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35章: 争执

《契丹情殇》

第35章 争执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姐姐,这些可都是萧总管特意让膳房做的南方菜,您看有鲜果银耳、枸杞肉丝、五香牛肉、红烧什锦、鱼香菜心……还有萝卜炖肘子。”小雨开心的介绍着。

轻云看着桌上丰盛的晚餐,却没有一点胃口,娥眉轻蹙道:“小雨,你转告萧总管,以后不必这么麻烦了,一碗米粥,两碟小菜即可。”

“姐姐,您就放心用吧!不麻烦,您都吃了,大家才高兴呢!您要是又说没胃口,他们才真的该苦恼了。”小雨笑着边盛了一碗汤放到轻云面前。

轻云叹了口气,勉强尝了一口。小雨说的也是,这些天她茶饭不思,膳房就天天变着花样,但凡是南方菜式,只要有材料的都做了个遍,真是难为他们了。她不过是个奴啊!他们这样紧张,至于吗?

“我听芷兰她们说,这‘掬水苑’是大王最喜欢的院子,以前郦姬问大王讨要过,大王回说,这是要给王妃住的,现在,大王让姐姐住了进来,定是要封姐姐做王妃了。”小雨笃定的说道。

“做王妃很好吗?”轻云淡然道。

“当然好啊!南院大王的王妃,多少部族的公主,富家的千金做梦都想当呢!更何况,大王是契丹第一勇士,长的又英俊威猛,最重要的是,大王对姐姐这么好,姐姐做了王妃,一定会很幸福的。”小雨说着,脸上流露出无比向往的神情,她的心愿,就是姐姐能当上王妃,和大王在一起,快快乐乐的。

是啊!王妃,多少女子的梦想,却惟独她不能去想。他是高高在上的南院大王,怎可能娶一个普通的汉家女为妃?更何况,他一直当她是奴,宠爱又如何?喜欢又怎样?她终究只是他的一个玩物,等厌倦了,他会毫不留情将她的心践踏……她不要这样,就算有一天她被伤的体无完肤,那么至少让她保留一丝尊严,让她可以在离开的时候,还能昂起头,走的潇洒,走的坚强……所以,不想,永远也不想……

“小雨,以后再也别说做王妃的话。”轻云很郑重的说道。

小雨从没见过轻云这么严肃、认真的表情,一时怔住了,茫然的点了点头,心道:不说就不说,大王就是喜欢姐姐的。

一曲哀婉、凄凉的箫声透过低垂的夜幕,像一声叹息在耳边回响。

轻云手中的玉碗“嘭”的掉在了地上,粉碎。好熟悉的萧声,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合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分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一样的凄凉,一样的无奈与惆怅,是月华的箫声,正是那一夜她独自坐的荒原上吹奏的《胡笳十八拍》

是月华,一定是她。轻云冲出屋子,她要去找她。

小雨在身后莫名的追喊:“姐姐,你要去哪?”

轻云无暇回答,奔跑着穿过小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月华,她要找到她。

两个侍卫拦住了去路:“大王有令,姑娘不得踏出‘掬水苑’半步。”

轻云焦急的哀求道:“两位大哥行个方便,我一定要出去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姑娘请回吧!大王有令,属下不得不从。”侍卫坚决的阻拦,放她出去,那他们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轻云望着箫声传来的方向,心急如焚,不行,今天她一定要出去,不见到月华,她怎能安心?

“求求你们了,放我出去,一下就好,大王若要处罚,轻云一力承担就是了。”轻云苦苦哀求。

芷兰和菱香闻讯赶来,见轻云执意要出去,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在一旁跪下,求道:“姑娘请回吧!您要是出去了,奴婢们可就没命了呀!姑娘可怜可怜奴婢吧!”

