她的能耐,上天造物自有他的神奇之处,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他就这样被她降的死死的。秋池无奈但依然郑重的点头允诺:“我一定会尽全力照看好楚家,你放心。”

秋池离开的时候,厅前已经洒满落日的余辉,昏黄的光芒里那略显清瘦的背影有着说不出的苍凉。

他没有回头,只怕一回头,心再也放不下。

她没有挽留,却在背影消失的瞬间,凄然泪下,用自己也无法听见的声音说出心底最想说的话:“秋池,对不起,今生,你一定要幸福,如有来世,换我等你。”

一片落叶飘零,恰似离人的一声叹息。

……本章完结,下一章“ 默默行人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