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33章: 夜来香(二)

《契丹情殇》

第33章 夜来香(二)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耶律翼风一怔,怎么?她醒了吗?那他半夜偷偷来看她……岂不是让她知道了?心里揣揣,缓缓转过身来。

轻云一时情急,心里的话脱口出,可旋即后悔。他半夜来看她,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这样冒然的叫住他,他会不会难堪呢?再说,她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只好双目紧闭,权当自己在说梦话吧!可是,她好紧张啊……

耶律翼风摒住呼吸,静静的望着轻云:看她已经转了个身,眉头紧蹙,抓住被角的手微微颤抖,呼吸也有些凌乱,她定是做恶梦了。耶律翼风笑了笑,刚才他还真的以为是她在叫他,原来是梦呓。就说嘛!她要是知道他半夜三更留连在她床塌边,只怕又会像上次那样给他一个巴掌,骂他是“淫贼”了,怎会叫他“别走”呢?

别哆嗦了,快停下……可是身体不听她的使唤啊!一个劲的颤抖着。轻云懊恼极了,他怎么还不走,快走呀!

他靠近了,靠近了,温热的呼吸倾洒在她的脸上,有淡淡青草的芳香……他要干什么?吻她吗?心跳的更厉害了,再这样下去非要漏馅不可?轻云心一横,要装就装到底了,梦呓着:“不要,不要过来,不要碰我……救我……救我……”

“云儿别怕,别怕,没事了……别怕……”看她不安的呓语着,颤栗着,耶律翼风干脆在一旁躺下,半拥着她,轻拍她的背,在她耳边不住的安慰,希望能让她安静下来。

糟了,他竟然也躺下了,这样亲昵的拥着她,安慰着她,他叫她云儿,好象她是他最疼爱的珍宝似的。可她是吗?他说过:她只是他的奴。他说过:等我厌倦了你,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那么现在这样算什么?真情的流露还是一时的意乱情迷,亦或是征服的手段?心里戚然。

微硬的胡子渣摩挲着她的脸颊,有点儿痒,温暖的唇轻啄她的额,撩拨起心底既陌生又熟悉的渴望……其实她一点也不坚强,她也不想再坚强,她就像一只孤雁不停的飞翔,已经疲惫不堪,已经失去了方向,她好想休息,找一个宽厚的胸膛,依偎着什么也不去想……

轻云往耶律翼风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不管将来如何,这一夜的温柔确实打动了她,她不想再抗拒了,今夜就让她软弱一次,就一次……忐忑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和着他的呼吸,听着他的心跳,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梦悄然而至。

梦里,西湖的柳,千万条垂下,柔柔的荡漾在明媚的春光里,在河堤上洒下一片细碎的金光。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婷婷的荷花或娇羞的半掩,或尽情的绽放,妙曼的身姿款款,像女子最柔媚娇好的年华。她坐在小船上,穿梭在田田荷叶间,看荷上的水珠儿调皮的滚来滚去,伸手摘一支莲蓬,轻轻一嗅,鼻间溢满清香。艄公回过头来,对她温柔一笑,刹时灿灿的阳光只剩一缕直射进她的心房,听见心底有一朵花儿“嘭”的绽开,怒放。她起身向艄公走去,想要看清他的模样,艄公却将竹竿一弃,“嗖”的跳入水中不见了踪影,船儿止不住的摇晃,眼看着她也将落入水中……

“啊……”轻云惊醒过来,猛的坐起。

“云姐姐你醒啦!”小雨卷起纱帐,在轻云身后放了个靠枕。

屋内光线有些昏暗,轻云定了定神,揉了揉隐隐发涨的太阳穴,懒懒问道:“小雨,现在是什么时辰,天还没亮吗?”

小雨笑道:“天早亮了,辰时都快过了呢!”

“啊!这么迟了?天好象还没亮呀!那,今天不赶路吗?”轻云诧异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想起昨夜自己枕在他的怀里入睡,脸上飞起红霞,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自己一无所知。

小雨拧了帕子递给轻云,边道:“今天是阴天,灰朦朦下着小雨,大王不让叫姐姐,说,姐姐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出发,大王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在楼下等着呢!”

轻云的脸更红了,都在等她?那怎么好意思呢?连忙起身让小雨帮忙穿戴好下了楼。

很意外的是,他就站在客栈的大堂中,背对着她,英姿挺拔。轻云停下脚步,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话,这是那夜不欢而散后第一次见到他。

小雨在一旁回道:“大王,云姐姐来了。”

耶律翼风转身,神情冷淡,语气更是冰冷,道:“来了,那就出发吧!”

“可是姐姐还没用早点。”小雨提醒着。

“难道还要这么多人等着你用早点吗?”耶律翼风冷冷道。

轻云真怀疑自己昨夜是不是做梦了,那个温柔的他,跟眼前这个冷的要把人冻住的他会是同一个人吗?无法想象。他的冷淡让轻云不得不迅速将自己伪装,也冷冷道:‘不必了,我不饿,出发吧!”说着,绕过耶律翼风径自走出客栈,她命令自己昂着头,不看他一眼,深怕薄薄的眼睑关不住满腹的心事,流转的眼波将心底的软弱流淌。其实,她更怕对上他的眼,蓝眸也如他的话一样的冰凉。

耶律翼风懊恼着,心里明明关心着她,惦记着她,可是一见到她,笑不会了,话也不会说了。她也够犟,女人就该温柔一点,像郦姬一样,时而热情的像一团火,时而温柔的如一汪水,这才叫女人。她逃跑,她冤枉他,欺骗他,都是她的错,他还没跟她算帐呢!她倒整天摆脸色给他看,难道还要他去讨好她?不可能。愤愤的哼了一声,粗声对手下呵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赶路。”

侍卫们面面相觑,大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发火了?脚下可是不敢慢了分毫,一溜烟全涌出了客栈。大王不高兴的时候,谁走慢了谁可就倒霉了。

马车里,小雨撅着嘴闷闷不乐道:“大王真奇怪,早上吩咐小雨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跟变了个人似的。”

轻云黯然,这般琢磨一个人实在太累。黑夜只能属于梦境,白天才是现实,既然他不乐于见到她,那就不见吧!那样的软弱只此一次,绝不会再有了。

有人轻扣车门,小鱼探了出去,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食盒,笑道:“小雨就知道大王心里是想着姐姐的,姐姐你看,大王让人送来的早点。”

刚才还在店里数落她,现在又让人送早点,他这个人真的是难以琢磨,轻云望着食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三天,好短暂,轻云宁可一直这样奔波在路上,可是此刻,上京,这个陌生的地方就这样突兀在眼前。他没有汴京的繁华,没有苏杭的秀美,却也是恢弘大气。望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说着陌生的语言,轻云的心情越发沉重,上京到了,那个她想逃避却终究无法逃避的问题像座大山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他将怎样安置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郦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