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章:后庭花 十年心事十年灯(四)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10章后庭花 十年心事十年灯(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的确,她根本不算是慕容冲的什么人,也很少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如何帮助慕容冲复仇雪恨,或者说,如何让慕容冲真正开心起来,才是她考虑得最多的事。

模糊间,她还是能明白,只有慕容冲从那种仇恨和耻辱中解脱出来,她才有未来,或者说,慕容冲才有未来。

从十年前慕容冲将她从泥泞中抱起,他们的未来,便已注定钮结于一处。

杨定再不知自己哪句话得罪了这位宛若画中人的女子,他拈过一朵恰从他眼睑处飘过的桂花,嗅了一嗅,又笑道:“姑娘手中的剑,是魏文帝曹丕命人所铸的流彩宝剑?”

碧落微有诧异,问道:“你怎么认识?”

这把流彩剑和慕容冲的飞景剑,本是故燕宫中之物,燕灭后为秦王所有。因慕容冲素来习武,秦王便将这两把剑赐给了慕容冲,慕容冲又将其中一把送给了碧落。

流彩与飞景,俱是三国魏文帝令人所筑的绝世好剑,外形极相似,以美玉和犀角装饰,只不过慕容冲的飞景剑饰的是翡翠,而碧落的流彩剑则镶了块光洁无瑕的羊脂玉。因二把剑一看便是一对儿,碧落极是喜爱,素常绝不离身。

只是,这两把剑,先在邺城的燕宫,随后密藏于长安的秦宫,以杨定的年纪经历,又怎会认得?

“我聪明啊!”杨定笑得更开心了:“姑娘一双眼睛会说话,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了!”

碧落也不知他到底是信口恭维,还是天生轻浮,瞪了他一眼,只觉他一双明亮如宝珠的眸子,狡黠和得意也如水晶般透明地浮现,却瞧不出恶意来,心下虽是奇怪,却也不想给慕容冲惹事,随口敷衍道:“哦,杨公子说笑了,我还有事,公子请自便吧!”

转过身去,竟不再理会他,转身就要离去。

这杨定生性豁达爽朗,见这少女身手不俗,容色清丽,对他却是懒懒的,故而出言相戏,见她离去,顿时无趣,又高声笑道:“姑娘,你练剑倒是用功,不过似乎练得并不得法,破绽很多呢!”

碧落不由站住。

她虽是女子,力气不如男子,但自来练功刻苦,便是慕容冲身畔的护卫,也大多敌不过她,加之自来给慕容冲疼惜照顾着,本就有着几分骄傲,除了慕容冲,再不曾将旁人看上眼过;剑道方面,自然也颇是自负。

杨定见她站定,嘻嘻笑道:“不信么?我们来比划了试试!”

他说着,已将腰中佩剑取出,向碧落晃了一晃。

犀牛皮的剑鞘,镶金错玉;水荧荧的剑锋,清光四射……

竟是和碧落手中一模一样的宝剑!

碧落猛地跳了起来,一挑那宛若远山的秀眉,蓦地拔出剑来,喝道:“小贼,你偷我冲哥的宝剑!”

能和流彩剑一模一样的宝剑,自然只有慕容冲那柄飞景剑了。却不知慕容冲如此心思缜密细致的人,怎会将随身宝剑给人偷了?

眼见碧落反转身子,如一枚天青色的蝴蝶,翩然飞起,扬过一道如水般的剑光,迅捷刺向自己,杨定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一面凌乱地抵挡着,一面手舞足蹈地乱叫:“喂,喂,姑娘,我只是开玩笑,开玩笑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庭花 十年心事十年灯(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