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0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一)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30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嵇中散的《广陵散》!”杨定神驰魄动,惊异叫道:“好凌厉的杀机!好可怕的霸气!这是……这是慕容公子在弹琴么?”

百余年前,“性烈而才俊”的嵇康,根据汉时琴曲以及原创所依据的聂政刺韩相之事,重谱《广陵散》,以乐声重叙聂政刺侠累,以及聂政之姐以死为其弟正名的经过。嵇康以古言今,抒其心中愤懑不平之意,曲调激昂,声调绝伦,甚至被后人诟病有“臣凌君之象”。这位才智超绝的名士,终究因为执着于自己的政治梦想,获“乱政”罪名,被司马昭斩于东市,以致他所谱的《广陵散》,一时竟成绝响。

后人据古曲和嵇康所谱的音调,依旧按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投剑的故事,重新谱出《广陵散》,虽是激昂人心,到底失了原先的气势。

或者,是谱曲人纵然有嵇康的才华,也已没有了他那种“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的不羁吧?

如今慕容冲所奏,自然是后人所创的曲谱。他自然也没有嵇康旷放纵达,但他的琴声,怫郁慷慨处,一样雷霆万钧,戈矛纵横,甚至带了沸反盈天的戾气和杀机,比严冬冰霜更要冷澈决绝!

那个传说中庸懦无能的凤皇儿!

杨定暗自惊心际,只听碧落激动而凄然地唤了一声:“冲哥!”

风声,雨声,甚至琴声,一时都似止住了,周围安谧得只剩下了慕容冲和碧落二人,连杨定都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偌大的菊园,竟无自己可以站立的方寸之地。

曾经竞艳吐芳的无数菊花,经了几度秋霜,几度风雨,已是馨香零落,碎瓣凋萎,只余了满园的清冽苦涩,游移在风雨之中,幽幽如泣。

慕容冲正坐于茵席之上,僵直着脊背,丝缎的月白衣裳,柔软的墨黑长发,俱已淋得透了,紧紧黏附在身上,再不知已在雨中坐了多久,弹了多久,独自伤痛了多久。

碧落冲过去,他止了琴,却没有回头。

只怕一回头,并没有见到伊人,扑了满怀的空,又多了一分梦境被打破的绝望。

但碧落并不犹豫,扑上去,紧紧抱住他的肩,失声痛哭。

隔了衣衫,碧落的手很凉。

但他淋得久了,身体应该更凉吧?

他居然觉得,碧落的手中,有着一丝丝的暖意,隔了风,隔了雨,隔了湿透的衣襟,缓缓透入。

十年!

他十年来的唯一温暖!

猛地转过身,他将碧落抱于怀中,紧紧地,紧紧地抱住那个柔软而纤巧的身体,哽咽着想叫出她的名字,却堵在喉嗓口,一个字也发不出。

他抬起头,仰望苍天。

黑幕如笼,只有冷而又冷的雨,那样绝不容情地当头打下,连绵不绝,又狠又快。

怀中的女子在哭,那样惨无人色地嘶声哭泣,那样剧烈而绝望地浑身颤抖,娇巧身躯隐隐传递的温暖,竟也可以让人那么痛,那么痛,痛到胸前背后,都被用刀剑穿透了一般,凛冽而冰冷,失了心般凄痛悲惶。

不想分开,不能分开,他们应该在一起!

他突然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在碧落还没来得及惊慌看向他时,便一低头,吻住了碧落的唇。

……本章完结,下一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