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情殇 [目录] > 第8章: 礼尚往来

《契丹情殇》

第8章 礼尚往来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风吹的更紧了,鬼哭狼嚎一般。杨万承不禁皱起了眉头,喃喃道:“今年这风怎么来的这么早?刮的又猛,这要是到了沙漠,还不得成天飞沙走石的,这不是耽误行程吗?这鬼天气。”

“可不是?没想到这边的天气这么恶劣,难怪契丹总是对大宋虎视眈眈的。”轻云感慨道。

“是啊!中原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杨万承深有同感,转看轻云,见他这几日被寒风吹的有些苍白憔悴,脸上不见了初时的红润光泽,不免有些担心,道:“楚兄弟这细皮嫩肉的不经吹,早知道也该备辆马车防防风才是。”

李彪听了自责不已,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自己皮厚肉糙的,怎么折腾都没事,可大小姐怎么受的了呢?忙附和道:“是啊!公子,咱们到前面镇上找辆马车吧!”

“找什么找?出了这草原,咱们都要进沙漠了,马匹都最好换成骆驼,还找什么马车?我有这么娇贵么?再说了,粗糙一点不更显男儿本色么?”轻云不以为然。

“可是,可是……”李彪舌头嘴里打转,那半句话差点没憋住。

“可是什么?还不快赶路。”轻云知道他想说什么,赶紧瞪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自己策马先行了。

李彪看着她的背影,小声嘟哝道:“还男儿本色,您是吗?”

“李彪,你说什么呢?叽里呱啦的。”杨万承问道。

“哦!我说,公子要是变丑了,就娶不上媳妇了。”李彪憨憨的笑道。

杨万承乐了,哈哈大笑道:“李彪,你家公子就是换身皮囊也比咱俩俊,你可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说完转头对商队的伙计们高声道:“大伙跟紧了,再有两天咱们就出这草原了,别耽误了行程,到前面镇上,我请大家喝酒。”

轻云顶着风艰难前行着。后面一人策马赶上,跟她并肩而行。轻云一看,竟是那位少年,而那四个随从紧跟其后,如影随行。

轻云有些诧异:他今天怎么不坐马车了?还有,他们几个一直很谨慎的跟他们保持着距离,从不多说一句话的。今天真怪了。轻云对他友好的笑了笑。

他装做没看见,冰冷的脸跟寒冷的风非常的和谐。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的香囊,生硬的递了过来,冷冷道:“这个给你。”

轻云犹豫着问道:“这是什么?给我吗?”

他不语,眼睛一直看着前方。长长的羽睫在风中微微抖动,鼻子高挺,嘴唇丰润,下巴尖尖有些上翘,构成很优美的弧线。轻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他,他长的很精致。是的,精致,精致的瓷器,精美、易碎。轻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易碎,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他的手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轻云只好接过。那明黄色让人眩目,只有大宋最高贵的血统才配拥有这样的颜色。而现在就握在她的手里,柔软丝滑,是蜀中的云锦。轻云打开,里面是一块月牙形的玉佩,温润的和田玉泛出皓月的光泽。还有一张纸条,上写着:礼尚往来。

轻云有些不知所措,这东西太贵重了,怀里揣的那把扇子已经让她很不安,怎好再收这玉佩,连忙装回香囊,递还给他。

他还是看着前方,语气里依然透着冰冷:“送出去的东西我从不收回,你若不喜欢就扔了吧!”说罢径自前行了。

看着他僵直的背影,轻云笑了,那只枯草编的蚱蜢居然被他挂在腰间,随着身体的起伏,不停的跳跃着。在这样的寒风中,满目荒凉的草原上,显得那么生动。心里不禁溢满了酸楚,在他倔强、冷漠的外表下竟包裹了这样一颗渴求温暖的心,一只枯草编织的蚱蜢,这样一份微不足道的关怀,他便用如此珍贵的玉佩来回报。

轻云把香囊塞进怀中,揉了揉鼻子,自语着:“这风可真够冷的,吹的我鼻子又酸又痛。”

商队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稍作休息。说是小镇,其实只有廖廖几十户人家,因为这几年走丝路的商队大多从此经过,这里的牧民便不再四处放牧,也做起了小生意,提供些食宿,换换马匹,骆驼什么的,如过商队有需要,他们也会当向导。

这些契丹人倒很热情,烹羊宰牛、奶茶烈酒,有什么好东西决不吝啬,价格也是极为公道。

轻云选了两只肥嫩的烤羊腿,让李彪给那少年送过去。她和杨大哥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不是没问过,被他们用鼻子“哼”了回来,所以每次见面只能是呵呵一笑,打个哈哈。而他自从轻云收下礼物后,再见到轻云,眼里总会闪过一丝示好的眼神,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对此杨万承很郁闷,他认定是轻云长的好看的缘故。

商队经过一夜的休整,酒足饭饱,个个显得神采奕奕。因为很快就要进入沙漠了,沙漠里的状况非常复杂,瞬息万变,没有充足的经验要过沙漠是很危险的。所以杨万承请来一位向导。是个四十多岁的契丹人,很健壮的样子。看上去跟杨万承很熟悉了,原来杨万承前几次过沙漠都是请他当的向导。他也很开朗,会讲简单的汉语,交流起来并不困难。他说他叫扎木。

轻云一路上都在打听大哥的消息,都没什么进展。扎木说他是这里最优秀的向导,每年都要带好几个商队过沙漠,轻云就跟扎木攀谈起来,想从他那得到些有用的消息。

据扎木说,有些商队在沙漠中遇到流沙就再也没回来,也找不到遗留的痕迹,浩瀚的沙漠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性命。这让轻云的心情变的很沉重,这也是一种可能性,但是她还是抱着希望的,她不相信大哥已经不在了。很难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她就觉得大哥还在,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等着她。

在进入沙漠的第六天,大家正木然的走着,扎木突然就变了脸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险(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