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5章: 神秘的客栈(二)

《契丹情殇》

第5章 神秘的客栈(二)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云走到南窗前,见那薄如蝉翼的碧纱上绣着几只雀跃的百灵,用得是五彩蚕丝配以金银丝线又用最讲究、最精细的双面绣绣成。轻云已经不再感到惊讶,因为这里的每一细微之处都是精致之极,处处透着逼人的富贵。

推开南窗,可见一座繁茂的园子,姹紫嫣红,滴绿映翠,假山林立,清泉绕亭,让人晃若置身于春日的江南,心中倍感舒畅。轻云想:也只有这十余间上房可见到如此美景吧!本想去找杨老板商量出关事宜,可秦歌说杨老板出去办事了。既是如此,管他呢!一路劳顿,好不容易到了这等舒适幽雅之处,那就好好享受一番吧!既来之则安之。

轻云正欲关窗,却听得隔壁传来碗盏碎响,乒乓一地。又有女子哭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是些窝囊废……一步步把我逼到这样的境地,你们还有什么脸面跟我来谈忠孝节义?我只当大宋的男人都死绝了,滚……滚……都给我滚……”

轻云奇怪道:这又是谁?发这么大脾气。侧耳细听,只剩嘤嘤哭泣声,半响,听得房门开了又关,琐碎的脚步远去。

听这骂词象极了富家千金耍脾气,轻云暗自好笑,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了窥探人家私密,妄度他人心思的好事之徒了?算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那染花云丝锦被,团纹暗花缎枕,靠着一定柔软极了。

当轻云醒来时,天色已暗。小二和李彪在房外扣门,说是晚宴马上开始。轻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室内的轮廓才慢慢清晰起来,在桌案上摸索到火石,点起烛火,再将碧纱灯罩放下,室内一片柔和的光亮。

轻云吩咐道:“李彪,你只管去把弟兄们安排妥当,我稍后就来。”

李彪在诺了一声便拉了小二一同离去。

轻云梳洗完毕,挑了件茶褐色提花锦衫,尽量让自己显得老成些。直觉告诉她,今晚的宴会一定不同寻常,能包下“恒升客栈”的也一定不是寻常之人。会不会是杨老板?若是杨老板,那他要请谁呢?那个发脾气的小姐会不会也出现在宴会上?还有秦歌……总之,轻云心里充满了好奇。

客栈里已是灯火通明,早先还冷冷清清的客栈,突然间变的热闹非凡。锦衣罗衫的客人成群捉对的寒暄扯淡,还不时色眯眯的瞟一下过往穿着暴露的使女,更有甚者乘机摸把小脸,捏下翘臀,便跟得了黄金珠宝般得意的奸笑起来,露出两金灿灿的门牙。

轻云心里骂道:“臭男人!”脚下一个不留神,踏空了楼梯。轻云大惊,不就骂了几个色鬼么?不至于遭这样的报应吧?眼看着就要滚着下楼,摔个狗啃泥。一双有力的臂膀挽住了自己,随即倒在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里,有淡淡龙诞香透过柔软的绸缎散发开来。轻云抬起头,正迎上一对乌黑深邃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扬着,带着一丝关切的笑意……他的皮肤光洁白皙,浓浓的眉毛,英挺的鼻梁,略显厚实的嘴唇,无一不透着高贵和优雅……轻云有些失神。

“小兄弟,你没事吧?”他保持着这样亲密拥抱的姿势,关切的问道。

轻云忙退出他的怀抱,双手装模做样的整理着衣衫,来掩饰自己尴尬,可是向来伶俐的口齿现在却不争气的支吾起来:“哦……没事,谢,谢谢你啊!”轻云懊恼不已,自从踏进这“恒升客栈”自己就跟丢了魂的人似的,动不动就犯傻,哪还有一点楚家当家人的风范?

他见他一脸窘样,笑道:“没事就好,下楼梯的时候要小心点。”

轻云点点头,往边上一挤,飞快的下了楼。她得赶快离开这个男人,大家谁也不认识谁,希望他一转身就忘了她这个冒失鬼。她得赶紧去找秦歌,去找杨老板。

他有些惊讶于他孩子气的表现,怎么就跑了?不过他有一双很美的眼睛。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哎!自己怎么会让一个冒冒失失的男子扰了心神。

找到秦歌的时候,她正穿梭在客人中间应酬着,一袭鹅黄绣银丝芙蓉的罗纱衣裙,翩翩若蝶,妙曼多姿。见到轻云,她便辞那些客人。莞尔笑道:“楚公子,歇息的可好?客房布置的还满意?”

轻云施了一礼笑道:“岂止是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有劳秦姑娘费心了。”

秦歌“噗嗤”一笑,笑颜如花般绽放,嗔道:“楚公子可真会说话,奴家见楚公子长途劳顿,不忍叨扰,故意让您多休息一会儿,晚宴已经开始了呢!”

轻云做感激状,又深深施了一礼道:“秦姑娘真是有心之人,在下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秦歌听了娇娇的啐了一口,道:“公子这样多礼倒显得见外了。我是主,您是客,待客之道理应如此,何需言谢?”

轻云正经道:“非也,非也,姑娘对在下的关照是本分也好是心意也罢,在下又岂是不知好歹之人?非是见外,实是真心感谢姑娘的。”

秦歌笑道:“瞧你这嘴甜的,不知要骗得多少女子失魂落魄了。”

轻云见她打趣与她,也笑道:“别的女子怎及得上秦姑娘万一,若是多说几声感谢便能得到姑娘的青睐,那在下便整日围着姑娘道谢了。”

秦歌见他刚才正经八百的模样,与那个他竟有几分神似,现在说笑起来,又不像了。算起来有两年多没见到他了,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是否还记得有个叫秦歌的女子一直在等着他。心里一阵酸楚,一时没了谈笑的心情,边走边道:“今晚来的客人三教九流,异域番邦的都有,每年由杨老板做东,在我这举办一次宴会,大家相互交流,可以促成更多的生意,大家有钱可赚才是最重要的。”

轻云见她突然不苟言笑,神情落寞,心里揣揣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言语冒犯了她。其实她挺佩服她的,一个女人要支持这么大的场面,还真是不容易,再说了,那些个谄媚的客人有几个是真心待她的?总是贪恋她的美色居多。这样想着,倒对她生出几分怜悯来。至于她提到的今晚的宴会,有些类似与江南每年举办的商会,难怪杨老板在这边境上的路子广。这让轻云对此次丝路之行添了几分信心,说不定还可以利用杨老板的人脉打听到大哥的消息。

秦歌顿了顿又道:“杨老板在另一处设了一桌酒席,专门宴请你们几位贵客的,就在前面了。”

轻云自嘲道:“我哪算什么贵客?沾杨老板的光做些小本生意罢了。”

“江南楚家的‘藤源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楚公子不必自谦。”秦歌回头嫣然一笑,推开了旁边一扇红木雕百鸟的大门。

轻云抬头一看,正中挂着一扇形乌木镶金匾,上书:鸣翠阁。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秘的客栈(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