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14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14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痕和小语一路来到前厅,一看还真有两人穿着幻奏圣学院剑士系的专有院服,他们恭敬地站立在一名丰韵女子的身后。

而这名女子,正是鼎鼎大名的幻奏圣学院第八十一任院长——蕾亚。爱斯琳。别看她外表年轻美貌,风姿绰约,却是为数不多的已达到法神境界的强者之一,炙炎火神的封号她当之无愧。

看到无痕姐弟进来,正在与起斯琳谈话的释天朝无痕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无痕乖巧地走到了释天的身边,一双清亮的眸子看向了坐在那里的爱斯琳。

一只火红的东西跃上了她的肩膀,并理睬来这里拜访的陌生人,只是习惯性地又窝早了无痕的脖子里打盹。

爱斯琳的双眼一亮,那个应该就是传闻中的暗火焰兽了吧,她一直很好奇,暗火焰兽在苍屿森林几乎已经绝迹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能找到,还结了血契,驯为妖宠。

不过,此行她还是先完成那个人交代的任务才是最为要紧的。

“这位就是邪皇的千金了吧?”她笑着问道,“不知邪皇认为我的建议如何?”

邪皇没有直接回答,冷酷的双眸不可察觉的闪过一抹流光。

“痕儿,明天你就到幻奏圣学院去报道。”

无痕诧异地看着释天,不懂以前什么事都要先征询自己意见的爹这次为什么会这么果断地要做出决定。

“可是爹,你不是不让我进入学院的吗?”

释天的眼神闪过苦涩。

或许爱斯琳说的对,无痕已经十岁了,应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在学院中继续成长,而不是被封闭在家里,一直以来他只想着为小狄好好的保护她,却忽略了太多的保护反而会是一种阻碍。

无痕看着爹的深情,不再问了,只是笑着道:“爹,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在幻奏圣学院学习的,绝不给丢脸哦。”

释天欣慰地看着她,而爱斯琳坐在那里,露出一抹既赞许又好象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个小丫头不错啊,难怪他会千里迢迢的跑来请自己出面呢。

她开始想,一座魔练楼的报酬会不会太少了点。

角落里,小语听着听着,他还在望着无痕,却觉得自己快要看不到她了。

深深的黑暗好象又要向他袭来,旋转着陷入,闷的胸口仿佛喘不过气来。

他壮着胆子向爱斯琳走去,定定地站在她的面前。

声音低而清晰:“院长,我可以和姐姐一起入学吗?”

爱斯琳一怔,看着这个虽然还小却是分漂亮的小男孩,正待说话,释天已开口:“小语,回去念书,我说过,你不需要习武。”

小语蓦地转过脸死死地盯着释天,他从来没有象这样大胆而放肆过,可是就要和无痕长期地分开,想到这里,他抿紧的唇已然开始颤抖,晶莹地光亮在眼里打转。

爱斯琳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小男孩。

无痕急忙走了过去,拉起了小语,给了他一个安慰地眼神,随即朝释天一跪。

“爹,痕儿请求爹允许弟弟和我一起到幻奏学习!”

“痕儿,起来!”

无痕依旧跪着,情急道:“爹,无痕保证,弟弟天生是学武的人才,所有的剑谱他都可以过目不忘,爹,弟弟有这样的本领,您为什么要剥夺他学习的机会?”

释天长叹一声,其实小语在偷偷练武的事他早就有所察觉,只是知道剑谱必定来自清涯,所以他才没有干涉,可是一旦去了幻奏,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痕儿,你不必多说,我已经决定,你回房去准备吧,明天就跟爱斯琳走。”

无痕正要说话,小语却突然紧紧地拉住了她,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掉了下来,他眼见爹连姐姐的恳求都不听,已是慌乱了起来。

“姐,我去不了的,我真的去不了。”

无痕心疼地看着小语,只好低着头道:“小语不哭,你就在留在家好不好?姐姐还是会回来的,等我回来,我们还是可以一起练剑的,姐姐答应你,一到假期就回来看小语,好不好?”

小语摇头,紧张地拉着无痕,声音断断续续。

“不要,姐姐,你,你也不要,不要去幻奏了,我,我们还在一起,我不要和,和你分开!”

释天眉头一皱,喝道;“来人!”

侍卫跪道;“邪皇大人!”

“把少爷到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是!”

