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20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20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顿了一下,少年道:“你爹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话音刚落,小语便看到邪皇以飘忽的速度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释天探询地望向了屋顶的一角,冰冷地双眸突然间褪去了平时的冷静与理智,杀气与仇恨的血腥浓浓地泛了上来。

少年丝毫不惧地回望着他,血红地双眸充满了挑衅。

“傲双帝国尊贵无比的邪皇,武林中让人闻风丧胆地噬魂武圣,其实亦不过是个可怜虫罢了。”

释天全身已经开始泛出精纯地红色。

“赤妖,十年前我没有抓到你,今日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我看,你也是时候为小狄偿命了。”

少年笑了,笑的歇斯底里,在常人看来十分俊秀的脸上有着破坏的疯狂和难过的轻颤。

“空吟落狄,她已经死了,死了,哈哈哈哈,那个女人,和龙毅一起下地狱了!”略微沙哑的声音划破了夜空,分不清是突然升起的浓雾还是撕裂的血滴,笑声停止,他低下头残忍地看向释天,一字一句的道:“而你,只能帮她养着她和那个男人的孩子!怎么样,和不爱的人在一起同床共枕了十年,是不是很乏味?”

一抹痛色从释天的眼中闪过,但是坚定如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即使再痛,他的心志也不会动摇,不仅因为自己武圣的觉悟,也是为了现在自己应该保护的东西。

“赤妖,该下地狱的是你。”

说完,通亮的罩住全身地斗气暴涨。

所有分布在院中各个角落的骷髅和傀儡虫纷纷滞了一下。

“破——碎——击!”

这一招虽然还是噬魂武圣的招数,却已接近了绝杀战魔的最初技能,只有斗气相当精纯和拥有绝佳体质的人才能顺利地使用,而此时的邪皇当然是两者兼备,可见气威力地惊人。

破碎击以镰刀地形状铺天盖地地朝赤妖压过去。

此招人为到,气先伤人。一波接一波的镰刀状红色斗气毫不停滞地往屋顶上斩了下去。

释天一出手便是杀招,誓要将赤妖斩为碎片。

少年苦笑一声。

果然不愧是邪皇啊,即使是他状态最佳的时候恐怕也会被重创吧,更何况自己现在没有痊愈。

早有准备地迅速避开,仍是被其中一波斗气划伤,黑色的衣襟上渗出了一死血迹。

他的避开并没有让释天收招,斗气成弧状卷了一圈,又如影随形地朝着少年一浪推一浪地盖了过去。

到了邪皇这样的境界,无需太多的花式和技能,要的只是反普归真的简单和精纯,

速度迅如闪雷,再加上斗气仿佛是滚雪球一般一波比一波杀伤范围大。少年想要再次避开已经是不太可能了。

就在镰刀似的红光马上就要斩到少年地头上时,所有的斗气竟倏地一下全部消散了开来。

少年看着释天的背后,笑道:“邪皇夫人,等你很久了。”

他看着的正是站在释天背后,正举着一把骨刺的云子依,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将傀儡虫吞了下去,身上凸起的黑色肉纹也隐到了身体里,只有扭曲地面部和狰狞地双眼能让人看出她的反常。

小语在她身后的角落里,轻轻地唤了声:“娘。”他一点也不明白娘为什么要拿着那样可怕的东西指着爹的喉咙。

只是他的叫声已完全没有了作用,云子依连瞟都没有瞟他一眼。

释天淡淡地看着云子依,全身地斗气收回了大半。

“子依。”他想帮她情形过来,唤起她的意识和抵抗,让傀儡虫不攻自破,只是她眼中的怨恨却让他觉得很无力。

少年站在屋顶上,声音幽幽地传来。

“云子依,你还在等什么,舍不得这个薄情地男人吗?”

云子依手中地骨刺抖动起来,似有挣扎,却没有放下,近日来有些憔悴地眼中闪现了泪光,却被更多的幽怨和绝望所遮盖。

白森森地骨刺慢慢往释天地喉咙处刺了下去。

“娘——”一声稚嫩却颤抖地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令云子依的手顿了顿,骨刺也在划破皮肤之后没有继续刺进去。“不要,不要杀爹——”

少年看着云子依迟疑了下来,残忍地笑淡了许多,他坐到屋顶的边缘上,好象是在叹息,又好象是在嘲笑。

“云子依,他就是你遭受冷落地罪魁祸首吧?就是因为这个不该出生地孽种毁了你一生的幸福,十年的等待,甚至还要照顾他和别的女人的孩子,即使这样仍然换不来他的感激和疼爱,你还留着他们做什么呢?我真是不懂。”

释天冰冷地目光如剑一般扫向了赤妖。

“不许你侮辱她!”

