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37章: 侍寝

《契丹情殇》

第37章 侍寝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蒸腾的水气缭绕着,氤氲中灯火也朦胧起来,泛着昏黄,柔和的像蒙了一层轻纱,玫瑰花瓣在水中娇羞的绽放,郁郁醉人的芳香悄然溢满……

轻云独自站在雾霭中,缓缓的褪下衣裳,菱花镜里,妙曼的tóng体像一朵婷婷的荷花,第一次这样仔细看着自己,年轻而美丽的身体……过了今夜这身体便不再只属于自己了。对与女人来说,这样的心情应该是在待嫁的前夜,有点儿忐忑,有点儿憧憬,憧憬着把最美好的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那个将要共度一生的人。可她除了忐忑还是忐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一个奴的命运早已注定,她应该感谢他没有用更激烈的手段要了她,不是吗?这就是活着的代价,轻云苦笑着,活着……活着……活着才有希望,而她的心里有那么多的希望……

水温软滑腻,像对肌肤做着最柔和的呵护,轻云将身子沉溺其中,看着漂浮荡漾的花浪,心也徜徉:她就要成为他的女人,真正走进他的世界,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是充满险恶,布满荆棘?还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是不是也会有片刻的旖旎……轻云闭上眼,这条路注定艰辛,可她会一直走下去,不会放弃……

耶律翼风从来没有这样期待一件事情,自那天订下三日之约,他就开始后悔,三天三十六个时辰,原来是这样的漫长,很多时候他都无法集中精力做事,常常望着沙漏,恨不能一下砸碎了,时间就过了,什么叫度日如年,就当如是吧!好不容易挨过了三日,挨到了月华初上,他便迫不及待的来到“掬水苑”。

轻云倚窗而立,一轮清浅的新月遥遥挂在天际,夜风中淡淡的花香不经意将夜色染的多了几分妩媚,这样的夜好美……

不敢回头,身后是冉冉的红烛,红色的纱帐,红色的百花锦被,那样的喜气洋洋,小雨,芷兰她们一番心意,想把这里布置的像个洞房,却不知这抹鲜红会刺痛她的眼,让她的心再一次伤。她坚决不肯穿那红色的衣裳,今夜,她不是新娘,她只是一个为了生存出卖自己身体的可怜人。她选择一袭白衣裹身,来祭奠她即将失去的纯洁、尊严,或许更多……

熟悉的气息包围了她,越来越强烈,轻云怔住,扶着窗棂的手微颤,指甲刻进了木框,他来了。

耶律翼风温柔的从身后拥住轻云,脸颊摩挲着她香软的发,如丝般的柔滑,轻轻的咬住她小巧的耳垂,用舌尖撩拨着她,感觉到她的身子轻颤,耶律翼风转过她的身,托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他,低低笑道:“你在害怕?”

轻云躲闪着他的目光,那里写满了疼爱,也写满了深深的欲望,她怎能不害怕?一双手冰凉。却咬着牙摇了摇头,即便是害怕,她也不要承认,她不想被他取笑。

“那你为何不敢看我的眼?”他继续作弄她,他就是要看她娇羞的模样。

“你的眼有什么好看的。”轻云心虚的回答。

“可是你在发抖。”耶律翼风不依不饶。

“你……”轻云有些生气,他就是要逼迫她低头,她就偏不让他如愿了,气鼓鼓道:“是不是我承认我害怕,大王就会放过我?”

耶律翼风很认真的回答:“不会。”

“那大王又何必管我怕不怕。”轻云撇过脸去负气道。

“我有过很多女人,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们第一次侍寝的时候会不会害怕,因为我不在乎,但是我却不想让你害怕,相信我,把你的心交给我,完完全全交给我,”他的声音温柔的像一汪清泉。

轻云微微一怔,没想到他说出这番话来,她是该痛恨他的掠夺,还是该感激他掠夺的温柔?把心交给你,你又能珍藏多久,一个奴可以在你心里藏多久?轻云哑然笑道:“狼要吃羊了,还要对羊说,你放心的让我吃吧!呵呵!大王,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耶律翼风的脸色变了又变,极力压制心中的不悦,微怒道:“你为什么总要竖起你的刺?什么叫温柔你不懂吗?”

“对于一只刺猬来说,刺就是她的保护,如果没有了刺,那她与羊有什么区别。”轻云直视他的眼,与他针锋相对。

“你的意思,你就是一只刺猬了?”耶律翼风眯起了眼,蓝眸里有火焰在跳跃。

“那要看我面对的是什么?当我面对一只狼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做那只孱弱的羊。”轻云高高的昂着头,和他对抗的时候她总是很有勇气。

“本王倒要看看,你身上到底长了几根刺。”耶律翼风猛的将轻云打横抱起,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狠狠的把她摔到了床榻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不好好教训一番,她就不知道什么叫顺从,就算他再喜欢她,再宠爱她,他也不许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威严,考验他的耐性。

看到耶律翼风的蓝眸又闪起了寒光,这样的眼神她太熟悉了,第一次看他在沙漠中杀人时就是这样的眼神,她永远也不会忘。轻云暗自后悔,为什么要逞口舌之快激怒了他,看他恶狠狠的步步逼近,轻云胆怯的往床里缩,很快就发现没有了退路。

逃,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轻云飞快的跳下床,企图逃离。却被他一把抓住,再一次摔回到床上。

耶律翼风紧紧的压制住她,将她反抗的双手扣在了头顶上,他的唇几乎贴着她的脸,沙哑着一字一顿道:“你现在害怕,太迟了。”

轻云挣扎着,呼喊着:“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唇被牢牢封住,只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和锦碎帛裂的声音,胸前的凸起在他粗糙的手掌的肆虐下,肿胀的生疼,一股莫名的热流在身体里四处乱窜,让她止不住的轻颤。心里狂喊着:“不要……好痛……”却都化做鼻息间的嘤宁,断断续续的溢出……

她白皙如玉的肌肤映衬在凌乱的红色锦被上,那样诱人夺目,眩的他几乎睁不开眼,她身上散发的处子的芳香将他的欲望之火瞬间点亮,奔腾的血不断冲击着他的昂扬,他吻她,用力的吻她,用他的唇,他的手在她身上游弋着,逡巡着,他要她臣服,他要她为他绽放……

耶律翼风咆哮着,昂扬猛的挺入她的体内,开始疯狂的律动……

“啊……”下体传来撕裂的疼痛,痛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无力的挣扎着,泪水顺着眼角不住流淌。

他知道她的疼痛,她的紧窒正痉挛着想要趋赶他,捏住她的下颔,腰一挺,更深的贯穿她,“求我,害怕就求我。”

“你是魔鬼……”轻云咬着牙,试图推开他。

耶律翼风怒吼着:“那你就承受吧!”总有一天你会臣服,你会主动的迎向我。

痛,一波又一波的痛楚像潮水般袭来,她就淹没在无尽的痛楚里,他愤怒的脸越来越模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又见月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