“我只出去一下,你们不放心就跟着好了,我不会逃走,只是要去见个人哪!”轻云试图跟他们解释。

“不是我们为难姑娘,姑娘今天出了这个门,只怕是我们这些人的性命都不保了,请姑娘体恤一下,姑娘若要出门,还是请示大王,大王要是答应了,姑娘要去哪都成。”侍卫为难道。

“姐姐,还是回去吧!”小雨上前劝道。

看他们一副惶恐的模样,轻云颓然转身,泪如雨下。为什么要囚禁她?为什么连这点自由都不给她?

箫声终于断了,在苍茫的夜色中隐去,不留痕迹,轻云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如火烤油煎般难熬。她必须弄明白,那到底是不是月华?

“小雨,你帮我去转告萧总管,就说,我要见大王。”轻云下决心道。这个恶魔,这个混蛋,他到底把月华怎么了?

耶律翼风进宫面圣,却被皇上留在宫中整整七天。为了轻云他已经耽误了好多事情,被皇上责骂不说,还逼着他,不把事情处理妥当了不准回府。害得他在宫里天天心不在焉,魂不守舍,急急忙忙把事情办了,一刻不停赶了回来。才踏入府门,萧荇便迎了上来,转告了轻云的话。

她竟然主动提出要见他,这着实让他意外。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主动开口,他不禁欣喜。耶律翼风换了身衣裳便匆匆来到了“掬水苑”。

轻云得到消息,在大厅里正襟危坐等着他。他终于来了,终于肯见她了。这么些天,一定在忙着安慰他那些姬和妾吧?早就将她忘的一干二净了吧?很好,她求之不得。若非为了月华,她才不要见他。花花公子,混世魔王……

耶律翼风一进来就看见轻云冷着脸,像盯仇人一样盯着他。难道,她是怪他这几天冷落了她吗?浅笑道:“听萧荇说,你找我。”

“月华在哪里?”轻云开门见山,语气冷的可以将空气凝结成冰。

耶律翼风心一沉,来时的满心期待和喜悦同时沉到地底,看来他又是自做多情了,眉头一皱,不悦道:“你总是问不该问的问题。”

“为什么我就不能问?月华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不是把她藏在了府里?你预备把她怎么样?”他就只会用“不该问”来堵她的嘴,可她今天偏要问,非要问个清楚明白才行。这几天月华的事情折磨的她快发狂了。

“你不要忘了你是在和谁说话,你也不要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耶律翼风被她的咄咄逼人气坏了。

“我在和掳了我的强盗,囚禁我的恶人说话……”轻云毫不示弱,他要摆他南院大王的威风,他想她像个奴隶一样顺从,不可能。

“你不要以为本王宠着你,就可以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她竟然骂他是强盗,是恶人,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枉他天天为她牵肠挂肚,

“你宠着我?像宠一只猫还是一条狗?”轻云冷笑着:“你以为你宠我,给我一个精美的囚笼,我就该对你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吗?告诉你,这样的宠爱我不稀罕,我的心永远不会交给你,你是个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混蛋。”轻云把长久以来压抑的痛苦一股脑儿爆发了出来,狂喊道。

耶律翼风如遭雷击,脸色顿时煞白,原来她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她不在乎他的宠爱,对他的用心视而不见,他的一片真心就这样被她践踏,心底的怒火不可遏止的燃烧起来,他一把掐住她的咽喉,咬牙切齿恨恨道:“你以为本王会在乎你的心吗?笑话,那只是本王一时兴起跟你玩的游戏而已,我也告诉你,你在本王心里只是一个奴隶,永远只是一个奴隶……”

他掐的那样紧,紧的她无法喘气,他的话那样狠,痛的她不能呼吸。他终于说出他的心里话,他从来就没有想要过她的心,一个游戏,一个游戏而已……不能哭,不要流泪,不要被他瞧不起,可是泪水就这样成串的滴落,像她的心碎了一地……

“现在游戏结束,本王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奴隶。”耶律翼风猛的撕开了她的衣裳。既然她不要他的心,那就不要怪他残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密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