上来就要把小语抱走,小语死命地一手拉着无痕的手,一手攥着她的一角。

侍卫有些无奈地看向释天,对待敌人他们可以使用武力,可是少爷这样,他们还真是有些为难。

释天走下来,一把抱起了无痕,小语的手被迫松了开来。

无痕难过的望着哭的凄惨的小语,却再也没有办法走近。

两人就这样被隔离开,小语被侍卫抱着,抓着无痕的手还伸在空中,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直到拐了一个方向,再也看不见无痕了,他的哭声才完全消失,只是眼睛里除了伤心还多了一丝怨恨。

爱斯琳从始至终都在看着,不禁也有些动容。

“邪皇,不如——”

释天打断她:“爱斯琳,明天一早,无痕会跟你去幻奏,你可以到客房休息了。”

说完就大踏步地抱着无痕走了。

爱斯琳轻叹一声,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学生休息去了。

到了晚上,无痕一个人坐到了房门口的台阶上,柔和的月光照下来,与房间里亮着的魔法灯相互融合在了一起,使院子里的树木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亮,和漆黑的影子形成了模糊的界限。

焰走带她身后,将手里的清茶递给她握着。

“还在想小语的事。”他语气肯定。

无痕捧着热热的茶,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恩,焰,你说我真的没有办法让小语习武了吗?”

焰微笑着将她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

“无痕,你有没有想过,邪皇他为什么这么坚决地阻止小语习武呢?”

无痕想了想,困惑地摇了摇头。

焰侧头看着她,道:“其实,你也想过你爹可能是偏心,对不对?”

“恩。可是后来的感觉又不是这样。”

“所以啊,邪皇他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焰,你知道了?”

焰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眼神似是疼惜。

“我大概可以猜得到,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主人,请你原谅。”

无痕怔了下,焰在这个时候叫她主人,必定是真的不好说。她站了起来,尽量将小语的事先放开,既然连焰都不愿意说,她只好先作罢,眼前有更要紧的事要首先解决。

“焰,”她拉起他,“小语的事等我从幻奏回来以后你一定要说给我听,现在,跟我去一个地方。”

焰了然的一笑,有些无奈。

“好吧。”

两人拿了一个小小的魔法灯盒就来到了后院。

焰静静地看着这个漆黑的笼子,这是自苍屿森林受伤之后,他又一次见到了烬天夜,

里面的人吊儿郎当的望着无痕,只是眼角的余光瞟了下焰。

后院基本是漆黑一片,只有魔法盒子发出不大不小的一点光芒。

烬天夜却仿佛是黑夜中生出的暗芒般,越是黑暗越是邪魅的惊心动魄。

坐在笼子里,仍是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空吟无痕,说你爱上我了你还不承认,这么晚来看我,是想我想地睡不着了吗?”

无痕懒得跟他继续舌战,直截了当地道:“阿蟒,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把内丹给我?”

“怎么,等不及了?我不是说了吗,你自己过来吸。”

无痕撅着小嘴,有些着急。

“你不要闹了,你明明几可以自己吐出来的,我好歹是个祭司啊,你以为我很好骗吗?”

烬天夜无赖地转过头去,说了一句如果让他的属下听到一定会吐血的话。

“我就是喜欢骗你,不服吗?”

无痕扒住笼子,冲着他耳边叫:“烬天夜,我是很认真的来拜托你的,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可不可以乖一点啊,把内丹给我,我两个时辰之后保证还到你手上,好不好?”

烬天夜猛地回过头,狠狠地盯着她。

“走?你要去哪?”

“这个跟你没关系啦,就算我走了,爹和师父也不会再伤害你了,只要你老实点不要再作乱,你到底要不要把内丹给我?”

烬天夜的眼中闪过了危险的冰蓝色流光。

“不,给。”

“你,”无痕气极了,“你真的不讲信用了,是不是?”

所有人都说魔族的人阴险,恐怖,魔族的妖类更是狡诈卑鄙,可是她还是相信他了,从开始为他解咒的那天开始,她就觉得他可以相信,可是现在!

烬天夜冷着一张脸不说话,这个人类的小东西居然敢这样对他,不经过他的同意就擅自要离开她,向来都是女人都是让他杀,让他抛弃,还没有谁能这样对他!

“空吟无痕,不讲信用的人是我一个吗,你好象说过要等我的伤完全好了,我才把内丹给你的。”

只要把她给留住了,他可以让自己的伤好的非常缓慢。

无痕低了下头,但是却不想放弃。

“烬天夜,你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以你的妖力,绝对可以自行调适,这下你放心了吧?”

“不。”他声音冷冷地,不容转变,夹着压抑的不满,望向无痕的目光充满了邪恶。

“空吟无痕,我现在不打算把内丹给你了,即使你把我的伤完全治好也一样,除非——你进来把它给吸出来,只要你乖乖地进来吸,绝对吸的出来,怎么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