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6章: 神秘的客栈(三)

《契丹情殇》

第6章 神秘的客栈(三)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歌示意轻云稍候,自己先入内通传。

轻云往门内一瞥,只见一大理石底座,紫檀木雕花的屏风将房间一分为二,有两位带刀的侍卫立于屏风前,神情肃穆,与那大理石一般的冰冷。

不一会儿,秦歌带着一位三十左右,瘦瘦的男子从屏风后转了出来。那男子见到轻云急步迎了上来,笑道:“楚兄弟,你可来了,我正准备遣人再去请你。”

轻云未曾见过杨老板,所知的都是从若水那得来的。想起若水对杨老板的形容——像老鼠,再看眼前这人:长着两条八字眉,略带三角的眼睛,笑着便眯成一条弯弯的弧线,尖尖的鼻子,尖尖的嘴,尽透着商人的狡猾与精明。轻云暗笑,还真像。抱拳笑道:“让杨大哥久等,真是失礼了,还望杨大哥多多包涵。”

“哈哈,说什么包涵呢?是大哥照应不周了,计算着你今日能到,本该去接你,没想临时有要事给耽搁了,希望你别怪大哥才好。”杨万承寒暄道。

“你们别在这彼此包涵了,里面客人还等着呢!”秦歌莞尔笑道。转身离去,随手带上房门。

“正是!正是!楚兄弟快请进,大哥给你介绍两位客人。”杨万承热情的拍拍轻云的肩膀,又附在轻云耳边神秘的小声道:“有笔大生意,你也有份。”

轻云愕然,有话直说就好了嘛!干吗靠的这么近咬耳朵?还拉着她,显得很熟识似的。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甭提多别扭了。

轻云没想到真正郁闷的事还在后面。那位在楼梯上搀了她一把,而她以为落荒而逃之后就再也不会遇见的美男子——暂且就这么称呼他,此时正坐在上席,摇着把纸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笑坏坏的。

轻云心里楚歌四起,背啊!真是背!自己二十年来循规蹈矩的从不曾出半点差子,却让他撞见了自己最糗的一幕,现在还要坐下来跟他把酒言商?真想立马再逃一次。

可是衣袖正被杨万承拽着,而他已经开始了热情的介绍:“这位就是“藤源阁”的楚兄弟,楚非然。这位是三爷,这位是刘管家。”

楚非然,这是轻云给自己男子身份起的名字,临行前她写信告知杨万承,此行将由她的堂弟——楚非然代劳,希望杨老板能多多照应。

那位美男子,现在应该叫他三爷,对她微微颔首,笑意更深了,似乎在说:“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

而另一位年纪四十左右,圆圆的脸,皮肤又细又白的刘管家则有些傲慢的说道:“楚兄弟,请坐吧!”尖细着嗓子,像捏着鼻子在讲话,每说一个字就好象在你头上插了枚细小的针,不痛,却麻。

轻云只好讪讪的笑了笑,在三爷对面坐下。

“好了,人已经来了,咱们就开始谈正事吧!”刘管家昂着头,有着目空一切的傲慢,继续他那独特的嗓音和声调:“其实这事对你们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们三爷有位朋友想去西州回鹘,可是路途不熟,孤身上路又怕遇上什么土匪强盗,听说你们两家商队结伴西行,所以想请二位带一程,如何?至于报酬么……”刘管家低下头颅,用征询的眼神看了看三爷,又道:“先付五百两黄金,事成之后再付五百两黄金,怎样?”

轻云和杨万承都大吃一惊,如果说天上真的会掉馅饼,那么现在的感觉就是那馅饼正砸在他们头上。做为商人,对利益是特别敏感的,杨万承的眼里已经闪烁出金子似的光芒。而轻云也心动了,是黄金啊!五百两黄金。可是轻云还是很谨慎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我们?”其实她本想说:结伴可以,何必这么破费?可是又想:有金子赚不是更好吗?现在的问题还在于,他们砸这么多金子下来真的只为顺道带一程这么简单吗?

刘管家正要回答,那三爷扇子一收,漫不经心道:“一,‘织锦堂’和‘藤源阁’的信誉;二,我知道杨老板在丝路上很吃的开,就这样。”

他的话简单明了,理由也看是充分,如果真的是单纯的带一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杨老板不住的点头,笑道:“是是是。”看来他已经同意这件事了。

但是轻云还是很多嘴的问道:“三爷,你那位朋友是什么人?他到回鹘去做什么?”小心驶得万年船,现在是非常时期,虽然各国之间貌似和平,但其中的奥秘谁又知道呢?他们只想安份经商而已。

“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反而没有好处。”三爷依然笑着,这笑容却带着警告的味道。

本来轻云还对这位三爷有些感激,好歹人家拉了她一把,让她不至于出大糗。可这样的语气让她很不爽,有种受强迫的感觉,而她是向来不喜欢受人摆布的,有金子也不行。轻云半正经半玩笑道:“那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那三爷微笑着不再说话,又打开了扇子,悠闲的摇啊摇,却似不经意的给刘管家使了个眼色。轻云纳闷,这都深秋了,还摇扇,装模做样,一看就是纨绔子弟。

刘管家清了清他那尖细的嗓子,捻起兰花指拿丝帕拭了拭嘴角,面无表情道:“听说最近有些人借着和契丹、党项经商的名义,出卖大宋兵防情报,遇上这样的事,这样的人,朝廷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

杨万承未等刘管家说完便应承道:“我们同意,同意。”额上已微微冒汗。

轻云背上也直冒凉气。威胁,这是赤luo裸的威胁。这样的罪名可是谁也担当不起的,正如他们所说的,朝廷哪会管你是真是假,一律杀无赦。这个死三爷可真够恶毒的,想这么损的招。还有这个刘管家,跟个太监似的,还捻兰花指,寒碜的慌。

“太监”轻云脑海里闪过这个词的时候,心跳猛的漏了半拍,如果他真的是太监,那三爷……是宫里的人?天……轻云心乱了,不仅乱,还有恐慌。假如真是宫里来的人,那他们的朋友也跟宫里有关系吗?那他们岂非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哈哈!杨老板真是爽快人,就这么定了,我让刘管家把五百两黄金折成银票先付给你们,事成之后,我会让人把剩余的五百两送到二位府上。”三爷说罢,起身离席。走到轻云身旁时,坏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个给你,等你回来,我去找你,你……跑不掉了!”

那三爷扬长而去,轻云目瞪口呆。再看手上多了一样东西,正是三爷的扇子。打开来,上面竟是唐朝有“草圣”之称的怀素的题词,单这把扇子就值几千两银子,而他就这样轻易的给了一个才见过两面的人。轻云震撼之极,他到底是何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独的少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