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21章: 病了(二)

《契丹情殇》

第21章 病了(二)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深知雪骤,萧萧簌簌的大雪一直下到天明。待晨起时,屋外已是漫踪江野一片白,雪树银花琼枝寒。

耶律翼风轻轻推开怀里的人儿。若不是还有大事要商议,他可真不想起来,香玉满怀是何等的享受。怜爱的轻拂她耳畔的发丝,看她在药力的作用下,腮边已现一抹飞红,气息也渐渐平稳,起伏间胸前的沟壑隐现,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想着昨夜她蜷缩在自己的怀抱里,温顺的象只小猫,他的心底便荡漾起一池温柔的涟漪,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从不缺女人,契丹的,党项的,也有汉人女子,个个算得上是人间绝色,花中尤物,特别是郦姬,着实令他消魂。可只有眼前这个女人拨动了他心底那根的柔软的弦……耶律翼风带着几分困惑,带着几分不舍,轻轻的替她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轻云费力的睁开眼,黄色的帷幔粉色的纱帐映入眼帘。这是在哪?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头痛欲裂,想要起身,才发觉自己全身酸软无力。

“姑娘,你醒了?哪不舒服?要喝水吗?”一个身着紫红色团纹暗花缎长袄,富态丰盈夫人模样的女子关切的问道,眉眼间掩不住的喜悦。又转身吩咐一旁的丫鬟道:“快去回禀老爷和大王,就说姑娘醒了。”

“是,夫人。”身着绿色短袄的丫鬟应声而去。

大王……大王,那个蓝眼睛的恶魔吗?老爷,夫人又是谁?她怎么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围着她?她不是囚犯吗?不是奴隶吗……头又开始痛了。

这位夫人正是云内州指挥使撒都翰的夫人俞氏,奉撒都翰之命亲自前来照顾这位姑娘。老爷说,这位姑娘说不定是大王的心上人呢!伺候好她比伺候大王更有效,所以她一大早就带了丫鬟婆子赶了过来。俞氏见轻云又合上了眼担心的直唤大夫:“大夫,你快来瞧瞧,这姑娘又昏过去了了。”

大夫把了把脉,看了看气色,道:“这位姑娘已经无碍了,只是太过虚弱又睡着了,就让她再睡一会儿,呆会儿煮点清淡的米粥来,药也可以煎下了。”

哦!没事就好,大家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南院大王对她的那股宝贝劲,若这姑娘有什么不测,大家都没好日子过。俞氏忙道:“大夫的话可听仔细了,还不快去准备。哦!对了,翠儿去我房里把那几两上好的血燕取来,放到粥里一起炖了来。”

撒都翰的书房成了耶律翼风临时的办公场所。

“释哲那边可有消息传来?”耶律翼风问道。

“属下派出的探子昨夜已经回来了,不出大王所料,释哲将军他们巴彦城附近在遭到了围击,来敌约有五千左右,跟袭击咱们的敌人一样都没有打旗号,不过释哲将军他们已经顺利突围。”莫离回禀道。

“那萧望呢?”耶律翼风又问道。

“萧大人现在应该还跟释哲将军在一起,探子并没有发现萧大人北上的踪迹。”莫离道。

耶律翼风在地图上揣摩了一番,哈哈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八千兵马原是要在半路截杀释哲的。要真如此,那他们就成功了,三千对八千,饶是再强悍的精兵也挡不住敌人有预谋的围击。可惜的是,韩佑德的野心太大,他不仅要释哲的脑袋,还想取我耶律翼风的性命,哈哈……功亏一篑啊!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哈哈哈!我看韩佑德现在一定急的跳脚了。”

