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34章: 郦姬

《契丹情殇》

第34章 郦姬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云没想到在这北方也有江南园林式的建筑。圆形的拱门,曲折的回廊,竹影摇曳,绿玉生香。穿过前堂,一条鹅卵石拼花铺成的小径通向正房,一边是石桌石椅小亭轩,一边是假山半掩弯弯的池塘,淙淙的流水恰似一曲江南清脆的竹笛在心间流淌,顿时心情舒畅。正房的东面临着水,延伸的回廊悬浮在池水上,有着凌波的惬意。若在来春,种上一池的荷花,待到仲夏,体会一番“风送荷香透幽窗”的意境,也可寥慰夜夜魂梦回故乡的惆怅。“掬水苑”,倘若这便是她以后的囚笼,那么她必须感谢他的仁慈,给了她一处梦幻般的水乡。

“楚姑娘这边请。”萧荇亲自带路,将轻云引入正房。这位姑娘可不一般,“掬水苑”虽不能说是南院府最美的地方,却是大王最喜欢的地方,他一直以为这里会是未来王妃的居所,没想到大王让一个汉人女子住了进来,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许怠慢了。他怎敢呢?

大厅正中放着两行红木雕花的椅子,铺着云锦织就团纹图案的坐垫,香案上摆一个蓝田白玉雕成的香鼎,屋角的紫檀花架上放一个景德镇的青花瓷瓶,上面还斜插了几枝白梅,处处透着精致又显淡雅,富贵又不张扬。轻云暗暗赞赏。

紫檀木镂空雕花的屏障,把大厅和书房做了隔断,上面摆设着珍奇古玩。临窗设一宽大书案,笔墨纸砚具全。轻云习惯性的拿起纸张端详,在心里与自家的藤纸比较。这纸虽不似藤纸的洁白光滑,也没有宣纸的柔韧,但观其色泽柔和,纹理细致,也算得上是纸中的上品了。轻云随口问道:“萧总管,这是大宋进贡的纸张吗?”

“呵呵!不是,这是契丹自制的纸张,虽比不上大宋的纸张精细,用着,倒也还顺手。”萧荇也略知轻云的底细,听说是江南造纸世家的女子,自然对纸张比较了解,也就具实回答。

轻云心道:这等制纸水平也不低与大宋了,看来楚家得研发更新的纸品才行。

“楚姑娘,您的寝房在后面,一间向阳,一间临水,请问姑娘要选哪一间,在下好让下人去收拾。”萧荇询问道。

轻云不假思索道:“临水的吧!”

萧荇沉吟片刻,笑道:“临水的水气重,冬日寒冷容易受寒,不如,先住向阳的,待天气转暖再移到临水阁,怎样?”

轻云浅浅一笑,这萧总管也就三十上下,办事周全,心思缜密,态度谦逊,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顿时有了好感,莞尔道:“萧总管有心了,就按总管的意思办吧!”

“外面的两个丫鬟,是萧荇亲自为姑娘挑选的,个高的叫芷兰,个小的叫菱香,都是汉人,做事也十分仔细,楚姑娘先使唤着,如果不满意,萧荇再安排别的人。”萧荇道。

“不,不用了,我很满意。”轻云忙道,能安排汉人来是最好的了,再说她也只是个奴,有什么权利挑三捡四的。

“有什么不妥之处,只管说来。”耶律翼风负着手,走了进来,蓝眸直视轻云,神情是难得一见的温和。

轻云不敢与他对视,低头轻声道:“没有。”

萧荇见机打哈哈,笑道:“这些都是按大王的意思准备的,看来还是大王了解楚姑娘。”

耶律翼风尴尬的干咳了几声,又对萧荇挤眉弄眼,这萧荇,真是的,怎么把什么都抖露了出来……

萧荇目瞪口呆,莫名奇妙,大王干吗这么不自在?他这是在帮他啊!

轻云看在眼里,暗自好笑,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窘迫的样子,一扫平时威严冷酷的模样,倒显得可爱。

耶律翼风见轻云抿嘴轻笑,正是欲语低头笑,万种风情绕眉梢,不觉的痴了。

轻云更不敢言语了,脸上有些发烫,只能将头垂的更低。

“大王,您不是说要进宫了吗?怎么?舍不得您的奴啊?”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份短暂的温馨。

轻云闻声望去,一抹鲜艳的红像一团火飘了进来,之所以说是飘,因为她走路的姿态够婀娜,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五官轮廓分明,大眼睛,高鼻梁,丰盈的红唇微翘,说不出的妩媚妖娆。

耶律翼风回头皱了皱眉,意外道:“你怎么过来了?”

“郦姬可不是要粘着大王哦!大王一回来就来看郦姬,郦姬已经很开心了。”郦姬在耶律翼风耳旁娇嗔着,“郦姬是听说大王让您的奴住进了‘掬水苑’,心里有些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边说着,胸前的玉兔不经意的蹭着耶律翼风的臂膀,见耶律翼风的脸色缓和了便将目光转向轻云。

“她就是大王这次带回来的奴吗?果然是个绝色女子,把郦姬都比下去了。”虽是说笑,语气里却有一丝酸酸的醋意。

虽然他们是用契丹语在交谈,可轻云听的明白,原来她叫郦姬,她应该是他的女人吧!他一回府就去看她了……轻云心里有些失落,他是契丹的王侯,他的身边又怎会没有女人呢?她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这样美丽妖艳的郦姬站在她的面前,她还是会难过,她竟然是在意的,而且很在意……郦姬口口声声说她是奴,那么应该是他告诉她的吧!原来他是这样介绍的,他的心里果真就只当她是奴……

“郦姬,你已经看到了,可以离开了。”耶律翼风催促着。他不太相信郦姬的目的只是来见识一下么这简单,他让轻云住进了“掬水苑”,王府里眼馋的,不平的人多了去了。

“大王,您是怕郦姬欺负了她吗?她只不过是个汉奴,郦姬怎会跟她过不去呢?那岂不是失了自己的身份。”郦姬撅着嘴不悦道。看来大王对这个汉奴不是一般的在意,心里恨恨,嘴上却是冠冕堂皇。

耶律翼风也抓不出她什么错,怕她再呆下去,轻云会不高兴了,应付道:“是是是,还是我的郦姬最识大体,好了,本王跟你一起走吧!”说着拉了郦姬就要离去。

“哦,萧荇,传本王的命令,没有本王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足‘掬水苑’,同样也不准楚姑娘踏出‘掬水苑’一步。”耶律翼风走到门口又不放心的回头吩咐道,现在皇上急召他进宫,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等他回来,得赶快打发了那些个莺莺燕燕才是。

郦姬闻言银牙暗咬,手中的绢帕拧成了麻花,娇声“哼”道:“大王是说给郦姬听的吗?”

耶律翼风不语,眉毛一挑,径自大步离去。

郦姬回头冷冷的瞪了轻云一眼,柳腰一拧,跟着飘了出去。

轻云无力的在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心里如杂草疯长,杂乱无章,什么也不能想,也不敢想,是不是什么都不想了,心就不会这么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争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