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20章: 病了(一)

《契丹情殇》

第20章 病了(一)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将军,咱们这是要往哪去?”月华掀开窗帘向紧随马车的莫离问道。

莫离直视前方,冷声道:“去该去的地方。”

这算什么回答?跟佛家禅语似的,答了等于没答。月华压抑住心中的不快,展颜一笑,小心翼翼问道:“小将军,请问释哲将军在吗?”

莫离表情依旧,冷冷道:“将军自然在他该在的地方。”

“敢问月华该如何称呼将军?”月华耐着性子,又柔声问道。

“将军?不敢当,姑娘有事只管吩咐就是了。”莫离道。

月华“哗”的拉上帘子,泪珠儿滴落成串。好歹她也是个公主,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的跟个无名小卒说过话?受气倒也罢了,只是那不可预知的未来着实令她气馁。她不是怕死,可是要死也得死个明白啊!就这样囚禁了她,连句话都没有……

“哗”的,月华又拉开帘子,高声道:“喂……我要见你们大王。”哼!他既然不肯告知他的姓名,那她就只能叫他“喂”了。

莫离勒住马回过头来,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

“我要见你们大王。”月华坚决的重申,把脸儿仰的老高,她要保有她公主应有的骄傲。

“我会转告大王。”莫离淡淡道,转身策马前行,不再多看她一眼。

“喂!喂……”见他离去不再搭理自己,月华气面泛红云,粉拳紧握,恨不得自己也有万千之力,把这个冰山底下钻出来的,和尚庙里偷跑出来的家伙给砸成粉末。这才觉得释哲的好来,释哲从来对她都是温言笑语的。还有那位楚公子,手无缚鸡之力还言之凿凿的要保护自己,说他不自量力吧!却正是这份不自量让她感动不已。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昨夜一战,他可幸免于难?想着想着,红云渐散,愁雾又起,默默垂泪。

连日的行军,人人脸上皆露出疲惫之色。特别是一些伤员,更是踉踉跄跄走不动了。轻云亦脚伤未愈,过度劳累后,竟发起热来,整个人虚软无力的靠在了耶律翼风身上,双眸微微闭合,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那一张娇美的脸苍白的令人心痛。耶律翼风将她紧紧的裹在自己的银狐大毡子里,不时用双唇去试探她额头滚烫的温度,柔声道:“再有半日咱们就到云内州了,你一定要坚持住。”说罢剑眉一拧,神情一凛,吩咐左右道:“传令下去,全速前进,务必在日落前进入云内州。”

云内州兵马指挥使撒都翰府里。

“大夫,她的伤势要不要紧?”耶律翼风揣揣不安的问道。她已经昏迷好些时候了,刚才大夫给她施针她都没有反应。

“回大王,这位姑娘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长时间的体力透支让她元气大伤,一并发作起来很是凶险……”

“你说什么?凶险?我不管有多凶险,你一定要治好她,不然,我要你的命。”耶律翼风急的脸色都变了,怒道。

“是是是!”那位大夫吓得满头大汗,连忙作揖道。

“大夫,需要什么药材只管开来,就算是千年人参,本府也定能寻来。”胖胖的指挥史撒都翰见南院大王为了一个女子大失方寸,可见这个女子有多重要了,现在正是攀附结交南院大王的绝好机会,还不得乘机好好表现表现。说着给大夫使了个眼色。

“是是是。”大夫擦了把汗,本想说的严重一点,以显示自己的医术高超,没想到差点弄巧成拙。刚才指挥使大人的话里有话,好象在暗示什么,于是话锋一转道:“若是真有千年人参,再加上老夫的精心调理,那这位姑娘的性命便无忧了。”

耶律翼风马上盯住撒都翰,千年人参他那南院府中有的是,只是远水救不了近渴,但是刚才指挥使说了:就算是千年人参,本府也定能寻来。

撒都翰拱手道:“大王请放心,在下府中正好有一株千年人参,原本是寻了给在下的高堂做寿礼的,在下即刻去取来。”

耶律翼风微微颔首道:“指挥使忠心可鉴,本王记在心里了。”心道:这个撒都翰倒是个识趣之人。

“谢大王夸奖,这是在下应尽的本份。”撒都翰谦虚道,心里却是暗喜。见机又道:“大王,您也前去梳洗休息一番,府里的丫鬟还算伶俐,定会好好伺候这位姑娘的,再说有大夫在这里看着,您就放心吧!”

