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23章: 月华的请求

《契丹情殇》

第23章 月华的请求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华姑娘,你就吃点吧!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莫离端着碗米汤苦口婆心劝道。他只不过是传达了大王的意思,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她较起真来,整整四天滴水未沾。眼看着都快不行了,莫离心里不免着急,难道她真的不想活了吗?看来只有大王自己来收拾残局了。

月华一动不动的躺着,她的心从未像现在这样平静过。在这世间,她原本就是多余,有谁爱过她?又有谁怜过她?不论是在父皇眼里还是在贼人眼里,她都只是一颗棋子,一颗男人们用来争权夺利的棋子而已,一旦这颗棋子失去了作用,他们就会像屏弃尘埃一般屏弃了她……她不要再受人摆布,不要再做一颗棋子,她的命运由她自己决定……快了,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感觉身体轻盈的像要飘起,只须一缕轻烟便能盘旋而上,一直飞向那湛蓝,高远的天空。偶尔有片片白云飘过,她便伸手摘一朵,柔柔的,甜甜的,云的味道原来是那样的香甜,一如儿时母妃亲手做的百合酥……

耶律翼风看见月华毫无生机,苍白憔悴的模样,甚是烦闷。没想到这个大宋公主竟然也有这样倔强的个性,一个楚轻云已经令他头痛不已,现在又来一个……

“你不是要见本王吗?本王现在就站在你面前,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耶律翼风淡淡道,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处,他才不来这一趟。

月华的意识硬生生从云端拉回到现实,他终于还是来了。就是他一手策划掳了她,沙漠里杀人不眨眼的他,无情的下令鞭打她的他,对她视若无睹的他……是他将她逼到这样凄惨的境地,这个改变了她命运的男人,她一定要好好的看清楚,牢牢的记住他。免得将来进了阎罗殿,阎王问起:你是因谁而死?她都答不上来。

耶律翼风本以为月华会哭会闹,却没想到她就这样平静的看着他。尽管乌黑的双眸因为虚弱有些黯淡,可那专注的目光如同一双无形的手,逐一剥去他的外衣,审视着他的内心。这样的目光让他很不适。耶律翼风皱了皱眉头,语气生硬不悦道:“你若无话可说,本王就不奉陪了,本王已经来过,你若要继续玩你的绝食游戏就请便。”

他的残忍她早就已经见识过,她从不指望他对她有一丝怜惜,就像大宋和契丹永远不可能成为盟友。可是亲耳听到这样无情的话语,还是让月华的心狠狠痛了一下。

“能求你一件事吗?”声音哑哑,月华轻声道。

“说。”耶律翼风冷冷道。

月华低垂眼睑,双眸笼上一层薄雾,略带沙哑的声音凄凉道:“我死后,不管是黄沙裹尸还是荒草为冢,请你,求你,一定让我向着南方,让我能找到回家的路……好吗?”

耶律翼风一怔,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请求。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却是真真动了恻隐之心。她是大宋尊贵的公主,美丽而高傲,本该享受人间及至的荣华,命运却安排她成了他的阶下囚。他囚禁她,鞭打她,忽视她……而她一如荒原上的野草顽强着。在他的印象中,她总是昂着她高贵的头颅,不肯低下一分,他尽管不屑,心里亦是有些折服。难怪释哲那小子会这么在意她。

听她的话意她是一心求死了,这样大费周章把她掳了来可不是为了看她活活饿死的。耶律翼风心念一转,装作漫不经心道:“本王原想用你换大宋几万两银子花花,不过,你既然一心求死,本王也就不勉强了,银子换不来那就只好硬取,契丹的十万铁骑是时候拉出来练练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月华艰难的撑起身来,急切的唤道。心里更是焦急万分,他们要对大宋开战吗?到时候又会有多少大宋将士血染沙场?又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

耶律翼风回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们掳了我只是想要银子吗?”月华怯怯问道,心里存着一丝疑惑。

“你以为呢?当然,不能说是本王掳了你,应该说是本王救了你,大宋拿十万两白银谢谢本王总是应该的吧?”耶律翼风轻描淡写道。

“说你救了我?”月华有些不可置信,这表示什么?他会放了她?她还能再回到大宋吗?

耶律翼风嘴角扬起略带狡黠的微笑,不语。破坏大宋与回鹘的联盟才是首要的,银子么,谁也不嫌多。

月华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可是,若不是这公主的身份,还有些可以利用的价值,只怕父皇早就把她遗忘了,还会为她付出十万白银吗?心情旋即暗淡了下去。即便自己回到了大宋,又能好到哪去?就算不嫁回鹘老皇帝,父皇仍会将她当做棋子毫不吝啬的赏赐给张三或是李四……月华越想越灰心,倒觉得能不能脱困都没那么重要了,一样都是牢笼。苦笑道:“你劫持我,无非是想破坏大宋与回鹘的联盟罢了,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又何苦再来为难我这个弱女子呢?我是公主,可若不是为了和亲,只怕父皇永远也不会想起我,又怎肯为我付出十万银子来?”

果然是心思灵敏,早就猜到了他们的意图。耶律翼风淡然一笑,道:“你以为克里多那个老色鬼,会为了一个公主就听命与大宋吗?所谓联盟绝对不可能只建立在简单的联姻基础上,若非有巨大的利益驱使,联盟只能是一句空话。”话是这么说,克里多当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结盟,但一定会为了面子而不结盟,回鹘人最痛恨的就是欺骗,大宋拿个假公主去糊弄他,克里多定是要暴跳如雷了。

月华踌蹉了,他说的不无道理,听说那个回鹘老皇帝光妃子就有数百,美人更是无数,女人,能对他起多少作用呢?

见她犹豫,耶律翼风继续道:“所以,大宋与回鹘之间利益的协定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你。不过若是你父皇舍不得那区区万两银子,本王可就亏大了……”说着另有深意的看着她,有一个公主妾奴谁说不是一件乐事呢?

“你待怎样?”月华揣揣问道。

耶律翼风又露出狡黠的微笑和声道:“你该吃东西了。饿瘦了,有人该心疼了。”

月华愕然,有人心疼?还有谁会心疼她?他吗?今天的他跟那个残忍鞭打她的大胡子真的是同一个人吗?他的蓝眼睛,不见了那令人胆寒的杀气,显得的清澄明亮如高远的蓝天,柔和而亲切,他的脸部轮廓比汉人看起来要深刻、硬朗,却更显霸气,器宇轩昂,他是个英俊的男子……月华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如同中了魔咒一般顺从的点了点头。

见她略带娇羞的点头,耶律翼风终于松了口气。只要她不再给他惹麻烦,他也不会再为难她。等事情解决后,就把她送给释哲,就作为恭贺他荣登于越之位的礼物吧!不出意外的话,释哲现在应该回到乙室部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计划(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