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7章: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五)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17章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些事,慕容冲极少和她如此细谈,原也轮不到她来置喙。她所能做到的,不过是照顾好慕容冲的饮食起居,听他命令办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

比如,刺杀林景德。

披了衣,她扶起容色憔悴的慕容冲,叫人备洗漱之物,并准备早饭送来。

-----------------

当日苻晖的到来,已是意料之中。

但他居然没有进平阳太守府,而在直接召慕容冲到他泊在汾河边的大船上去说话。

慕容冲闻报,只得整了衣,令人驾了马车,前去相见。

碧落见他虽是不改素日的优雅从容,但眼底却是异常的幽黑,忆及前日提到苻晖时他异样的表情,自是不放心,遂着了男装,佩了流彩剑,只作侍从,紧随在他的身后。

慕容冲没有阻止,由着她上了车,在自己身侧坐了,眼神缥缈地往窗外远望了许久,忽然自语似的低声道:“苻坚很喜欢黑眼睛的女子。”

碧落心头似给什么抽了一下,忙大声笑道:“咦,这话奇了,谁的眼珠不是黑色的?”

慕容冲依然看向窗外,平静地说道:“北方有些异族人,眼珠会是绿色或蓝色的;秦国境内的人,乍一看,的确都是黑眼睛,但细细看去,大多是深褐色或浅褐色,很少有人会是纯粹的黑眼珠,像黑夜一样的颜色。”

碧落只作没听到他的话,捏绞着自己衣带,默默将脸别开去,盯着车厢顶部细细绘着的青青兰草,似在欣赏着工匠精美的手艺,却再忍不住心头的砰砰乱跳。

慕容冲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眸子,的确幽黑如夜,是很罕见的接近纯粹的黑。

慕容冲终于没说更多,甚至在下车时,他还轻轻拍了拍碧落紧绷着的身子,温和地微微一笑。

那一笑,如贵重的黑宝石迸绽着晶莹明澈的辉芒,霎那便将碧落心头堆积的阴霾,驱除得干干净净。

她一定多心了。

慕容冲,与她相依相伴十年的慕容冲,即便从不曾亲口说过一句喜欢,她也敢断定,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他只是太专心于他自己的仇恨与家国大计,而不能俯下身去,仔细看一眼,一直守在身畔的那个红颜知己。

于是,她还了慕容冲一个笑容,暖若春阳,灿若春花,明媚无双。

----------------

那日天气并不好,苍山碧水,都灰蒙蒙地浮了层虚白。

汾河边,红蓼花繁,黄芦叶乱,一艘甚是豪华的高大楼船停泊在岸边,翘檐如飞,朱木蕴光,雕了绵联游鱼花纹;数串画着水墨山水图案的绫纱红灯笼,正在江风中飘摇翻舞。

叶落纷飞中,有铿锵的击节声,伴了男子沉郁而激昂的歌声随风传送: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正是当年汉武帝到汾阳祭祀后土,在汾河闻南征大捷时所作的《秋风辞》,虽是清丽流远,却不乏盛至顶点而乐极哀来的感慨;可即便那种感慨,也不过是帝王才拥有的志得意满后的调剂。

……本章完结,下一章“江如练 寒枝拣尽无处栖(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