“大王,咱们是不是尽快赶回南院?属下怕北边……会有所动作。”莫离担忧道。

耶律翼风敛起笑容,沉默。这正是他所担心的,只是现在赶路,那个蠢女人的身子一定受不了,把她留下养伤他又不放心……这事还真不好办。

“还是再等等吧!”耶律翼风叹气道。他不能丢下她。

莫离见大王面有难色,其中原委也猜出几分,既是大王的意思,做下属的遵命就是。只是他最近被月华那个丫头折磨惨了。那丫头有事没事就找他谈话,内容只有一个,说的确切一点,话只有一句,就是:我要见你们大王。他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可大王说过不见的。真是要命,迟疑再三道:“属下还有一事回禀。”

耶律翼风心不在焉,淡淡道:“说。”

“那个月华姑娘嚷着一定要见你一面,否则……”莫离见大王的脸色越发阴沉,下面的话便犹豫着不敢说出口。

“否则怎样?说。”耶律翼风不耐烦了,这样的要求已经好几次了,说了不见,她倒学会了威胁,他又不是释哲,吃她这一套?

“她说,她说要是大王再不见她,她就绝食。”莫离舌头打结,他真不该传这个话的,大王最恨别人威胁他,月华那丫头,哎……

“那好,她若是能熬过七天不死,我就见她。”耶律翼风冷冷道。

莫离冷汗涔涔,七天?真要饿上七天,任谁都死透了。

“回禀大王,那位姑娘已经醒了。”有丫鬟门外回禀道。

耶律翼风眼睛一亮,挥手道:“莫离你且退下,有事再议。”话未说完人已迈出门槛。

莫离怔怔,那位汉奴竟有这等魔力?一提到她,大王的眼神全变了,那样兴奋,比得了八部大人还兴奋。莫离不解的摇了摇头。

轻云房里,众人见大王来了,皆识趣的退下。

轻云已醒,勉强吃了几口血燕粥,虽然还是虚弱非常,精神却好了很多。见大家都走了,那个恶魔坐在床边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看得她心慌。

“怎么不多吃点?你知不知道这么半死不活的样子很难看。”耶律翼风看那碗血燕粥几乎原封不动,有些生气,他巴不得她现在一口气喝下去三大碗,马上就能起来跟他抬杠。

难看你就不要看,谁稀罕你看,你个大魔头最好马上从我面前消失,阿弥陀佛!万事大吉……轻云在心里念叨,她现在可没这力气跟他吵,索性转过脸去不理他。

这是什么态度?她一个汉奴能得到他南院大王的关心,简直是天大的荣幸了,这个不知好歹的蠢女人,竟然摆个臭脸给他看。耶律翼风耐着性子道:“呆会儿把这碗粥全喝下去,听见没有?”

轻云眨了眨眼,还是不理他。他当她是饭桶吗?她现在头昏眼花脚又痛,难受的要死,怎么吃得下……

耶律翼风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转向自己,狠狠道:“你该学学怎么做一个奴隶,第一点,跟主人说话的时候,奴隶一定要专心,就像这样,看着我的眼睛。”

他的眼像两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湛蓝一片,卷起两个深深的旋涡,直把她的心神搅乱,迷失了自我。下颌传来的疼痛让她惊醒,他只当她是一个奴隶而已……轻云开始痛恨自己,为那一时的迷茫,可耻的迷茫。

她的眼神时而迷茫如轻雾中的晓月,朦胧而凄美,让他为之心颤。时而又露出愤恨的目光,她在恨他吗?恨他掳了她?恨他折磨了她?他对她的怜惜她都视而不见吗?

“我不是你的奴隶,永远不是。”轻云虚弱的宣告着。

“由不得你,按契丹人的规矩,我俘虏了你,你就是我的奴隶。”耶律翼风也坚决的宣告着。

“我的心只属于我自己。”轻云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唇,守住这颗心是她唯一的选择。

“我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奴隶,你的身,还有心,都是我的。”耶律翼风放肆拂上她的柔软,肆意掠夺,用激烈的吻倾吞她呼之欲出的抗议。她要恨就让她恨,他要她,哪怕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敢咬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