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24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24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婉儿惊疑地退后了一步,指着他道:“你要做什么?你别忘了,你吸收了我的儿子,还需要我帮你找大量的人类,要是没了我,你总哪里找这么多的供品?”

赤妖朝后靠了靠,轻蔑地指着门口道:“他,可要比那些垃圾来的精纯多了,与其整天吸收一堆没用的东西,倒不如跟他合作。”四皇子体内的阴暗对于他来说,就象一顿丰盛的晚宴,不好好挖掘可是很可惜的。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四皇子凌浩正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龙凌浩,你,谁让你擅自进入我的寝宫的?”

“母后,”龙凌浩走到赤妖的近前,用无辜地眼神看了看她,道:“儿臣多日未向母后请安,心中甚是想念,就忍不住前来探望,可是,那些人不让我进来,情急之下,儿臣就只好把他们都杀了。母后,儿臣来的不是时候吗?”

玉婉儿震了一下,不自觉地望向了寝宫的门口,杀了人,居然还说得这么无所谓,这个四皇子是不是疯了?

“来人!”她不安地喊了一声,又对角落地的赤妖催促道:“你赶紧离开吧,我们的事稍后再议。”自从四皇子出现以后,她就感到一股四面袭来的诡异快要把自己吞噬了,这让进宫以后从来没有心虚过的她突然间心烦意乱。

赤妖没有理会,只是靠在墙边,象是在等待什么指示。

玉婉儿急了,走过去就要拉扯赤妖的衣服。

“我说话你没有听见吗,你赶紧给我滚,要是让人看见了——”

“母后,”龙凌浩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不会有人看见的,你看,门后没有侍卫进来。我不是说了吗?他们都已经死了。”

玉婉儿这时才猛地反应过来,看了看外面,然后睁大眼睛盯住了龙凌浩。

这就是岚妃的儿子,那个没用的女人留下的孽种,她依稀还能看到岚妃临死时都是那种要死不活的眼神,说得好听些,是柔弱似水,说的难听些,那便是任人宰割。那样的女人,本以为她的儿子绝不会成什么气候,也就一时心软没有斩草除根,今天看来,是她错了吗?

当龙凌浩和赤妖站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发现,两人的眼神竟然是那么的相似,同样的邪恶,同样的阴狠。

“你们,你们勾结起来利用我?”

“利用,”龙凌浩低头想了想,脸上的笑容不见,“我有做过这么无趣的事吗?”

赤妖看好戏似地勾起唇角。

“母后,你应该没有什么让我利用的资格吧,我只是,想让你消失而已,”他抬头看了看整个凤銮宫,接着道:“还有这里,太讨厌了,早晚也要消失。”

“放肆!”玉婉儿的脸气得开始扭曲,挥手就是一巴掌,却恐怖地看见自己的右手正在已可怕的速度开始发黑,融化。

“啊——我的手!”

隐在黑衣下的赤妖此时开口:“我最讨厌人类碰我了,所以,你的葬礼就从这只手开始吧。”

龙凌浩看着张大嘴想要挣扎地玉婉儿,就如同看到了一条无声挣扎但却终究要死的鱼一般,一样的丑陋,一样的让他觉得无趣。

他把那枚古玉抛出,划出一个弧线,落到了玉婉儿的身边。

“干净一点。”

“那有什么问题。”赤妖随意一挥,一个小小的旋涡从地面凭空出现,一只垂头晃脑的骷髅从中升了起来,走到了玉婉儿的身边,把她拖了下去。

除了伸的过长的左手臂扒着地面,留下了一些轻微的抓痕,玉婉儿已不成人形的身体就这样被拖了下去。

旋涡消失。

赤妖无精打采地道:“这样你还满意吧?”

龙凌浩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径直走出了凤鸾宫。

冰峰的千灵阁内室,千冥白正侧躺在舒适无比奢华无限的大床上,眼睛留着一条懒懒的缝隙,看着一处,不动也不说话。

展儿早先端过来的热茶散发着自然的香气,整间屋子温暖而清馨。

突然,千冥的神色慌张了起来,他倏地坐起,两手不顾想象的挥舞着,拍着床喊道:“展儿,展儿快来!”

候在外面的展儿紧张地跑了进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从来都冷静地让人吐血的阁主这么反常。

“阁主?”

