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13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13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忙活了一整天,无痕终于找齐了所有的药材,心满意足地看了看自己的护腕,然后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来到里间,刚想要换上睡袍好好放松一下,一个火红的毛茸茸地东西却已经占据了她的枕头,正在那里盖着自己的尾巴睡得香甜。

无痕微怔,今天焰回来的比以往要早很多。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双手把焰抱到了腿上。

已经好多天了吧,她都没有和焰好好说过话了,每天都是大清早的出去为烬天夜解咒,直到晚上才会回来,要不就是出去找药,回来的时候焰又不在家。

不过,好在咒术就快要完全解除,抑制烬天夜强大的妖力迅速恢复地药也快要做好。她摸了摸焰那暖和的红毛,略显疲倦地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焰满足地躺在她的怀里,其实,当她还在门外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只是,这样被她抱着,还不会被她赶到隔壁去,他都不想醒来了。

正在他打着如意小算盘的时候,无痕竟又把他放回到了软软的被子上。

他静静地待在那里,小眼睛偷偷地睁开了一点。

只看到,无痕一个人又回到了桌子上,轻扣了一下自己的护腕,一下子拿出了好多珍奇繁杂的药草。

他的小脑袋抬了起来,不在装睡。

隔了一小会儿,无痕的肩膀突然被人抱住了。她回头一看,化成了人形的焰正站在那里。

“焰,你醒了?”

焰俯下身,在她耳边道:“无痕,以后让我跟你一起吧,我不要让你一个人为我这么辛苦,至少让我陪着你,我保证,我不会再介意你去见他。”

无痕的胸口一阵暖暖地热流涌上,她没有再说拒绝一类的话,只是安心地靠在了焰的怀里。

未开启魔法灯的房间里此时已蒙上了淡淡的暗影,温馨地宁静环绕在两人之间,只有焰,微微地侧了下头,眼角地余光朝窗后的方向短暂的一瞥。

无痕练功地园子中,一个雪白地身影出现在了茂密地蓝撄树下。

如雪地发丝被一根带子松松束起,垂在了身后。

仿佛被雪花浸润过的双眸出神地望着从树上零星飘落地蓝色花瓣。

本来美丽异常的蓝樱。

经过他的身旁,却显得黯然失色。

傍晚地花园中,这个绝美地男子让湖水都染上了红晕。

注视良久,他掩嘴轻笑。

刚刚洒下的月光流转在他周围。

夜。

仿佛在他的一笑间,变得璀璨妩媚。

“小痕儿,看来你身边有个不错的跟班啊,我可要加把劲了,万一你在我没出现的时候爱上他,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凤銮宫。

今夜皇上并未驾临这里,皇后摒退了所有的人,使瑰丽却空旷地寝宫在夜晚显得异常地安静。

这份安静,在这里竟带着浓浓地血腥之气。

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暗之中的少年站在墙角,或者说是飘浮在那里,只剩一双血色的看上去就让人颤栗的眸子在黑暗上闪烁着残忍的光芒。

没有人能看到,他稍显苍白的脸上此时有着疯狂而冷酷地笑容。

皇后,更看不到。

“想好了?真的决定要把你的儿子献给我?”

玉婉儿的神情此时已不若白日里的雍容妩媚,脱下了凤袍,卸下了后冠的她,在夜里换上了一副癫狂地样貌。

对眼前这个少年,她既畏惧,又无法克制被他挑起的欲念。

只有这个少年,只要自己利用妥当,她相信他可以帮自己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因为,她亲眼看到了自己的侍女被他挖出了心脏,却还能说话,能走路。

只有神,或者妖魔,才能办到这种事吧。不管是哪一种,只要能帮她达到目的,就什么都可以。

“你不要再问了,那个孽种是你的了,你尽管带走。”

既然那个皇帝的孽种能代替自己去交易,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恩——还真是个无情地母亲呢。”

“好了,不要废话,我要你办的事呢?”

此话一出,少年的眼中血色弥漫。

“放心好了,他们——我是不会忘记帮你招呼的。”

话音一落,少年已从宫殿中消失。

高高的琉璃瓦上,他的长袍随风冽冽做响,望着天空的血眸中好似已经历过千百年般的沧桑与寂寞。

惟有血腥与仇恨一点也不漏的沉淀了下来,浓浓地聚在眼底,等待着发泄的出口。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这个漆黑的笼子里。

烬天夜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偷笑了半天的人类。

“你爱上我了?”

正在上药的无痕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他,眼睛里仍是亮晶晶地堆满了笑意。

“什么?”

他一只手伸了过去,迅速地抵在了她的后背上,让她靠近自己。

“你刚才一直在笑,是因为我吗?”

无痕下意识地道:“当然不是啊。”

烬天夜的双眸浮起了冰冷。

他一言不发地把手收了回来,搭在了膝上,坐在那里不再去看她。

可恶,自己居然因为这个人类的话而烦躁!

