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目录] > 第14章:暗示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第14章暗示

飞雨纷纷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晓川听赵来福讲完他奶奶丽娘的事,又跟他扯起李栓家的果园,他问赵来福是不是也觉得李栓家的果树就是阿木砍的。

还没等赵来福说话,坐在一边的阿香插腔了。

“我说大兄弟,李栓家果园被砍这件事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嘛,阿木要建新房,李栓出面阻拦,阿木肯定怀恨在心,何况李栓又和他的媳妇有那么一腿,常言道狗急了还会跳墙,这老实人惹急眼了不也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吗,于是阿木一怒之下就趁夜里砍了李栓家的果树!”

赵来福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女人一眼,满口粗话地骂道:“你懂个屁,娘儿们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快给我滚一边儿去,我们大老爷儿们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

阿香白了赵来福一眼,站起来撅着嘴嘟嘟囔囔进屋去了,赵来福的脸上陪着笑对晓川说:“兄弟,你别听娘儿们家那张漏风的嘴瞎掰,依我看这件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哩!”

晓川的心里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地对赵来福说:“赵村长,我想听听你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赵来福掏出自己的“红旗渠”香烟递给晓川一支,晓川客气地拒绝了。赵来福自己把烟点上吸了一口,神色凝重地说道:“晓川记者,打你到吉祥村那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为调查阿木之死这个案子来的,阿木是因为李栓家的果树被砍而死,村子里的人也都认为李栓家的果树就是阿木砍的,可我觉得,真正砍阿木家果树的人并不一定是阿木!”

晓川觉得赵村长的想法跟自己不谋而合,他是因为发现了李栓家的果树不是一个人砍的而怀疑有人陷害阿木,他想听听赵来福这样想的根据是什么,于是他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

赵来福压低了声音说:“吉祥村的人都知道,阿木跟他死去的爹一样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的老婆跟李栓有私情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大的耻辱他都忍了,又怎么会因为跟李栓抬了几句杠就去砍李栓家的果树呢?再者,当时他家正在盖房,就是阿木有心报复李栓,也不会专挑这个时候去砍李栓的果树啊,这不是明摆着让人怀疑到自己头上来吗?”

晓川听赵来福分析的很有道理,便接着问道:“赵村长,既然你认为李栓家的果树不是阿木砍的,又会是谁这样做呢?”

赵来福迟疑了一下,呐呐地说:“老弟,你问这个我可就不好说了,不好说……”

“赵村长,说来听听嘛,咱哥儿俩今天晚上说的都是闲扯淡的话,我们说的又不会作为呈堂证供的!”

可越是这样,赵来福越是不说,不管晓川怎么问,赵来福就是没说出到底是谁砍了李栓家的果树。

晓川见这种情形便不问了,他马上转了一个话题。

“赵村长,你对阿木的死是怎么看的呢?”

赵来福叹了口气说:“说起阿木,我心里怪不好受的,他的父母就是全村出了名的老实人,阿木虽然跟着霸道十足的李老憨长大,却跟他的父母一样厚道,他要不是胆小怕事心眼又小,也不至于服毒自杀啊!”

“这么说,你也认为阿木是服毒自杀了?”

“哎,我说大记者,你可要正确理解我的话啊,我说阿木是服毒自杀是因为我了解他的性格,而且有乡卫生院的诊断证明和县局的尸检报告,但是我可不是说阿木是畏罪自杀啊,我坚持我的看法,李栓家的果树不是阿木砍的!”

晓川见问不出什么来了,便起身向赵来福告辞:“赵村长,你忙活了一天已经很累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咱们明天再见!”

赵来福赶紧站起来把晓川送到大门口,晓川冲他摆了摆手就要走,就在这个当口赵来福又说话了。

“晓川记者,刚才我们说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可要心中有数哦!”

晓川会意地一笑说:“赵村长,请你放心,我是不会乱说出去的!”

赵来福突然凑到晓川的跟前,趴在晓川的耳朵上小声地说:“晓川记者,其实砍李栓家果园的人并不难找,你只要想想谁谁一门心思想要这果园子就明白了!”

随后,赵来福哈哈一笑说:“晓川记者,我说的可是玩笑话,你可千万别当真格的,你就只当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哈!”

晓川疑惑地点了点头,他明白赵来福在暗示自己什么,只是对他今晚反常的举动有点迷惑不解……

……本章完结,下一章“叔侄矛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