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目录] > 第18章:较劲儿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第18章较劲儿

飞雨纷纷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晓川没有想到赵来福会跟李老憨争李栓的果园子,赵来福多出5万元跟李老憨叫板,会议室的气氛登时紧张起来。

李老憨忽地站了起来,喘着粗气高喊:“老子出85万!”

“100万!”赵来福声音不大,可在座的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出105万!”

赵来福微微一笑:“那我出150万!”

李老憨急眼了,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老子出200万!”

“好,我不跟你争了,200万还算公平,李栓的果园子转包给你好了!”赵来福依然一副悠哉的神态,连坐着的姿势都没变。

李栓的果园转包款由75万眨眼涨到了200万,已经接近果园实际收入的底线。

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价格是赵来福给抬上去的,李老憨气得脸色发青,可赵来福坐在那里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此时,刘大贵站了起来,他清了清喉咙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干咳了几声说道:“现在,李老憨出200万承包李栓的果园,还有没有比他出价更高的?”

没有人吭声,大家都瞪着发亮的眼睛看着李老憨的反应,当下,看热闹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可不想再去争一个利润不大的果园而得罪了村里的瘟神,何况自己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见没人发话,刘大贵接着说话了,“既然没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承包李栓的果园子,那么李栓的果园承包权就归李老憨了,今天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证。”

他把脸转向李栓说:“李主任,你和你老憨叔现在是不是把合同给签了?”李栓点了点头。

刘大贵又把脸转向李老憨,“老憨,当着大家的面,你和李栓把合同签了吧!”

李老憨先狠狠地瞪了赵来福一眼,然后弯腰去拾刚才掉在地上的圆珠笔。

李栓和李老憨先后在几份合同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大家看到,李老憨签字的时候,他的手不停地打哆嗦。

刘大贵等他们把字签完,提高了嗓门说:“今天上午,关于李栓家果园转包的事算是顺利而圆满地解决了,签订的合同双方各执一份,余下的两份村委会保管,以备今后双方发生争执作为调解的依据。最后,我在这里强调一下,李老憨要按照合同规定,在三日内将200万元承包款交付给李栓,否则所签合同无效,李老憨还要赔偿李栓违约金5万元,李栓则要在一个10天之内将果园中属于自己的物品清理走。如果大家没有别的事,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走出大队部的时候,赵来福昂首挺胸,看得出他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很惬意,果园虽然没争到手,可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相反,得到果园承包权的李老憨却没有高兴的样子,他黑着脸低着头在想心事,看见赵来福得意的样子心里直骂娘,这小子竟然公开跟自己叫板,本来不到100万就可到手的果园被他一搅和成了200万,自己虽说挣到了面子,可这个面子却显得如此窝囊。

他甚至后悔赵来福喊到150万的时候自己一下子多喊了50万,说不准自己喊出160万那小子就撤退了呢!

可现在后悔归后悔,赶紧去筹集那200万承包款才是最要紧的,至于赵来福嘛,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难堪!

李老憨憋着一肚子气到了家,一进院子就喊上了:“小五,快去把你的四个哥哥给我叫过来,我有急事让你们做。

小五见爹拉长着脸,也没敢多问,先隔着墙头喊上了住在隔壁的老大,然后到前后院去找几个哥哥。

因为知道李老憨今天去要果园的承包权,他的几个儿子都在家等着听信儿,不大一会儿,小五就把自己的四位哥哥叫了过来。

李老憨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的婆娘被满屋子的烟气熏得直咳嗽,又不敢说什么,便端着个簸箕到院子里去了。

看到哥儿几个凑齐了,李老憨发话了,“今天把你们几个叫来说两件事,一个是果园的承包权拿下来了,你们兄弟五个赶紧凑钱,每人40万,三天之内必须交过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老大粗声粗气地说话了,“爹,你不是说李栓的园子几十万就拿到手了吗,你让我们每人准备15万块,怎么现在成了每人40万了呀?”

李老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以为老子愿意出这么多啊,这不都是赵来福那龟孙子给搅和的嘛!”

他把刚才在大队部的情况简单跟五个儿子叙述了一遍,然后发狠地说:“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找个茬儿修理赵来福,他不让咱顺当,咱也不让他好过,他这样一整给李栓那小子办了件大好事,可把咱爷儿们给坑得不轻!”

李老憨的五个儿子七嘴八舌地骂开了,性情粗暴的老三非要立马就去收拾赵来福,被李老憨拦住了。

“赵来福给咱明着来了一枪,咱们却只能暗地里跟他较劲儿,做什么事要学会动脑子,你这样跟他明着干不是给我们自己添麻烦嘛!”

老三急得直跺脚,“爹,我们每人拿15万都已经够费劲的了,现在你要我们三天内每人出40万,这钱咱可从哪里来哦,难不成你要我们弟兄去抢银行不成,再说,李栓那个果园子一年才收入多少啊!”

老三这样说,其他几个兄弟也随声附和,李老憨忽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点着眼前的几个儿子骂道:“说你们不开窍你们就是不开窍,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

李老憨的五个儿子你瞅瞅我我看看你,琢磨不透爹的话是啥意思。

李老憨重新在桌子旁坐下,点上烟猛吸了几口,阴险地说:“我们不是还有巧娟吗,我就不信巧娟对李栓来说不值200万!”

……本章完结,下一章“撞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