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这个皇帝有点狂! [目录] > 第63章:休书(十一)

《这个皇帝有点狂!》

第63章休书(十一)

素痕残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究是忍无可忍,薄柳之猩红着双眼快奔上前,狠狠撕开了轻晃着的银白纱帐。

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她竟一下子推开了匍匐在薄书知身上的祁暮景,一把抓起薄书知的手腕将她提了起来,抬手朝着她的脸狠狠扇了一巴掌,“贱货!”

“啪……”

祁暮景举起的手还在微微颤抖,语气却像是裹了万年寒冰,“薄柳之,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现在才是你祁暮景名正言顺的妻子。她敢当着我的面勾·引你,我又为什么不敢打她!”

薄柳之嘴角绽血,撩出一弯凄美决然,她伸手指着床榻上衣裳半裸,华衣凌乱的女人,低哑着嗓音又道,“祁暮景,你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六年前你不跟她一起去死?!”

祁暮景当即变了脸色,猛地又抬起手臂,“薄柳之,你当真是无法无天!”

“我无法无天也是你惯的!”薄柳之提高音量反唇相讥。

“……”祁暮景脊背一震,目光复杂。

薄柳之一双红目仿佛下一刻便会流出红血来,“祁暮景,你既然只愿碰她一人,你六年前又为何要娶我?!”

“……”祁暮景浓墨般的瞳忽的涌过几分愧疚,高举的手终究没能再次落下。

他放下手臂,轻叹道,“今日你对知儿做的事,我便不再追究,但是你总归杀了人,我便罚你到禅房闭门思过……”顿了顿,“我不喜欢满手沾满鲜血的女人!”

薄柳之脸色一白,眸光转向门口,却见适才还躺在门口的几具尸体已经不在,想来是下人们利落收拾掉了。

心中还是忍不住一悸,匆匆别开眼去,“人不是我杀的!”

见她否认,刚压下去的怒意又升了起来,祁暮景阴着脸抓过她的手,“你莫要再撒谎,如若人不是你杀的,你手上的针痕又是怎么回事?!薄柳之,你的谎言我听够了!”

“现在,你马上去禅房好好反省反省!”

薄柳之不可置信的看着手心上斑驳的红痕,“我没有用飞舞,怎么会……?”

“嗯……景……景,好难受,知儿好难受……”

祁暮景眸带心疼的看了眼肿红着脸在床上反复扭动的薄书知,英气十足的脸颊瞬间阴霾重重,大步上前将他勾搂在怀,心疼的探指轻抚着她的脸颊,双眼却似刀森森落在薄柳之的脸上,“薄柳之,知儿是我的底线,你若再恣意胡为,我必不轻饶!”

好一个底线!好一个必不轻饶!!!

薄柳之捂着胸口,疼极反笑,目光轻落在被他如珍如宝护在怀里的人身上,却撞见她眸含恨意的直直盯着她。

这样的眼神她并不陌生,初次见面的时候,她便是这样看着她。

只消片刻,她便又娇呼的往她身侧的男人身上扭去。

薄柳之脑子轰的一下一道惊雷掠过,突然明白了这一晚上种种发生在她身上的“刺激”是为何。

心头狂怒,忍不住想上前撕碎她伪善的面具。

可是脚步还未踏出,便听见她一声痛呼。

紧接着一股极强的气流沉沉砸到了薄柳之的肩上,她咬着牙猛地退后数步,重重撞到了桌沿上,偏头看去,肩头上已多了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

————————

【⊙﹏⊙b汗,明天再不上休书,素就只有一死了,素也去禅房闭门思过去!】——【求收,严拒霸王文!!!】

……本章完结,下一章“休书(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