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9章:江如练 寒枝拣尽无处栖(二)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19章江如练 寒枝拣尽无处栖(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千般不悦,万样屈辱,都似在他恬淡宁谧的一声道谢中,如流云四散,半点不露声色。

苻晖见慕容冲这般低声下气,倒也无可奈何,遂令人赐了坐,闲问了几句平阳近况,忽话题一转,似笑非笑望向慕容冲:“凤皇,雍州与平阳相处颇近,王皮谋反之事,你事先不曾发现过甚么迹象么?”

慕容冲敛袖垂首,从容而答:“下官才识有限,身为平阳父母官,已觉甚是吃力,以致不能顾及周边城郡,这是下官之过。下官回府后,一定上表向天王领罪!”

“少给我假惺惺的!”苻晖立起身来,“啪”地一声,将青瓷茶盏掷碎在甲板下,琥珀色的眼睛已不掩怒意:“谁不知道,父王素来英明,独被你们这些外族人的巧言令色迷了心智,才对你们大加宠用!你上表领什么罪?大约又是想告我一状,让我领受一顿鞭子吧?”

慕容冲神色微变,努力维持着一丝笑意,又在一旁跪下,将头深深磕了下去,低声道:“下官不敢。”

苻晖扬起一脚,已踹在慕容冲胸前,冷笑道:“白虏贱奴!这天下,还有你不敢的事么?只怕连翻天你都敢!”

因鲜卑人大多皮肤白皙,因而对鲜卑慕容不满的秦国臣民,常呼之为“白虏”,但敢当面如此羞辱昔日大燕皇子的,倒也不多。

慕容冲给踹了一脚,闷哼了一声,便已仆倒地上,眼睑深深垂下,强掩着极凌厉跳跃的着光芒,却忍不住喉中上涌的腥味,“嗤”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在秋日里萎黄的青草上跳跃。

碧落大惊,再也顾不得,径扑上前,扶住慕容冲,叫了声“冲哥”,已按住宝剑,狠狠瞪住苻晖。

苻晖定睛将碧落一看,已呵呵笑了起来:“到底不愧是倾国倾城的凤皇儿,连身边的侍从也漂亮得跟女人一样!难道你当娈童当上瘾,开始带徒儿了不成?”

碧落气怒之急,正要拔剑而起时,慕容冲的右手忽然斜次里伸出,迅速将她拔剑的手按住,有力地将宝剑生生给按了回去,同时飞快瞟了她一眼。

苍白却绝美的面庞,一抹苦涩,一抹担忧,一抹警告,还有一抹欲语还休的犹豫。

碧落忽而心软,无力垂下手,而心口中,已似给人千针万针轮番扎刺般疼痛着。

她一向知道慕容冲曾在秦宫中受尽委屈,可亲眼看到这样的委屈,又是两回事。

连她都不可忍,想要仗剑反抗,那么,分明有着一身极高武功的慕容冲,他又在用什么样的意志在忍耐着?

忍耐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慕容冲依旧垂着眸,正待说话时,苻晖身畔一名随从忽然俯下身来,凑到苻晖耳边低语了几句,一双眼睛,却望着碧落,颇似有猜忌之色。

苻晖立时收去了戏谑凌辱之色,立起身来,走到碧落跟前,琥珀色的眸子如钉子般尖锐,牢牢钉在碧落身上,然后缓缓吐字:“你,前段时间去了雍州?”

碧落手心立刻沁出汗来。

她忽然想起了,她似乎见过那名随从。

那随从,正是吏部侍郎林景德的侍卫之一。

========================

关于本文的历史背景,感觉模糊的亲,请看评论区置顶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江如练 寒枝拣尽无处栖(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