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19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19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千冥双手伸到她的腋下,把她架了起来,抱到了阳台上的椅子上。

狭长的眼睛妩媚动人,却笼罩在垂下来发丝的阴影中。

“小痕,如果我说,我知道杀害你亲生爹娘的人是谁,你就愿意跟我回去了吗?”

无痕的双瞳蓦地放大。

这个疑问,她也曾经有过,她的姓与爹娘都不一样,她为此也试着问过爹,爹只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不需要知道,一向听话的自己也就不再追问了。

难道,自己的爹娘真的是被杀害的。

她望着千冥,急切地想要问些什么,却又莫名地害怕,害怕他的回答。

咬了咬牙,她抓住了千冥的肩膀,决定问清楚。

“我爹娘——”

刚说到一半,一阵战栗的跳动像被看不见的细线牵连着一般,传到了无痕的心脏,她皱眉捂了捂胸口。

这样的感觉,是焰!

无痕顾不得其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拖着不太利落的礼裙从阳台上飞身而下。

用上了初级的漂浮,一路追随着焰的气息,来到了幻奏的一处空旷地草地前面。

原来,即使是幻奏这样充满生气的地方,到了夜晚,也会变得静悄悄地。

白色辉煌的学楼也被蒙上了黑色,只留下稀疏的魔法路灯和一点点的星光照下来,把白天所有的热闹和希望都降了温,回到了初始的零点。

焰一袭暗色火红的衣裳,在黑夜中奇异美丽。

无痕在望到他的时候,就停下了漂浮,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身后,搂住了他正在微颤的身体。

“焰,你很害怕。”

焰握住了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吸取着她的温暖。

“恩,对不起,无痕,打扰到你和千冥了。”

无痕摇摇头。

“没有关系,我还可以再去找他的,焰,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是什么东西,让焰刚刚发出那样惊恐的讯息。

焰火红的双眸又看了看远处,心有余悸却又困惑不解地道:“我想出来等你,却突然感觉到有邪恶的东西在接近邪皇府,那样纯粹的邪恶哪怕是妖族都很罕见,就好象——”

无痕静静地等待他说完。

焰迟疑了一下,道:“就好象是邪恶的本源,渴望着毁灭,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那个东西,是冲着我爹去的吗?”

焰蹙了蹙眉。

“好象是,但又不完全是。”

无痕不再说话,靠在焰的背上不知在想什么。

焰回过身将自己宽大的外衣脱下来,裹住了她单薄的有些凉的肩膀。

无痕再次看向焰的时候,已打定了主意。

“焰,我们明天去找爱斯琳院长,请她同意我们回家一趟。”这一次,她的心里隐隐有种急切的想要赶回去的不安。

焰会心地一笑,把她小小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好,那今天晚上就好好睡一觉。”睡好了,明天才有力气去找爱斯琳请假,才刚来一天,那个人恐怕不会让无痕这么轻易地又离开。

无痕点头,跟着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远地地方,千冥慢慢地从树影中走出来,狭长妩媚的双眼弥漫着水雾,看着无痕消失的地方,幽怨地抿了抿双唇。

凤鸾宫的大床上,一团笼罩在黑衣当中的东西散发出蒸腾般的黑气。

玉皇后刚刚走进来时被吓了一跳,随即气急败坏地道:“你来也不说一声,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血红的双眸,即使是随意地一瞥,依然充满着骇人的怨毒。

“你怕被人看到?”沙哑的声音低沉中有着逼人的讽刺。

玉皇后快步走过来,看见他毫无顾及的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中不满,脸上去不敢有丝毫的表现。

“你怎么会来这里,事情办好了吗?”

少年干脆地道:“没有。”

玉皇后急了,身子不由得朝他探了过去。双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你不是说一定解决地吗?”

“我本以为有魔族的人和邪皇勾结,”他轻蔑地道,“不过,邪皇并没有我想象的聪明。”那晚,他正欲行动之迹,竟发现了后院中隐约有魔族的气息传来,并且还非常强大,疑惑之间暂时停止了所有的行动。

几年后的今天,以他目前的实力,并不想过树立起魔族这个麻烦地强敌。

不过,后来才查到,那不过是个被邪皇关押封印起来的魔族妖类而已,与邪皇并无勾结。

玉皇后对魔族并没有什么太清晰的概念,她只是抓着他的袖子一个劲的道:“不管怎么样,你要赶紧行动,以免夜长梦多啊!”

