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9章:雨霖铃 冷夜空庭奏广陵(六)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29章雨霖铃 冷夜空庭奏广陵(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年,都是她伴了一名侍女睡在外间,与里间的慕容冲卧室,仅有一墙之隔。

屋前如以往一般,高高地挂了一盏红灯笼,幽黄的灯光在冷风中飘摇晃动着。

屋门是虚掩的,轻轻推开,内外俱是一片漆黑。

慕容冲睡着了么?

现在也快有三更天了吧?

白日里的一场折辱,也该让他恨痛直逼骨髓了吧?他本是那样骄傲而尊贵的贵胄子弟,这日复一日,夜复一夜,该怎样地苦苦忍受!

他的睡眠中,是不是又开始那从他十二岁起就不断绵延的噩梦?

“冲哥!”碧落脱了蓑衣,扔到一边,点燃了蜡烛,持了那鹤嘴烛台,一边往里走,一边小心地低唤。

外间原碧落睡的床铺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依然是碧落晨间离去时的模样。那绵软的锦被,那绣了并蒂莲花的棉枕,那空荡荡的天青色帐幔,都让碧落忆起往日睡于其中的安心和暖和,不由伸出手来,将那绸缎的被面摸了一摸,才又往内行去。

慕容冲卧房中的窗户居然是开着的,淡蓝如意花纹的丝幔,正随风乱舞,连碧落手中的烛火亦给吹得明灭不定,堪堪欲熄。

碧落忙放下烛台,先去将窗户关了,方才匆匆走回床前,撩起帐幔,欲要唤起慕容冲时,才发现慕容冲的床铺,居然也是空的。

流水般晃动着的淡蓝帐幔,掩着的是一片全然的空茫……

这样深沉的雨夜,慕容冲到哪里去了?

他暗地里虽然一直在苦苦筹划着培养自己的心腹势力,但苻晖近在汾阳,他又岂敢在这紧要关头有所动作?

正迟疑间,忽听外面传来一声隐隐的女子惊叫,碧落听出,分明是慕容冲一个叫绮月的贴身侍女的声音。

忙出去看时,只见守在外面的杨定正满脸笑容向绮月解释:“姑娘,我不是坏人,陪了碧落姑娘回来有点事而已!”

杨定眸光明亮,笑意温暖如煦阳,倒让那绮月镇定不少,她望着屋中隐约的烛光,讶然道:“可公子不在房中啊!”

“他去哪了?”碧落冲出来,急急询问。

“碧落姑娘!”绮月惊喜叫道:“原来你回来啦!快去看公子吧!他从回来后就一口东西也没吃,也不让一个人去吵他。”

“他在哪里?”

“菊园。”

绮月话犹未了,碧落已冲入雨中。

杨定一边追着,一边大叫:“喂,喂,丫头,披上蓑衣啊!”

碧落充耳不闻,越跑越快,溅起的水花一直扬到衣襟和袍袖上。

她的心跳得比脚步声更急,仿佛去晚了一刻,便再也见不到她的冲哥一般。

那个将她从泥泞中抱起的男子……

那个用笑容掩饰忧伤的男子……

那个意图将她推入别人的怀抱,终究伤害她又伤害了他自己的男子!

未至后面的菊园,已听得慷慨激烈的琴声传来。

割破天,割破地,割破呼啸风声,甚至割裂那无休无止劈哩啪啦落下的暴雨,那样纵肆汪洋地传出。

犹如一叶扁舟,驶于惊涛急浪之中,随了波峰波谷,激荡得随时欲要倾覆,却被舵手高超地驾御着,始终坚韧地站立在风口浪尖,成了暴风雨中最鲜明的一抹亮色,迸射出强悍而鼓动人心的无形力量。

……本章完结,下一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