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11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11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偏僻的院角,“点水”“破叶”“风舞”“惊鸿”流畅地一一使出,绚丽的剑影流动环绕,一只展翅的飞鸟越来越清晰地浮动在了空中。

剑招骤然间停下,所有的影象倏地消失。

小语低着头坐到了地上,软剑随之隐蔽在了袖中。

有多少天了呢,姐姐都没有来看自己练剑了,自从焰跟着姐姐回来以后,姐姐就好象无暇理会自己了。

他不知道后院之中那个被严加看守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头,昨天他去找无痕的时候,她竟然苦苦地恳求爹让她可以随时出入那里,爹居然还答应了。

可是那里明明是很危险的,连他这个不懂法术的人都能隐隐感觉到那只妖怪的可怕,为什么姐姐还要去接近它,而那个焰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整天不见人影。

小拳头紧紧握起,他要去看看清楚,现在就去。

来到了后院,由于爹的命令,这里的守卫已经全部撤走了。

现在这里没有一个人,他往里走,只有一个巨大的笼子放在那里,诡异地笼罩着黑色的雾气。

黑色模糊的雾气中,一双邪气而魅惑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嘴角轻挑。

看来,来的人不是她啊。

小语一步步地走近,到了笼子跟前的时候,双眼蓦地放大。

笼子周围虽然漂浮着黑雾,但是走几近之后仍然能看到里面地东西。

那里关着的已经不是一条巨蟒,而是一个一身黑色装束的男子!

他靠着笼子坐着,一只手搭在弯起的膝盖上,黑黑的长发随意地散在散下,邪美如夜的脸上挂着一抹不羁的轻笑,藐视众生般不屑。

小语很快反应过来他就是妖蟒幻化成的人体,软剑闪电般出袖,指着他道:“你说,你接近我姐姐到地想做什么?”

对方动都未动,只是声音从笼子的角落无精打采地传来:“我怎么知道,是生吞还是活剥,或者是吸血,我都还没想好——”

小语一听,一股没由来的恐惧和怒意直中脑上。

反手握住了剑,一个半弧将剑柄划到了左边,运足气力将剑狠狠地掷向笼子的一角。

坐在那里的人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剑飞过来,一是他懒得动,二是他身上的咒术还在,动起来很费力气。

眼看剑就要插到他的胸口,一团白色的能量球突然出现,与急速而来的剑想撞

剑的去势被阻,掉落在了笼子里面。

小语回头,看着有些不明所以地无痕没,轻唤了声:“姐——”

无痕走过来,看着小语:“小语,你来这里干吗?”

小语紧抿着嘴,没有了剑的双手暗中握紧。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这样不但帮不到姐姐,还会为她带来麻烦。

这时,笼子里面的人开口了:“他是来这里杀我的,无痕,你还不快来安慰安慰我?”

无痕走近笼子,清亮地双眸望着他。

“你什么时候化成人形的?”在受伤地情况下他不但能幻化,居然还有妖力弄出能量衣,无痕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冒然请爹把所有的守卫都撤掉会不会是个错误。

他终于站起身,提起那把掉落在地上的剑向无痕走来,将剑递到她的面前,他邪魅地笑容清晰地迫近。

“就在今天,怎么,你不喜欢吗?”他刚从九萦山下来的时候,这个样子可是轻松地帮他带来不少自动上门的年轻女子地血肉,连他动手的必要都没有了。虽然眼前的这个人类还小,可是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无痕欲接过他手里的剑,却被他伸出笼子的一只手握住了后脑。

他低头蛊惑地看着她。

“其实,你不用帮我解咒我也可以把内丹借给你。而且,我可以给你更多——”

无痕用力把剑拿回,用剑柄支开了他的大手,转身把剑交给了小语,她拉拉他的手,柔声地哄道:“不要这么生气嘛,打不过他是很正常的啊,就连爹一个人也对付不了他呢,他可是魔族的妖怪,很恐怖的——”

“喂——”笼子里的人不满地出声,当他是聋子吗,说得这么明目张胆。

小语偎到了无痕的肩上,所有的怒气都不见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最近你都忙地不见人影了,都不来看我练剑了。”

“小语乖,等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天天看你练剑了,这几天我会让师父帮你完成剑谱,以后我们一起练功,一起变强,好不好?”

“恩,好,那——我等你哦。不可以反悔的。”

“绝对不会。”

无痕在笼子外面开始将一瓶瓶药物调配在一起,借助这些辅助,她可以更早的将所有咒术都解开,但是却可以抑制妖蟒地妖力恢复。

深不见底地妖力让她不得不谨慎更谨慎,在她没有把握之前,她不能轻易地让他回复到以前的力量,否则,一旦他要报复爹和师父,后果不堪设想。

他就坐在笼子的最前面,也不说话,好笑地看着她专注地表情。

无痕调配完毕,转身对他道:“你的手,伸过来。”

“烬天夜。”

“恩?”

“我叫烬天夜。”他说着,把手伸了过去:“能知道我的名字,你应该感到荣幸。”

无痕看了看他,不以为然地朝他撇撇嘴。

“你也是,我的名字你早就知道了。”

烬天夜懒得跟她计较,停了停,问道:“你要拿我的内丹去救的那个人怎么从来不陪你?”

无痕没有答话,闷头进行治愈。

他直接把手抽回,搭在了腿上。

无痕的治愈被打断,她用愤怒的目光盯着他。只是,对于这个真正地冷血动物来说,心灵地谴责根本不起作用。

两个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白衣轻装地她静静地坐在充满黑暗气息地笼子外面。

他嘴角戏谑地笑意却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然地注视。

“这副表情——是因为我伤了他?”

无痕把满腹的心疼和不平都压下,重新用平静地语气跟他说话:“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我不想让他跟我一起来,是因为我不想让他再见到你。”

烬天夜冷哼一声:“你还真是直接啊。”

“现在,可以把你的手给我了吧?”

他还真的乖乖伸手过去,悠闲地让她继续为自己解咒。

“要不,你进来好了,我把我的怀抱也给你。”

“不,用。”

“那你让我出去一会儿,我抓个巨兽给你吃,你的血让我尝一尝,怎么样?”

“休想!”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