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3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四)

《帝姬:风暖碧落〖全本已出版〗》

第33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领缘的淡紫兰草湿润了,便更加地鲜艳生动起来,如沾了露珠般鲜活,悲伤地与人对视。

洇湿了的干布,无力地掉落到了地上。慕容冲拥着与自己相依十年的女子,竟是半晌无语。

许久,他放开她,将一碗姜汤递到她唇边。

绮月已在不知什么时候进来,放下两碗姜汤,又悄悄地去了。

碧落一眨眼,两滴泪水滚落,滴下姜汤中。她赶忙仰脖喝了,逼回自己的泪意,方才坐到慕容冲身畔。

慕容冲喝姜汤时,也像是在喝茶,一小口,一小口,优雅而缓慢地啜着,停一停,他侧头看向碧落:“呆会,你还是会回去?”

碧落很想说:“如果我不回去,你会留下我么?你敢冒着被苻晖斩杀的危险,留下我么?”

但她终于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如夜的眸,轻轻轻轻地点一点头。

不论慕容冲说什么,她都会回去。如果命中注定,两个人必须牺牲一个,那么那个人,必定是她。

即便不是慕容冲的选择,也会是她的选择。

慕容冲沉默半晌,才又道:“恨我么?怨我么?”

怎能不恨?怎能不怨?可又怎忍说恨?怎忍说怨?

碧落趴在案几上,低了头,问道:“你……你当真早就上了表,要将我送给苻坚么?”

“没有。”慕容冲低沉回答,不胜苦涩:“我白天回来后,才让永叔立刻备了表书,让人加急送上京去,务必在你们到达长安之前送到苻坚手中。”

“可是……冲哥,你早就打算让我去了,对不对?”

所以,慕容冲会犹豫,会喝酒,会在酒醒后告诉她慕容氏的计划,告诉她他不想再受屈辱。还有,他未必没有预料到碧落见到苻晖后的可能后果,可他没有拦她,却说,苻坚喜欢黑眼珠的女子……

碧落将自己的袖子绞着,松开,再绞,再松开,眼睛却没有从慕容冲脸上移开过。

慕容冲没有回答,却平生第一次,不敢与碧落对视。

良久,良久,他发出了一声压在喉嗓间的呻吟,将碧落紧拥到了自己怀中,那样迅猛的力道,几乎把碧落的骨骼捏得碎裂。

突然之间,碧落便什么也不想问了。

有的人,可以高贵地活着,无忧无愁;有的人,本该高贵地活着,却一再被践踏至脚下,卑微如斯。

当一个人的尊严被与家国宗族的存亡相系时,再高贵无畴,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公主可以牺牲,皇子也可以牺牲,更何况,区区一个云碧落?

只不知,当初鲜卑慕容牺牲慕容冲和清河公主时,有没有人为他们哭泣伤心,便如此刻慕容冲牺牲碧落那般绝望无奈?

爱情,如果他们之间有所谓的爱情的话,是不是只是让那种牺牲,更加地悲惨和痛苦?

她慢慢推开慕容冲,抚平他胸前衣襟的褶皱,哽咽着笑道:“冲,你生不逢时。我也是,生不逢时。”

生不逢时的乱世。

乱世出英豪,而乱世更多离人,多白骨,多死不瞑目的无辜冤魂。

碧落其实应该庆幸,庆幸她在十年前遇到了慕容冲,没有成为乱世冤魂中的一缕。

……本章完结,下一章“长亭怨 天为垂泪鹃声苦(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