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36章: 密语

《契丹情殇》

第36章 密语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王,求您饶了姐姐吧!姐姐她不是故意要顶撞大王的……”小雨原是端了茶水过来,一到门口就听见里面起了争执,越吵越凶,眼看着大王动了怒气,姐姐就要遭殃了,一着急便不顾一切冲了进来,跪地恳求。

耶律翼风喘着粗气,怒呵道:“小雨,出去!”

“姐姐,您好不容易把大王盼来了,怎么又要跟大王怄气呢……”小雨壮着胆子继续道,边给轻云使眼色,暗示轻云服个软。

耶律翼风再次吼道:“出去!”

小雨吓的一颤,只好起身退了下去,心里祈祷着姐姐别再激怒大王才好。

室内的空气仿佛凝结,静的能听见两人急促的心跳。耶律翼风紧盯着轻云噙满泪水的眼,她是在伤心,还是在害怕?从第一次相遇到现在,她一直穿着厚厚的伪装,明明是清澄如碧的眼,他却总是无法看透,轻云,你的心在哪……

“小雨说的是真的吗?”他的声音沙哑,低低地,冷硬中带着几分渴求和希望。只要她说是,不管是真心还是假话,他都原谅她……

是真的吗?轻云幽幽的看着他,如果我说是真的,你会相信吗?你会在意吗?你不要我的心,却要我臣服在你脚下,以满足你征服的欲望……是这样吗?泪更汹涌,滴滴答答。

“为什么不说话?”耶律翼风追问着,她的泪烫在了他心上,手上的劲不由的散了。

她该说什么?她找他来,不是为了吵架,不是要这样剑拔弩张,她还没问到月华的下落,她不能把事情搞的一团糟,心里是这么想,可话到嘴边却又否认了:“不,我不想,我一点也不想,为什么我要想,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你那么忙,你有数不清的姬和妾要安慰,你还会在乎我想不想吗……”

耶律翼风狠狠的吻住了她,将她的牢骚、不满统统咽下,原来这个小傻瓜在吃醋,她的否认就是最好的证明,她有想他,好难得啊!心里的阴霾顿时散去,转而是深深的怜爱。他的小傻瓜为什么总爱说假话,把自己层层伪装,逼的他抓狂,刚才他差点就伤害了她……

轻云徒劳的挣扎着,他又轻薄她,他不是该暴跳如雷的吗?他吻的那样深情,缠绵辗转,像冬日里温暖的阳,又像三月里最和煦的风,听见心地底的坚冰在融化,一滴一滴汇成清泉,温柔的荡漾着……噢!她怎能这样轻易被征服,她应该感到羞耻,应该抗拒,“不要……”她想呐喊,可喉咙里逸出的却是更加诱人的的嘤咛……

不想放开她,真希望就这样一直吻着她,纠缠着她的丁香,恨不得将她吞下,藏在心里,疼着,爱着,叫她永远也离不开他……

他终于不舍的放开了她,在她耳边轻道:“傻瓜,我被皇上召进宫,直到今天才回来,为了你,耽误了很多事情,我不解决好了皇上怎肯放我出来,再说,我哪有很多姬和妾……”

轻云羞赫的低着头,赌气道:“你去了哪里关我什么事,你有多少姬妾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哦!没关系啊!没关系就好,本来我还想介绍我那七八九十个美人给你认识的。”耶律翼风戏谑道。

他果然是个花心王爷,他有这么多美人还不知足,还要来招惹她,想想自己刚才陶醉在他吻里那不争气的模样,轻云恨不得立刻就碰死算了,轻咬樱唇,努力要挣开他的怀抱,这双臂膀都不知抱过多少女子,她不稀罕。

耶律翼风将她抱得更紧,紧到她无法动弹,看她对他怒目相向,银牙轻咬,他的心里却乐开了花,原来她也会吃醋,她也会动情,笑道:“骗你的,我要有这么多姬妾的话,还不早就被榨干了。”

他眼里深邃的蓝像高远的晴空,清澈明亮,唇边的笑浅浅却是那样的勾魂摄魄,轻云怔怔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温柔的他似乎比刚才暴戾的他更让她害怕,因为刚才她还有心痛,可现在,心就像浮云,轻飘飘的没着没落,迷迷茫茫。

看出轻云眼里的迷茫与困惑,耶律翼风突然变的很严肃,轻捧着她的脸郑重道:“以后别再说狠话,伤了人又伤己。”

“我只是个奴隶,只有人伤我,我如何伤得了他人。”轻云幽怨着,他说的才是狠话,刚才要不是小雨闯了进来,他差点就掐死了她。

耶律翼风柔声道:“伤了你,我的心会痛。”

这算是表白吗?轻云心乱如麻,她的坚持,她的理智在这一刻都变的那么虚弱,虚弱的无力阻挡。他的宠爱她不是没有感觉,他的霸道,他的使坏,他的温柔……她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沦陷,可是,她害怕,怕他的宠爱只是一季的春花,她不要,她的心也是一朵花啊!凋零了,叫她如何收拾满地的残红……她要的是执子之手的承诺,他给不了她……轻云黯然。

“你要见月华也可以。”看她还是放不下,耶律翼风开始耍手段。

果然,轻云眼睛一亮,热切的望着他。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耶律翼风坏笑着。

“什么条件?”轻云小心问道,看他的表情,轻云忐忑,这就像是一个陷阱,充满诱惑的陷阱。

“我要你……把你的心交给我。”耶律翼风保持着他的笑容。

“你不是不在乎吗?”轻云慌乱,他又开始使坏了,怎么办?

“我说了吗?”耶律翼风装出一副莫名的样子。

轻云气竭,他真是够无耻的,气道:“你刚才明明就说了。”

耶律翼风眨了眨眼睛,眉毛一挑,很认真的想了想,道:“我还是没想起来。”

轻云愤然转身,不理他。

耶律翼风一把把她拽回怀里,笑道:“好了好了,我收回,我道歉,我让你见月华。”

他这样低眉顺目的反让轻云很不自在,他真的有这么好心?

“不过……”耶律翼风拉长了声音。

又来了,每次他一说“不过”,她的心就七上八下,她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

“云儿,我要你……”他不能再让她继续推委,只有真正拥有了她,他的心才能踏实。

……本章完结,下一章“ 侍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