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4章:雨霖铃 冷夜空庭奏广陵(一)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24章雨霖铃 冷夜空庭奏广陵(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碧落惨笑,泪流。

而蒙昧不清的天,也在惨笑,泪流。

越流越多的泪水,浇遍山河,浇遍道路,也浇遍路上的行人。

从汾河边通往平阳城的大道上,一辆马车戛然而止,长身玉立的年轻男子,踉跄从车中跳下,一头栽入倾肆的雨水中,跌跌撞撞地向前冲着,跑着。

马车跟在这个迅速淋透了的年轻男子身后,缓缓走着,却伴了侍卫一路急促的呼叫:“公子,请上车!请保重!请上车!请保重!”

可他该为谁保重?

慕容冲张开他的双臂,迎着满怀的雨水,向着苍天,大笑出声。

嘲讽而凌厉地仰头大笑,再顾不得什么气度礼仪,大家风范。

俊美的面孔,已被那种沉痛的嘲讽牵扯得变了形,变得阴怖异常,如被闪电扯裂的天空。

一路的刺槐,树叶被打得纷纷而落,就象被鞭打着的蝴蝶,血肉淋漓地卷曲翻飞,零落泥泞污水中。

说什么平阳古韵,说什么青山如洗,说什么汾河澄碧,在这样暗昧不明的天地里,哪有一丝的绮丽可寻?

他很想冲了那苍天大叫,大喊,大骂,骂这苍天无眼,一次又一次地从他的怀中夺去最珍爱的事物。

国土,尊严,骄傲,自信,亲人,然后是碧落。

可他一张开嘴,却是痛澈心肺的惨呼:“碧落!碧落!碧落!碧落……”

一遍遍地呼喊,再没有第二种字眼。

手指苍天,他披头散发,冷冽地笑,大笑。

或者,从一开始他就错了,不该等着苍天去赐予机会,让他存上一缕几近虚无缥缈的梦想,去等待奇迹或神迹的出现。

根本没有苍天,就是有,苍天也没有眼睛!

苍天从不给予他一丝的温暖和温柔,却夺走了唯一能给予他温暖和温柔的碧落。

“碧落,碧落……”

那个且行且笑的年轻男子,在雨里踉跄行着,大声叫着,绝美的五官黯如白纸,涂抹不上任何的颜色。

汾水流,汾雨愁,失群的孤燕从年轻男子的头顶掠过,旋在空阔的旷野之中,凄厉的一声声鸣叫着,再找不到一处避雨的小窝。

汾水的高大楼船中,杨定紧盯着那个蜷缩在窗前的女子。

她已完全失去了在平阳太守府时的那种活泼自信和神采飞扬,黑眸如寂水,仓皇地望着窗外似永不止歇的雨水,如等待最后宣判的囚犯。

明明知道,那种宣判可能永远都等不来,明明知道,她唯一可能等到的,只是失望甚至绝望,她还是不死心地等着,守着孤寂慢慢等着。

干净的衣裳,整洁的饭菜,换了几次的热水,也在那种孤寂中被视若无睹。

“如果慕容冲知道你这么伤心一定也会非常难过。”杨定嘴角微微上扬,温和劝道。

碧落晒笑,依旧望着窗外。

他当然会难过。

他们已相依相伴十年。

可她在他心中,真的她所想象的那么重要么?

他甚至说,早打算好了将她送给苻坚。

他还暗示她,苻坚喜欢黑眼睛的女子,如她这般,眸黑如夜的女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雨霖铃 冷夜空庭奏广陵(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