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生以南 [目录] > 第6章:《山水再相逢》 006

《情生以南》

第6章《山水再相逢》 006

谁家MM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宿舍被翻了个底朝天,机票和身份证就这么凭空消失,阿年沉默了半天,想不通了,最后看了眼时间,拿起电脑包说:“我先走了,也许被风吹跑了!”

“哪有风啊?”向悦指着紧关的窗。

4月中,开窗子还不冷死。哪来的风?

不管机票是怎么没的,阿年先对管止深道了歉,让他可以先飞北京,她坐长途车到北京也一样。

只是,在她和管止深通话时,一辆黑色奥迪Q7出现在A大北门。

阿年抬头,那辆Q7平稳车速而停,手机通话中短暂未开腔的管止深开腔,不过是他放下车窗,本人在驾驶室注视不远校门口的阿年,看着她,手机中道:“早说,我已经来了。”

没有任何矫情的时间,阿年走了过去。

上车后,阿年说了谢谢,又解释了一通机票的事。

安全带没系完,阿年手机响了,是默川打来的。

“还有3个小时就能到北京了。”

“早饭吃了,嗯……晚上见。”

“我也是……”

旁人完全可以猜出,对方说了什么她才会腼腆地说“我也是”。

无非就是小情侣之间说‘我想你’之类的。

管止深开车,这款车全景天窗覆盖设计,采光和视野极好,阿年收起手机后,安静坐着。无意中,视线瞥到他握着方向盘那只手,让阿年注意的不是他的手表,是他手表下延至手背的一片浅浅疤痕。

他看到阿年在看,说:“大火烧伤留下的,吓到了?”

阿年摇头。

他目视前方开车,阿年重新打量他,他穿着浅灰色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了两颗,黑色西装外套随意地披在厚实的身上,能看见的外表皮肤上,除了衬衫袖口手表下的浅淡疤痕,其他地方并没有。

去北京的高速公路上,阿年接了个电话。

“我往北京去呢,二叔,你和我奶奶先在附近住下,我明天晚上就回来。”

“钱?”阿年无语:“不用说理由了,我让我同学送过去。”

挂断,阿年打给向悦,通了之后说:“小悦,我二叔和我奶奶来了,嗯,突然来的,你取1000块吧,先给他送过去,地址我短信你。”

再挂断,阿年低头发短信。

刚按了‘发送’,就听管止深说:“你可以不给你二叔钱。”

嗯?阿年抬头看他。

手机漏音?

阿年说:“他为我爸的事奔走,事情解决后不会给了。”

一直管止深未曾透露这座四合院的价钱。

车上,他问她有多少资金?

阿年心想,哭个穷吧。

就说了。

“有点少。”听完,他说。

阿年:“……”

阿年爷爷中年时卖了四合院,钱一直攥着没用,卖完总梦见老祖宗,久而久之成了一块儿心病。想再买回来,已经拿不出翻翻后的数字,六十大寿时,老爷子把家产分给了阿年爸和阿年二叔。

阿年二叔几年就挥霍光了,婚结了又离,现在是啃老母亲腰包。

阿年爸今年56,拿到那笔钱的时候才23。

年轻,钱一部分在外面潇洒了,后来结婚,妻子总数落他啃父亲给的老本,不中用。话也许是难听,但对阿年爸挺管用。

阿年爸富了后,说过一句话:男人的尊严是靠自己挣出来的。

那年代,做小生意发家的人比比皆是,阿年爸赚了一笔,人就变了,用他现有的成就讽妻,妻子不育,他就在外面有了人,后来离了。

阿年爸33岁认识阿年的妈妈,温柔女子,结婚后9个月生了阿年,此时阿年回忆起来,自己好像得到过父爱?忘了。

妈妈意外去世,她很小就被外婆带回江南小镇养育,和爸爸不亲了。

现在四合院这事儿,阿年奶奶年岁已高,阿年爸哪敢把钱放老人手?更怕被不争气的亲兄弟骗了去,只能找上阿年。

父女虽这些年未再亲近,但拘留所中阿年见了老爸,确实难受的眼泪就在眼窝里绷着。

阿年其实很着急知道,老爸的存款在这人眼中到底少到什么程度?

又不敢问,怕瞬间绝望。

……本章完结,下一章“《山水再相逢》 00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