他只是想要把她玩在手心,再吃干抹尽而已,从开始就是这样,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

无痕上完了药,对着别过头的他甜甜地道:“谢谢你啊。”

他别扭的听着她的这声谢谢,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用这两个字。

无痕靠在了笼子上,背对着他继续道:“焰对你的恐惧已经减轻很多了,都是因为你这些天的配合,再过几日,我担保你身上的咒术再也不会对你造成影响了。”

他扭过头,看着她一脸恬静地样子。

这样的表情让他没来由的想要破坏。

“你就不怕我的咒术解除了,会让他重新陷入更恐怖的噩梦吗?”

她转过来对他笑笑,站起身来竟然伸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坐下的时候她刚好够得着。

“阿蟒,你呢,是不会这样做的。”

“我叫烬天夜!”

他压抑地吼着,却没有打开她的手。

“好啦,阿蟒。不用这么大声,我能听的到。”

他皱眉,但是很快嘴角就露出了一抹恶作剧般地笑容,声音魅惑动人。

“再过几日,我就完全好了?”

“恩,对啊。”

“你就要来拿我的内丹了?”

她点点头。

“对啊,你可不能反悔哦,不过象你这么骄傲的人我想应该不会。”

多日来,她已经能感觉到来自与他身上的那种天生的傲气,狂妄而目空一切。

烬天夜玩味地注视着这个不知死活,还敢对他用激将法的人类祭司。

“我是不会,不过,”他的手指向了自己的嘴:“想要内丹的话就自己来吸。”

无痕一下子明白过来,瞪着他小脸通红。

“那怎么行啊,你自己吐出来!”

他悠哉悠哉地把手枕到了脑后,睡在了地上。

“办不到,想要就自己过来吸,我随时都可以,不过你最好还是快点决定,别把你那个妖宠给耽误了。”

无痕站在那里,“逼视”着他,想要让他看到她谴责的目光。

可是,冷血动物可不是白当的,他完全把她的目光给忽略了。

想了想,无痕朝他摆了摆手。

“夜,你过来,过来一下。”

虽然觉得她的呼唤带着点不爽的味道,可他还是窃笑着凑了过去。

“想通了吧?那就——”

话还未说完,他的胸口突然被一枚硕大的能量球给击中了。

黑黑的烟从他的衣服上冒了起来。

光能量球里居然夹了电系的能量!

无痕甩了甩自己的小拳头,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胸口冒烟的人。

她比比划划。

还征询着他的意见。

“阿蟒啊,不是说蛇打七寸吗,你怎么没事呢,你化为人形之后七寸在哪里啊?要不,你还是变回去好了,那样比较好找——”

烬天夜忍无可忍的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搂到了自己的近前,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从这里出去,现在就可以把你给吃了?”他早已察觉她暗中对他用了一些无害的封印,只是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并不看在眼里。

他的气息浓浓的覆盖了过来,无痕望着他邪魅如夜的脸,有短暂的失神,但很快就回过了神,脑袋垂了下去。

“我信,我知道你们魔族统统都有着可怕的力量,有的时候,不管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抑制。”

他一怔,她一瞬间黯淡下来的双眸竟让从来都不会安慰人的他很想将她抱在怀里。

离她这么近,她身上恬淡的气息,甚至她体内纯美的血液,他都能闻得到。

吞噬过那么多年轻的少女,还不曾发现这样令他贪恋的味道。

不自觉得。

他的头就要挨上了他的脖子。

想要更清晰地感受她身上的味道。

他的声音有些低哑。

“我可以给你强大的力量,只要——”

只要你乖乖地进入我的怀抱,

这一句话还没有出口,就被来到门口的小语打断了。

“姐,幻奏圣学院的人来了,爹叫我们一起过去。”

无痕应了一声,挣开了烬天夜。

“幻奏盛学院?他们的人来做什么?”

虽然身为傲双的人,幻奏圣学院是每一个渴望力量的学子都梦寐以求的天堂,但是邪皇一直都是叫清涯全权负责教导她,从来都没有提过让她进那里去学习,即使她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幻奏的入学标准。

小语跑过来,拉着无痕的手。

“我也不太清楚,可是既然是幻奏的人来,应该不会有坏事,姐,我们赶快去吧。”

无痕想想也是,她转头匆忙对烬天夜道:“我去去就回。”

见她匆忙离开,烬天夜才幽幽地道:“你是故意来破坏的。”

小语还在原地。

在无痕面前那张稚气的脸此时却充满了厌恶与隐忍。

“我警告你,不管你是魔族还是什么,你最好离我姐姐远一点,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小语便追着无痕的身影而去了。

黑黑的笼子里,邪肆的气息萦绕在周围。

“释小语,你应该庆幸你是她的弟弟。”

换作是别人敢这样威胁他的话,此时必定早已成为一滩黑血。

空吟无痕,对待你这样美味的猎物,我会很有耐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