“噗——”

小语静静地站着,再也没有动,只有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释天和云子依。

少年满意地笑了。

所有的骷髅又开始了毫无顾及地屠杀。

云子依没有表情地站在原地,从释天地心口抽出了那把血淋淋地骨刺。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滑落,但是很快被夜风吹干了痕迹。

少年看了看倒在地上上午释天,随即抬头,对云子依道:“还有一个,也是为你留着的。”

云子依听了他的话,仿佛是被他牵线的木偶一般,朝小语一步步走了过去。

小语只是站在那里,一开始就站在那里,动也没有动过,似乎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力气。

云子依几步就走到了他的身边,狰狞的双眼已经没有了任何犹豫。

骨刺在黑夜中高高的举起,泛起白森森地惨光。

朝小语用力地刺了下去。

“嘶——”

黑色的暗芒闪现,骨刺被烧成粉末从云子依的手里滑落。

漆黑之中,烬天夜悠闲潇洒的走了出来。

黑色的风衣,黑色的双瞳。

黑色的夜因他的出现而舞动了起来,微弱地月光与黑暗相融。

烬天夜倚墙而立。

黑暗却邪魅地妖中之首,挑眉望着屋顶上那个打扰他睡觉的东西。

赤妖皱眉大量着这个坏他好事的人。

“看来我的调查不够准确啊,邪皇果然和你有勾结。”

烬天夜懒得辩解什么,回头对小语轻声道:“去幻奏圣学院找那个可恶的女人,有多快就跑多快。”

抓起小语,右掌用力,将他“丢”了出去。

他纵使有再大的能耐,也难保在千百个骷髅的围攻之下释小语不会受伤。

赤妖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捣乱的人,眯起眼睛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得了他吗,你最好弄清楚找到一个小孽种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烬天夜轻轻地道:“你也应该弄清楚,杀了你,对我来说也很容易。”

赤妖恼怒地一挥手,所有在院子里四处屠杀的骷髅都停了下来,一起集中向烬天夜所在的方向,就连云子依也一起动了,一时间,密密麻麻地骷髅,傀儡虫和受到赤妖操控的生物将烬天夜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个被封印了的蟒妖而已,敢坏他的事,就该让他化为一滩坏血来赔罪。

所有的怪物越围越密,从外面已经看不到被困在中心的人影了。

就在赤妖发出得意地微笑时,暗的接近与黑色的光束瞬间从怪物密集地中心一缕缕射了出来,光束越来越强,不断有骷髅地碎片和傀儡虫的血飞溅到齿妖的周围。待到光束完全照出来,形成一个半圆的光罩时,聚集起来的骷髅和傀儡虫已经全部化为了碎片。

烬天夜依旧是闲闲地站在那里,慢悠悠地对赤妖道:“你还是亲自下来比较好。”

赤妖的双眸血色翻涌。

“你不是被封印了吗?”

烬天夜邪邪一笑:“原本是这样,可是后来我的小女人心疼了,所以封印又被解除了。”说这话,脸不红,心不跳。

赤妖在原地又看了烬天夜几眼,忽然一挥袖,带着云子依朝远处急掠而去。

烬天夜并没有追上去,在看到赤妖消失的速度以后,邪笑着的脸上突然冷了下来。

路真的好长,为什么一直跑,一直跑都跑不带头。

小语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只是拼命地跑着,想要将刚才的情景都抛得远远的,好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一样,再不跑,就会被吞噬得尸骨无寸。

脸上好象湿湿的,却没有了多少害怕地感觉,只剩听得到跌落的空荡和茫然。

在以为自己就要跑得没有了呼吸的时候,一群蒙面的人身手矫捷地从道路两旁窜了出来,一个个挥舞着明晃晃地大刀朝小语逼近。

小语停了下来。

真的跑不动了。

晕倒前只模模糊糊地听到其中一个蒙面人说:“上面交代过了,要抓活的,手脚麻利点!”就再也没有了知觉。

黑乎乎地小道在几人快速地离开了之后恢复了安静,只有用来躲藏过的树叶还发出余下的簌簌声。

一棵大树的背后,清涯满身是血地强撑着又朝蒙面人地方向赶了几步,就算凭他现在的灵力即使追到了也不能做什么。可终是没有了力气,跪倒在了草地上,靠着树干晕了过去,长长的头发混着血渍狼狈地散在了脸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