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目录] > 第23章:疑点重重

《谁在他身后之乡村诡事》

第23章疑点重重

飞雨纷纷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捉蛇的人都清楚,打蛇要打七寸,林勇拿捏得又狠又准!

他和晓川分工调查李栓家的果园被砍之事,到乡派出所跑了几趟没有一点眉目,张全才给他提供的案卷资料无论从证据上还是从逻辑上都合乎情理。

上次他和晓川到派出所,从张全才口中得知赵来福家的女人提供了阿木当晚到过李栓家果园的信息,林勇觉得事情开始复杂化了。

他决定从阿木的死因上找突破口,林勇想到,阿木被派出所带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他家中正在盖房,身上不可能装着剧毒农药,那么他服下的1605是从何而来的呢?

林勇问遍了镇子上所有的农药店,打听阿木出事那天谁卖了一瓶1605给一个20多岁的农民,因为1605属于剧毒农药,是国家限制使用的产品,现在的农民一般不用这么毒的农药,查起来比较容易。

最后,林勇在派出所斜对面的农药店打听到,店主曾经在一个多月前的上午卖出一瓶1605,不过买药的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50多岁的农民,凭店主的印象和对买药人描述,林勇判断出买药的人是李老憨!

林勇还从晓川哪里了解到,李老憨说他在阿木死的那天到县城去了,如果那个卖药人就是李老憨的话,就证明他在撒谎!

阿木服下的1605很有可能是李老憨买的那瓶,而李老憨不可能到派出所把药交给阿木,那么唯一的机会就是在阿木中午外出吃饭时,李老憨把买好的1605交给阿木。

林勇到派出所旁边的几个小饭馆查询,“百姓家常饭”的老板丽娟反映,就在阿木出事那天中午,他到自己的饭馆吃了一碗汤面条,付完帐准备走的时候,门口有个50多岁的老头喊他,丽娟听见阿木叫叔叔,由于阿木死在派出所,又出了那桩棺材事件,乡里不少人都知道阿木的事,所以丽娟对阿木印象很深。

根据这个情况,林勇断定是李老憨把1605交给了阿木。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很可能是阿木知道他砍树的事!

林勇喝问李老憨李栓家果树被砍那天晚上为什么去果园,那是在诈他,而问他1605的事却是掌握了情况心中有数,谁知经他这么一咋呼,李老憨顿时乱了阵脚。

他低着头一大晌不吭声,林勇却趁机敲打他。

“李老憨,我们国家的政策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劝你不要存在侥幸心理,我手上已经有充分的证据,完全可以指控你具有毒死阿木的嫌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李老憨惊恐万状地抬起头,双手乱摆,声嘶力竭地喊:“林科长,我没有杀人,你可千万别冤枉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接下来,李老憨说出了阿木出事前后的情况。李栓家果树被砍的那天晚上,刚吃过晚饭,阿木就匆匆忙忙地找他说,巧娟去了李栓家的果园,很可能是去跟李栓幽会。李老憨让阿木先去果园看看情况,他找自己的几个儿子随后就过去,如果李栓真的和巧娟发生了那种事,他们就替阿木出口恶气。

阿木走后,李老憨到处去找他的几个儿子,结果一个也没在家,他担心老实的阿木出什么事,就拿上斧子出了门。

到了果园子,李老憨见阿木躲在果园的出口处等他,两人见面后阿木告诉他,李栓和巧娟不在果园里。

李老憨又带着阿木到果园里转了一圈,结果也没找到李栓和巧娟,李老憨断定两人没去干什么好事,便要砍李栓家的果树出气,阿木一再阻拦也没有拦住,便跑到果园的出口张望,李老憨抡起斧子砍倒了一颗果树,正准备砍第二棵的时候,阿木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说村子方向有几个黑影正朝果园而来。于是,两人出了果园,绕道回到了村子。

第二天一大早,派出所的警车就来了,其实,当张全才带人把阿木带走的时候,李老憨是知道的,他根本没去县城,而是随后去了乡里,却告诉家人自己到县城办点事。

阿木在派出所一个上午没出来,李老憨躲在附近也没露头,他知道阿木胆小怕事的秉性,生怕阿木把他砍果树的事情说出来,便想了一个办法,偷偷买了一瓶1605,趁阿木出来吃饭的空当交给了他,一再嘱咐阿木千万不要说出自己砍树的事,还交代阿木如果派出所逼供,就拿出1605吓唬他们,他认为派出所看到阿木要喝药,即使问不出什么也会放了他,没想到阿木真的就喝药死了!

林勇听李老憨讲完,皱着眉头问道:“李老憨,你刚才说你到李栓家果园砍了几棵树?”

李老憨有点激动地说:“林科长,我只砍了一棵呀,我要是说瞎话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

“那为什么李栓家的果树被砍了10多棵?是不是你回家后有跟你的几个儿子到果园干的?”

李老憨额头上出了汗,紧张地说:“林科长,我都跟你发过誓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呀?说实话,阿木被抓来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李栓的果树被砍了几棵,那天中午,我把1605交给阿木后,就躲在派出所附近看动静,两个小时后,我看见派出所的人把阿木送进了卫生院,猜想着阿木真的喝了药,我心里非常害怕,就赶紧回到了村子。

阿木的尸体埋了之后,人们都认为是阿木砍了李栓家的树,根本没有人怀疑是我做的,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偷偷地跑到李栓家的果园外去看,结果看到有十几棵果树被砍,那天晚上明明我只砍倒了一颗,阿木说有几个人来果园,我便和他回家了啊!”

李老憨的话不像是假的,可是又能是谁砍了其他的十几棵树呢?李老憨说那天阿木进派出所两个小时后才被送到了卫生院,而张全才的案卷里却说阿木下午到派出所便觉得他不对劲儿了,到底是谁在说谎呢?

阿木在派出所里一直有人看着,他是没有机会喝药的,如果李老憨所说的话属实,那么阿木下午在派出所的两个小时内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林勇没有再逼问下去,李老憨被民警带出了审讯室,林勇让张全才也出去了,他想一个人静一静,或许能理出个头绪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秘密调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