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 [目录] > 第40章:第一世:你挽了我的情,我祸了你的心 40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

第40章第一世:你挽了我的情,我祸了你的心 40

伍家格格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和日丽,晴天安好。

文曲星君手执戒尺慢慢踱步在六位学生之间,“今日我们来对诗,对错的人,院中东南方有一枯树,倒挂其上。听清楚了吗?”

众生答:“清楚了。”

“好,第一个飘萝来。”

看着小飘萝,文曲星君选择最简单的与她相对,“人之初,性本善。”

飘萝对:“一枝红杏出墙来。”

“举杯邀明月。”

“红杏出墙来。”

“低头思故乡。”

“红杏出墙来。”

“采菊东篱下。”

“红杏出墙来。”

“侯门一入深似海。”

“一枝红……”飘萝见到了文曲星君拿着戒尺的手开始抖,改口,“多枝红杏出墙来。”

文曲星君咆哮了:“飘小萝!!!”

飘萝站起来,低着头,“我知道了,自挂东南枝。”

倒挂在东南枯树枝上的飘萝从兜里掏出花生米,扔了一颗进嘴里,咕囔着不满,“什么嘛,对得明明挺好的,句句工整,居然让我挂东南枝。”

但是今天很神奇的是,文曲星君非常喜欢的学生鹊灵也出现了脑袋中风一样的情况。

文曲星君曰:“七月七日长生殿。”

鹊灵对,“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曲星君不敢相信的皱眉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再道:“一骑红尘妃子笑。”

“铁杵磨成绣花针。”

“庄生晓梦迷蝴蝶。”

“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曲星君咬牙切齿的瞪着鹊灵,问了最后一句,“一入侯门深似海。”

“铁杵磨成……绣花针。”

“针针针针针针针!都成针了!不怕扎手啊?!”文曲星君的胡子气得都要竖起来,训棍直指门口,“去,鹊灵,东南枝,挂着!”

鹊灵低头道,“是。”

见到鹊灵出来,飘萝还想她是来奚落自己的?却见鹊灵倒挂在自己身边,飘萝想了想,将自己手里的花生米递过去,“你也挂啊?”

“嗯。”

鹊灵将环抱在胸口的手臂打开,从飘萝手里拿了几个花生米,吃了一颗,“你师父给你炒的?”

“嗯。”

“他对你真好!”

飘萝嚼着花生米,“我比不得你们,你们修为高,都是仙人,吃不吃东西都行,我老饿。哎,你怎么也被夫子星君挂出来了?”

鹊灵还没把自己和文曲星君对诗的事情说完,归冉走了过来,乖乖的倒挂在树上,飘萝和鹊灵奇怪的看着他,同声问,“挂啊?”

“嗯,挂。”

飘萝从兜里拿出装花生米的小包递给归冉,他扫了眼,“不吃,女孩子吃的东西。”

没多久,白寅的徒儿昔阳也出来了,树上的仨问都没问,一想就知道他肯定也是来挂的。

徒儿们一挂齐,各种话题就蔓延开了,当然,最惹他们又忌惮又兴奋的就是议论他们的师父。

“哎,要我说,咱六个里,就数飘萝运气最好,她师父脾气好,对她也好的没话说。”归冉甩着自己的尾巴,托着腮,“哎,我那赑屃师父完全就是为仙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事业型啊。”

鹊灵点头,“嗯,我赞同。我师父,最严肃。”

“彩凤上仙是六上仙里唯一的女的,而且,仙界花魁,不严肃怎么行。”

归冉不同意飘萝的话,“话不能这样说,你没来前她最漂亮不假,但现在不是了。而且,我就没见彩凤上仙待见过仙界里任一女的。”

昔阳想了想,说道:“我师父嘻嘻哈哈,有时候觉得他不太像师父。”

飘萝问,“落尘和玄心好几天不见了。”

“他们被师父派下界办事去了。”

飘萝羡慕不已,“好幸福。”

师父带着她在人间妖界为民除害的时候自由自在,好吃好玩,早上睁开眼都是新鲜的一天,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可是在天宫里,每日做的事情都一样,日复一日,无聊的很,这样的日子迟早把人变傻。

“哎~”飘萝哀怨幽幽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再带我去凡间。”

归冉和飘萝相反,他一脸痛苦,“我可不想跟师父去人间,累得我都要忘记自己是仙人,在天宫轻松多了。”

几个徒儿挨个说了自己跟师父在人世遇到的事情,正想挖什么新话题聊,星华跟文曲星君的身影出现在廊檐下。飘萝从树上跳下来,仰头和树上的几个朋友道别。

“我回宫了。”

彩凤点头,“嗯。”

归冉挥挥爪子,“回吧。”

昔阳很认真的表情,“飘萝,再见。”

飘萝偷瞄星华的脸色,回去的路上老实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走到星华宫门口的时候,星华忽然站住,看着围墙,低叹,“宫外的围墙看来要升高了啊。”

飘萝不解,“为什么?”

星华瞟了眼飘萝,还问他为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世:你挽了我的情,我祸了你的心 4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