她已经没有任何耐心再等下去了,自己的皇子失踪,无论如何都不容易遮掩,皇上那边,她也越来越没有心情敷衍,她要尽早离开这个囚禁着她的皇宫,和释天在一起。

“皇后明晚尽管派人来验收成果就是了,”少年无声地笑着,他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结果的。说完,诡异地从床声隐匿不见。

这晚,菊儿心情大好的端了一大盘子的饭菜来到少爷的房间。

少爷今天总算是愿意进食了,虽然每天还是很沉默,总一个人窝在屋子里翻来到去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只要少爷肯吃饭她就已经很满意了,少爷终究还是个小孩子,需要慢慢的开导才是。

想到这里,小菊又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地责怪大人和夫人的疏忽,对少爷总是不闻不问的,可惜自己只是个丫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职把少爷服侍好,不要让少爷冷着饿着。

放下满腹的不平,菊儿来到了少爷的房间,轻扣了两声。

“少爷,该吃饭了。”

门打开,小语笑着对菊儿道:“放到我的桌上吧。”

菊儿呆了一下,赶忙把饭菜摆好。

今天的少爷心情好象不错啊,在屋子里还穿戴的那么整齐。

小语举起了筷子,吃了两口,又放下了。

菊儿贴心地问道:“怎么了少爷,不合胃口吗?”

小语摇了摇头,站起身,微笑着看菊儿。

菊儿不明白少爷要做什么,也傻傻的站在那里,等候吩咐。

小语笑得甜甜地,仰起脑袋问:“菊儿,我要去幻奏圣学院找姐姐,你要陪我一起去吗?”

菊儿惊讶地张大了嘴,抗议道:“这怎么行?少爷——”

菊儿嘴巴仍然奋力的想要劝说,可是身子却突然动不了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语满意地收回手,看来学习剑法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嘛。

菊儿沮丧地看着小语变戏法试的拿出一个包袱,利落地挎在自己小小的肩上,迈起步子毫不犹豫的走了,急得都要哭了。

少爷才多大啊,这样一个人出门,让她怎么向大人和夫人交代啊!

内院的厢房,一个小小的人影孤零零地站在窗口上,朝里面张望着。

云子依正木然地坐在镜前,任由侍女为自己梳理着头发,温婉美丽的大眼睛此时显得空洞无神,往日的风采已去了大半。

青丝如雪,可心已老。

小语摸了摸胸前的“夜痕”,轻唤了一声:“娘——”最后看了一眼云子依便决然地离开了窗子。

只是脚步却再也无法挪动。

秀气的眼睛瞬间睁得好大,恐惧地望着对面屋顶上漂浮着的那个似人似鬼的东西。

它全身都蒙在黑暗之中,只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噬血的光芒。

似乎完全忽略了自己一般,它只是稍稍看了自己一眼,就挥动了袖子,打出了一条黑乎乎东西。

只是一眼,小语竟感到掉进了冰窟一样的寒冷刺骨。

内心象是有什么东西再翻涌着,挣扎着想要破茧而出。

当自己终于看清那条黑乎乎的东西时,才发现那是一条有生命地活着的虫子,身下长满了蠕动的触角,令人作呕的扭动着一节一节的长长的身体,朝屋子里面飞速地冲了进去。

漂浮在空中的少年稍稍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站在那里被他困住的少年。

没想到人类也有这样隐藏着强大念力的人啊。

他邪恶地笑了笑,随即大幅度地挥手。

一条接一条地“傀儡虫”被释放了出来,或爬或飞的开始侵袭邪皇府的各个角落。

同时,地面开始出现了一个一个小小的旋涡,旋涡的的中心,一个个耸拉着脑袋的骷髅从里面升了出来,往邪皇和清涯的方向缓缓前进。

少年叹气的看着自己那一个个没什么精神地骷髅,血红的眼睛一亮一亮地,不满地嘟囔:“空吟落狄,这可都是你干的好事,早晚我都要你加倍的还回来!”

小语僵硬地强迫自己回头。

可如果他能想到自己即将看到的是什么,或许他宁愿死也不会再看云子依一眼。

刚刚飞进去的那条“傀儡虫”正从云子依地嘴巴往身体里钻。

比她嘴巴大几十倍的虫子就那样硬生生地已经钻进去了一多半。

而每当进去一点,云子依的表情就会越来越疯狂,白皙娇嫩地脸已经开始扭曲,身上浮现出一条一条凸起的黑色肉纹。

少年看着云子依,也无所谓释小语听得见听不见。殷勤地向他道:“知道我的傀儡虫为什么能进入tā的身体吗?”

小语的耳边有些嘈杂,嗡嗡地一片。

好吵,吵的他头都要裂了。

少年自顾自地继续道:“因为她已经接受了,在她的心里正渴望着破坏,渴望着释放自己的欲望。”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