千冥白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连鞋都没穿,就抓着展儿地胳膊,语无伦次地道:“快,快,快,你快帮我想想,我要藏哪里。”

“藏?”展儿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对啊,”千冥白左顾右盼地道:“小痕儿朝这边过来了,她一定非常非常生气,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要赶紧藏起来才行。”他可不能刚找到她留给她一个不好的印象。

展儿哭笑不得地道:“阁主,您可是幻术的精通者,想要藏起来还不容易吗?”

“啊!”千冥白一下子反应过来,身手矫健地飘了回去,单手结印。

只是一刹那,床边的人影便好象沉入了空气中的波纹一样,不见了踪影。

展儿走到了门口,恭敬地迎接着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穿着一身宽大衣裳的空吟无痕。

无痕率先走到展儿面前,探头往里看,道:“千冥白呢,他不在吗?”

“是,阁主有事出去了,还没有回来。”展儿很随意地编着,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了。

“哦——”无痕撇了撇嘴,然后指着屋内展儿并没有挡住的茶杯对跟在她身手的焰道:“焰,你说,一般主人不在,也会要人为他准备茶水吗?”

焰十分诚实而温柔地道:“不会。”

“那杯茶水还在冒着热气,对吧?”

“对。”

“那你说,那个可恶的狐狸藏在哪里了呢?”

“床边。”焰微笑着用修长的手指点明了方位。

展儿汗颜地看着这主仆俩旁若无人地,轻而易举地把阁主的位置给找了出来,连话都插不上了。

无痕扬起嘴角,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焰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站定,抬手。

一个不太亮却也闪耀的光团迅速地形成。

毫无气势,拖长语调地道:“光——暴——术。”

一个雪白的人影凭空出现,握出了无痕的手,轻轻一带,那即将发出的光团就偏离了方向,打到了外面。

千冥白一只手拉着她向后退了一步,另一只手借势勾出了她的腰,一个轻盈的旋转,把她托了起来,放在了床边,自己则低着头,伏在了她的手上。

看次情形,展儿悄悄地退了出去。

柔白的长发散在无痕的手上,凉凉的,软软的。

她的声音不自觉地比刚来的时候放轻了很多。

“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虽然焰已经大概告诉了她一些,她也有意无意间看到了一些大不同于傲双的景物,可还是想听千冥亲口来说。

“是我的栖息地,冰峰千灵阁。”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千冥稍稍迟疑了一下,付在她手上的脸侧过来,道:“除了这里,你现在哪儿都不能去了。”

无痕一听,那本就还有些泛白的小嘴微微动了动,随即抿了起来,没有说话。

站在一旁的焰似有感知般,轻唤了声:“无痕——”

千冥白站了起来,环住无痕的肩膀。

“小痕儿,靠在我的怀里,你可以尽情地哭。”

“才不要呢,”无痕一双清澈的眼睛上蒙上了薄薄的水雾,她看向别处,努力的想要忍回去,一张小嘴抿起来的时候却难以控制的颤抖,“我只是受伤了,没什么好哭的,等伤好了,我还要回去找爹,娘还有弟弟。”

一想起小语,无痕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心疼。

毕竟,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是最有默契,最能亲近的,突然之间其中一人就消失了,而那个人还是无痕最不放心的弟弟,这种打击又怎么小的了。

千冥抚着无痕的头发,心中一直在酝酿的计划终是不得不实行了。

“无痕,你不能回去。”

她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仰起头,用不太平稳的声音道:“我一定要回去。”

“你走不出这里的,除非有我的允许。”

她愤怒而委屈地瞪着他。

千冥白强迫自己在此时冰冷起来。

“想要得到我的允许,你就不能象现在一样弱小无力。”

无痕眼光闪动,似乎预感到了他想说什么。

焰也完全没有抵抗的意思,只是浅笑着站在那里。

千冥接着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会派人把你送到冰峰之颠,在那里,会有一些你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跟你一起接受‘冰极考验’,只要你能坚持到最后,我就会教你更高级,更强大的术。直到你能赶上甚至是打败我,冰峰就可以让你来去自如了。”

默默地想了一下,无痕重新扬起了嘴角,直视着他道:“好,冰极考验,我接受!”

眼神中焕因希望而焕发出来的光彩让千冥怔了一下,他很快不露声色的别过头,眼睛瞄向窗子,放开了环着她的手,对焰道:“带她回去吧,希望五日之后,不会成为你们踏上绝路的开端。”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