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乖乖(免费全本) [目录] > 第11章: 大结局 ( 三 万箭穿心 )

《娘子乖乖(免费全本)》

第11章 大结局 ( 三 万箭穿心 )

芥末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抹橙黄的颜色染红半边湛蓝的天空,呈现出一种妖艳的美。

蝶儿躺在落心楼后院的软椅上,冷言靠在她身边。

“言,你陪我上屋顶看一次日出吧?”蝶儿刚说完一双大手环上她的腰轻轻一用力,两人的身体飞离地面稳稳的落在屋顶上。

“蝶儿,你后悔吗?”冷言揽着她的肩轻柔的问道。

蝶儿的心窒了一下,很快散去,回眸嫣然一笑:“言是对蝶儿最好的人,也是蝶儿最,最爱的人,能嫁给言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我为什么要后悔呢?”

“真的吗?蝶儿你真的爱我吗?”冷言欣喜若狂。

“不爱你我嫁给你?我又不是疯子。”蝶儿好笑的戳一下他的脑门。心里深处的那股揪心的疼痛似乎扩散了她的全身。

“蝶儿,我的蝶儿。我真想现在就和你成亲,真想现在就叫你娘子,真想......”

蝶儿白皙柔嫩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那我们赶紧过去樱花路准备成亲吧。”她说完牵着冷言往地面看了看正要跃下屋顶,突然脑中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一样锥心的疼,她放开冷言的手用力按住疼得让她想落泪的太阳穴。

“蝶儿,你怎么了?蝶儿?”冷言惊慌失措的抓抓她的手。不明白她怎么突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言,你抱我下去,我的头突然好痛。”

冷言的手扣上她的腰纵身跃下,落地时,蝶儿的头忽然不疼了。一些凌乱的片段不时在她脑中浮现......

“蝶儿,蝶儿?”冷言晃动着她的肩,焦虑的看着她。蝶儿却突然甩掉他的手,向后退了几步,小脸骤然惨白!

冷言心里震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也许,蝶儿她......

“言,你除了蝶儿外在这世上再无别的亲人了吗?“蝶儿问道。

冷言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去展颜阁成亲,以后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成亲后共同打理展颜阁。”蝶儿璀璨的笑着挽过冷言的臂弯走了出去。

*****************************************************

喜气洋洋的展颜阁二楼贴满了白凌亲手制作的精美双喜剪纸。而此时,白凌正将一块红盖头盖在蝶儿戴着凤冠的头上。

“蝶儿,你是我见过想成亲想疯了的新娘子,居然一大早的要成亲,不过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子。”白凌柔柔的说着,苦涩的笑。心中滋味五味陈杂。

“白凌,你恨我吗?”红盖头下的蝶儿虽然看不到白凌脸上的表情,但她能感觉得到白凌的心有多痛。

“嘁!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再找不就有了吗?可你不同,这世上就一个对我这么好我又最喜欢的蝶儿了,所以我宁愿不要他只要你啊。”白凌大大咧咧的大声说着,大滴大滴的泪珠滚滚落下。

“白凌,你真好!我爱死你了。”蝶儿摸索到她温润的手,心情复杂。

“哎呀!说那么恶心的话,快出去拉,冷言那家伙等急了非得自己闯进房里来不可。”白凌胡乱用衣袖擦拭一把眼泪,扶着蝶儿出了房间。

另一间房里,同样穿着一袭大红新郎长袍的冷言踌躇不安的来回在房中踱动。他清冽的眼眸不时瞟向门口,两手举在半空一会握拳一会松开,举高放下,放下举高,反反复复,手足无措。

他很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飞快的跳个不停。越想镇定就越紧张,越紧张踱动的次数就越频繁。

“哟!我说有人等不及了吧?我看要再不扶蝶儿出来,你就要把这房子给走塌了。”说话间白凌扶着蝶儿走了进来。那张娃娃脸上满满揶揄的神情。

冷言呵呵笑了笑,看得白凌呆住了。这么些年她从没见过冷言对她笑得这么开心,这么没有防备过。这种笑是打从心眼里发出的笑。

“看来今天只能我做你们的主婚人了。哈哈哈!!我来做你们的长辈好了。你们没意见吧?”白凌牵着蝶儿的手放到冷言手心,转身哈哈大笑几声掩饰心底那股剧烈的疼痛。

“完全没意见,你就当是我们的红娘吧。”冷言牵着蝶儿并排站好,等候白凌发话。

白凌深吸一口气清清喉开口喊道:“一拜天地!”

蝶儿两人缓缓转过身朝天鞠躬,抬起头刚要转身时,门口突然出现的两抹人影如鬼魅般摄住了冷言的眼球。

“言,原来你们除了我之外还请了两个这么帅的朋友啊?”反应老是忙半拍的白凌开口打破沉默。

“哈,多谢小姐夸奖。”苏天率先走进来,目不转睛的瞅着冷言:“我是来找我小妹的。”

啊!红巾下蝶儿的身子猛的楞住,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不自觉的开口说出了三个字。

“你小妹?”白凌讶异的瞟向苏天:“这儿除了蝶儿就是我了,没人认识你们哦。”

“白凌,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别插手。”冷言忽然说道。

白凌点点头退向一侧。

薛颢跨进来走到冷言身旁,盯着他的脸,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今天居然没戴面具?难道他知道自己今天一定会来?

“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对吗?千面颜君......南宫靳!”

白凌轻轻的呀了一声看向冷言,不明白这个陌生的男人怎么叫冷言南宫靳?

冷言出乎他们意料的平静。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的惊慌。

“你们不用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就算我是南宫靳那又如何?这并不代表蝶儿就是你们口中的皖夕。更何况,在我心里还有在蝶儿眼里,我只是冷言,一个将要成为她夫君和她白头到老的男人。”

“并不代表?你昨天之前的容貌和曾在薛阳第一阁时扮做的白衣公子一模一样,这是不是还不能代表什么?你从那时候开始便一直隐身在皖夕身边,在我中毒后皖夕住在风悦客栈的那几天你刚好也投宿风悦客栈,所以你知道了如影挟持她后追着去绝念崖在她最危难的关头救下她.不幸的是她失忆了!而你因为爱她所以自私的隐瞒了事情的真相,欺骗她是冷蝶儿!我说的这一切对吗?”薛颢一席话说得冷言哑然。

“我想是两位公子弄错了,蝶儿从小便跟随在冷大哥身边,从未离开过他。却并非你们要找的那位皖夕姑娘。如果两位没事的话不妨等蝶儿和冷大哥行礼后留下来喝杯喜酒。”蝶儿清脆的声音落进众人耳中,除了白凌外,无一人不为之变色!

薛颢被揪得死死的心,在蝶儿说出这番话后,突然麻木了一下,然后万箭穿心的疼。猛一闭眼向后一个转身疾步掠出了众人的视线。

苏天担心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挑开蝶儿头上那张红盖头的冲动终于压下,转身追了出去。

红盖头下,蝶儿的心在流血。

如果她是冷蝶儿,不能对不起冷言。

如果她是莫皖夕,不能对不起薛颢。

终究要负一个人,不如维持原状回到原点。薛颢有那么多人爱他,可冷言却只有她一个亲人。

薛颢,因为我是冷蝶儿,所以,对不起......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