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目录] > 第17章:细枝末节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第17章细枝末节

飞雨纷纷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晓川和林勇吃完午饭,林勇要送晓川回吉祥村,晓川对他摆了摆手说:“我么现在还不能回去,我想请你跟我去见一个人。”

“谁?”

“派出所长张全才!”

“你找他干嘛,有什么事我还不能为你办吗?”

“这件事我必须当面问他!”

林勇无奈地摇了摇头,把车开进了乡派出所的院子里。

由于是午间休息时间,张全才的办公室锁着门,林勇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不到一刻钟时间,张全才开着所里的破吉普跑来了,他看到林勇和晓川,赶忙迎了过来。

“哎呀,林科长,大记者,你们来这儿怎么也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也好让我好好招待二位呀!”

三人寒暄后,晓川很客气地对张全才说:“张所长,我和林勇来得匆忙,给你添麻烦了,我们找你了解点情况,说几句话就走!”

张全才打开自己的办公室,把林勇和晓川让进屋里坐下,又忙着拿烟倒茶。

忙活完了,张全才在自己那张宽大舒适的转椅上坐下,翘着二郎腿问道:“晓川记者,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是我知道的知无不言!”

晓川不再客气,开门见山地问:“张所长,你还记得一个月前吉祥村治保主任李栓家果树被砍那件案子吧?”

“当然知道了,阿木的棺材时间轰动了全县,我还因此受到县局的批评咧!”张全才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那好,张所长,请你仔细想一想,当时是谁报的案呢?”

“是李栓啊!”

“李栓报案时跟你说是阿木砍了他家的树没有?”

“没有啊,他给我打电话时很急,只说自己家被砍了十几棵果树,要我到村子里查查是谁干的?”

“既然这样,你凭什么把阿木带来了呢?”

“是李栓的女人说阿木跟李栓忧愁,她怀疑果树就是阿木砍的,我们才把阿木叫来问情况的!”

“你们问出什么情况了呢?”

“我们先问阿木有没有砍李栓家的树,阿木说没有,我又问他那天夜里干什么去了,他起先不说话,后来吞吞吐吐地说他在家没出门,可是我们接到了吉祥村群众的举报,说阿木那天晚上到过李栓家的果园,所以我们让阿木提供他没有去果园的证据,当时阿木头上冒汗,一个上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中午的时候我们还让他自己出去吃饭,谁知道下午他就出事了,这些情况林科长都问了我两遍了!”

坐在晓川身边的林勇点了点头,张全才看着晓川的脸,小心翼翼地说:“晓川记者,还有什么问题吗?”

晓川从沙发上站起来,“张所长,我想知道的是,是谁跟你说那天夜里阿木在李栓的果园出现过,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张全才用眼睛看着一旁的林勇说:“晓川记者,群众举报我们是要保密的,这个原则林科长也知道,你看……”

坐在沙发上的林勇说话了,“张所长,晓川记者是在帮我们澄清事实,他是在为我们县局做事,他问什么你就如实回答什么!”

张全才连连点头,满脸堆笑地对晓川说:“晓川记者请原谅,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嗯那个事情是这样的,李栓报案后我们就去了吉祥村,在李栓家吃过饭到案发现场进行了勘察,真是可惜呀,十几棵果树果实累累,眼看就快熟了,却被坏人破坏了。就在我们勘察现场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群众打来的电话,说昨天夜里她从李栓的果园旁经过,无意中看见阿木鬼鬼祟祟地进了李栓的果园。”

“这个人到底是谁?”晓川追问道。

“起先,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回到乡里后我派人到电信查了那个举报的号码,才知道是赵来福家里的电话!”

“是他?你是说打举报电话的是吉祥村的赵村长?”

“嗨,不是的不是的,我还没说完呢?”张全才双手乱摆,接着说:“打电话的不是赵村长,是个女人的声音,后来我辨认了一下声音,确定是赵来福的老婆阿香打的电话!”

晓川又问了一些当天阿木在派出所的情况,便和林勇告辞出来。

在回吉祥村的路上,林勇一边开车一边对晓川说:“我到乡派出所去了两三趟,怎么就忽略了这个细节呢?晓川,你是不是想从这个举报人身上挖出点什么呀?”

晓川会意地笑了,在他心里,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较劲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