耶律翼风看着床榻上昏睡着的人儿,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其实名字并不重要,只是一个人的符号而已,做为符号,他更喜欢叫她蠢女人,小傻瓜。可是现在他却有种强烈的欲望,就是握着她的手唤她的名字,这样她或许就会醒来,可惜,他不知道她叫什么……他只知道她姓楚,也许连这个姓也是假的……耶律翼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自己一定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么对一个女人有这么多的想法?摸了摸下巴上硬匝的胡子,想想自己的形象一定是狼狈极了,是该去好好整理一番,这里,就留给大夫吧!

按耶律翼风自己的话说,他是中邪了。洗澡的时候在想她,商谈军务的时候也想她,想她醒了没?烧退了没?药吃了没?脚上的伤好些没……想第一次见她的模样,无所畏惧的拦住了他的马,想她被士兵们围殴时倔强的眼神,想她匍匐在他脚下为了月华哭求,想她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想她在血战中还敢跟他斗嘴……这个女人真的很有意思。对的,他只是觉得有趣,才会对她念念不忘,她只是一个女人,他的奴隶而已,只要他愿意,她就是他的,她的身,她的心都是他的。

耶律翼风已经再三克制自己不去看她,但双腿好象不受大脑的控制,走着走着还是绕到了这里。

几个丫鬟正在那手足无措的干瞪眼。见到耶律翼风连忙下跪。

耶律翼风瞅见那盘子里的药并未浅去,沉声问道:“怎么还不喂她喝药?”

一个胆子稍大的丫鬟颤声回道:“大王,奴婢们喂了,可是这位姑娘双唇紧闭就是喂不下去,勉强喂进去,又如数给吐了出来,奴婢们无能,请大王责罚。”刚才她们可都听说了,这位南院大王差点把大夫的脖子给拧断了,不知道大王发起怒来,会不会也要了她们的命?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端盘碗的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耶律翼风摆摆手,算了,这还是在指挥使的府上,好歹给他留点面子,若是在南院,这样的废物,他早就给处置了。

众人如得到大赦般连忙退下。

耶律翼风端了药碗坐到轻云身边,仔细的打量着她。她已经恢复了女儿的装扮,如云的秀发轻柔的随意的散落在枕上,柳眉如画,羽睫浓密修长,琼鼻秀挺,双唇因高烧鲜红欲滴,象颗诱人的樱桃……她真的很美,不染纤尘,纯净的像天山的雪莲。耶律翼风有些痴了,她果真是自己带回来的那个蠢女人吗?

月白色绣点点幽梅的轻罗上衣,消瘦的锁骨若隐若现,淡紫色的抹胸勾勒出圆润的弧线,他知道那里的丰盈……真要命!他在想些什么?她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取过一旁的绢帕,仔细的围在她的脖子上。用舌尖试了试药的温度,小心翼翼的喂到她嘴边,可她却毫无反应。那黑色的药汁顺着嘴角滴落在绢帕上。不行……她现在这样根本喂不进,怎么办?再这样烧下去,她可真的要变成蠢女人了。

看来只有这样了。耶律翼风将药含在嘴里,用舌尖撬开她的樱唇,让药汁如数进入,又紧紧的吻住她,直到她咽下。一样的程序,一样的动作,耶律翼风做的很仔细,很认真。认真到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就在今晚之前,若有人说南院大王也会伺候人,那是打死了没人会相信,比铁树开花还来的稀罕。可他真的做了,非但做了,还甘之如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病了(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