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28章: 出逃(三)

《契丹情殇》

第28章 出逃(三)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王,臣妾听说有人抓走了楚姑娘,想着姑娘此番遭难,臣妾难受的直掉泪……”俞氏抹着泪带着哭腔道。

耶律翼风心烦意乱,语气生硬道:“夫人有何事要禀?”

俞氏一愣,本来还想借着几滴眼泪博得大王的好感,没想到吃了个瘪。

一旁的撒都翰急了:这个蠢女人,没看出大王正为这事恼着,你这不是添堵,自找不快吗?有要事,也该先禀了我才是,自作主张跑了来,这算什么事儿……撒都翰拼命给俞氏使眼色,打手势,暗示她快别说了,回家去。

俞氏赏了他一记白眼,不理会他,心里暗自得意着:这次她可是要立大功了,看那老不死的以后还敢不敢对她吹胡子瞪眼了。上前小声道:“大王,臣妾觉得这事儿……有蹊跷。”

耶律翼风眼睛一亮,难道她发现了什么线索,沉声问道:“夫人莫非知晓什么?”

俞氏做犹豫状道:“臣妾并不敢确定什么,只是前些日子,楚姑娘向臣妾要了几块衣料,说是要过年了,想亲手给大王做身新衣裳,臣妾想,难得楚姑娘对大王这么有心,怎好拒绝?就送了一些上好的料子过去……”俞氏说着,看大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没了底,有些胆怯起来。

撒都翰听到这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这事他也是知道的,一直没往别处想,经夫人这么一说,顿觉不妙。

“接着往下说。”耶律翼风的声音冷的让人窒息,可有谁知道他此刻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被怒火烧的。高傲如她,怎可能主动为他做衣裳?

“是……,臣妾今日在楚姑娘房里发现了一块剪裁过的衣料,可并未发现给大王做的衣裳,臣妾在想,在想……”俞氏向撒都翰投去求助的眼神,原本是自信满满的来邀功,此刻却是六神无主了。其实她哪会想到去寻料子,只是听说楚姑娘出事了,想想她那些个首饰也白送了,想去拿回来而已。结果,找来找去,发现首饰少了几件,衣料也少了一块,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撒都翰急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再有隐瞒,不是自寻死路了吗?急切道:“夫人,你倒是快说啊!”

俞氏茫然的点点头,继续道:“臣妾是想,楚姑娘既然没有给大王做,那给谁做了呢?”亏她还有几分清醒,这样的答案最好还是让大王自己去想。

“你还给她送过什么?”耶律翼风目光如刀。

“没,没没有了。”俞氏吓的连忙否认。

“嗯……”耶律翼风冷声呵道:“那轻云头上那支金步摇哪来的?”想到晨间见到轻云盛装打扮时那种不祥的预感,原来她早就开始计划这一切了。那封信只是一个幌子,让他误以为她遭了不测,让他把视线都集中到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劫匪身上,而她趁乱逃之夭夭。月华,他忘了,除了释哲和莫离,她也是知道月华的。

俞氏吓的扑通跪下,颤声道:“大王恕罪,臣妾只是与她投缘,便送了些平常的首饰给她。”

撒都翰见状也忙跪下道:“大王,贱内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却不知道楚姑娘另有打算,望大王宽恕。”

耶律翼风心里苦笑:好心还是别有用心姑且不计较了,但这事也怪不得他们,自己不也被狠狠的摆了一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冤大头。语气稍稍和缓道:“都起来吧!本王并不是要责怪你们,不过现在最好是如实说来。”

俞氏这才松了一口气,把缺少的几件首饰,衣料的颜色一一告之。

耶律翼风听罢沉吟片刻,决然道:“撒都翰,立即传本王意旨,命西京道、中京道各州府,县衙设关卡画影捉拿楚轻云,不论男女只要有三分相似的一律扣下,特别要留意穿灰衫的人,给两道的当铺都传密令下去,只要有人前来典当这几样首饰的,也都给我拿下。”

“是,卑职遵命。”撒都翰施礼领命,又道:“那云内州还要搜查吗?”

耶律翼风若有所思,摇头道:“不必了,她一定已经出城了,不过,你去州内各当铺了解一下,是否有人曾去典当你夫人的首饰。”

撒都翰领命退下,俞氏连忙灰溜溜的跟上,心里可是后悔万分,真不该来这一趟,看老爷眼神不善,可得小心伺候了。

耶律翼风随即飞鸽传书莫言,命她动用所有线网,务必在十日内找到轻云。

今晚的月格外的清冷,银白的月光如霜般倾洒,天地一片苍茫。耶律翼风的心也如这月光般冷,冷到心痛,痛到麻木。她欺骗了他,她利用他对她的宠爱欺骗了他。就在今天他还在想,他会宠她一辈子。一辈子这样拥着她,看她笑,看她在他怀里撒娇……耶律翼风痛苦的闭上眼睛,她那半嗔半娇的笑,半怨半怜的眼仿佛就在眼前,伸出手,却是虚无,只有凛冽的寒意,曾经的温暖被驱逐的烟消云散。耶律翼风握紧双拳,重重的砸在一棵梅树上,雪伴着片片梅花纷纷落下,鬓边衣上沾满梅香,那是属于她的芳香,淡淡的弥漫开来,侵入肌肤,沁入心肺,又是彻骨的痛。耶律翼风呢喃着:轻云,你真该死!

恨在眼中凝聚成一道寒光:轻云,你是我的奴,永远都是,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就算是大海捞针我也要把你给找出来。我要让你为今日的欺骗付出代价,轻云,你会后悔的。

轻云此时正快马奔驰在去圣奉州的路上,寒风瑟瑟,几乎把她冻僵。可她不敢休息,不敢停顿,她必须一直赶路,离开他越远就越安全。

换了身衣裳逃出来后,轻云用几朵榴石珠花换来一匹健硕的马,她是商人出身,这种以物换物的交易并不是件难事。随后又买了点干粮就直奔东门。是的,她设了个局,让他误以为有人劫持了她。她知道瞒不了多久,他很聪明,很快就会识破她的诡计,不过这没关系,只要他有一刻的迷糊,她便有时间离开云内州。而事实正如她所预想的,耶律翼风按照那封信上的信息,首先控制了南门,东门暂时是安全的,她很顺利的出了城。

那一刻,她闻到了自由的气息,那是心与天地的交融,是迎风而驰的惬意。她终于逃了出来,逃离了那个恶人的魔爪。哈哈!她想笑,她想放声歌唱。谁说我是你的奴?我是楚轻云,谁能抓住一片云?谁能掌控云的飘然自由?

轻云回望渐渐模糊在视线中的城池,别了!恶人!从此不必在你面前伪装、掩饰。别了!大王,从此不必听你发号施令。别了!蓝眸……心猛的一紧,那蓝眸时而盛气凌人,时而温情脉脉在脑海里交替浮现,他唇上灼热的温度,似乎还能将她燃烧……轻云用力甩了甩头,试图甩掉那双蓝眸,心却像一个破了的口袋,一直漏风,漏风……

为什么会这样?唇边有微咸的湿润,脸颊上有两道冰冷的轨迹。泪,这该是喜极而泣的泪。可她却分明尝到了淡淡的忧伤。不,他们终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像太阳和月亮不可能交叠,风和云不可能相依偎,他不属于她,她也不能属于他……别了,这一切的一切,往事只当如烟,从此后魂梦不再相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遭遇黑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