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6章: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四)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16章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皇汉武又如何?

当年的铁桶江山,几百年的轮回过去,已不知换了多少次的帝王。这近百年来,北方更是频频动乱,各族首领各自割据称王,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派支离破碎的景象,直到近年苻坚一统北方,才算安定了些。

可苻坚纵是能成就秦皇汉武那样的功绩,终究又能逃得过那坯黄土么?

百年之后,谁又说得准,他的子孙,是否还能守住他的江山?

碧落不想去推究那位大秦天王的心思,顺了慕容冲的思路说道:“冲哥的意思,晋国是秦国的对手,如果晋国向秦国用兵,北方就会大乱?”

慕容冲嘲讽一笑:“晋国?这群逃到江南的士族高门子弟,终日里研究老庄,崇尚清谈,敢无事向大秦用兵的,大约只有那个已经死去的大将军桓温了。”

碧落总算悟了过来:“晋国无大将,所以秦王应该有心向晋国用兵?”

慕容冲微咪着眼,轻叹:“可惜,朝中群臣,莫不安于现状,除了慕容氏和姚氏,都反对苻坚用兵。现在这时候,只要有人再坚定一下他用兵的信念,他一定会动手。”

一统河山,正名天下,在青史上留下最灿烂的一笔,哪个霸主没有这样的野心?对于从小学习汉家文化的苻坚来说,氐人越是曾被视作胡蛮,他越想通过文治武功来显示自己的无上地位吧?

而这种站于至高点的帝王战略,对于秦国朝臣来说,却没有太大吸引力。

碧落猛地想起昨日所说兄长想牺牲他的话来,失声道:“四公子不会想让你去劝苻坚用兵罢?”

慕容冲冷笑:“为何不会?他听京中我那皇姐传来的消息,说那苻坚甚是思念我,只是惧于流言,不愿下旨召见而已;转眼十月十八是他的生辰,若我亲自前去道贺,他必定很是欢喜,趁机请求留在京城,然后找机会劝他一统天下成就令名,说不准他真会听进我的话。”

他口中这样说着,抓握碧落的十指却越攥越紧,浑然天成的优雅气度虽是不改,可眸中的恨意和怨毒,已是无可掩抑。

他从十年前离宫,就再也不曾去过长安。巍峨皇宫,红砖金瓦,盘龙戏凤,对旁人来是说富贵和权势的象征,对他来说,却是最残忍最屈辱的噩梦。紫宸宫里的一砖一瓦,一枝一叶,都曾见证当年那个小小少年,在光鲜优雅的表象下,经受了多少个欲哭无泪的黑夜。

“你不用去啊!”碧落由着慕容冲几乎将自己的手抓出血痕来,有心想将他那些混帐宗亲大骂一顿,一眼看到慕容冲眼底的伤恨,到底不忍,只是柔声劝道:“慕容家还有你叔父和三哥在京城,还有你的姐姐清河公主,他们会劝苻坚用兵的。”

“他们劝了,但苻坚未置可否;而清河,自我出宫后,就渐渐失宠了。有时两三个月才能见着苻坚一面,大约也不敢去提这些军国大事,自招嫌疑。”

碧落蹙了眉,不做声了。

=======================

看到两位亲留言,一位说有些历史方面的看不懂,还有一位亲说感觉少了点什么。我想问下大家,这文让大家感觉怎样?关于历史方面的,有觉得艰涩难懂么?而大家所希望的,是在文是渗入更厚重的历史底蕴,还是加强言情的描述,在情感中将当时的历史以比较模糊的笔法渗透出来?

文是写来给大家看的,我不会去写小白文,可也不希望写出来的文太过晦涩,以致观者寥寥,因此请大家各抒己见。某皎谢过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