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4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4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调养了几日后,焰的精神已经恢复了大半,虽然没有彻底痊愈,但是赶路回傲双城还是可以的。本来无痕想让焰再休息几日的,只是时间不允许。

这促使二人尽快返城的便是皇宫里举行的三年一度的盛会,说是盛会,其实主要是所有皇亲国戚和名们望族以及他们的家人用来互相亲近和联络感情的宴会,以往都是释天独自前往,虽然他位高权重,且有“皇”的封号,并不屑于这样的场合,但是位及人臣,也不得不前往。

今年,小语已满八岁,理应入宫朝圣,而无痕更是满了十岁,且成功捕获了妖宠地消息早已传开,皇宫里甚至有人指明了要带她前去,才使得她不得不提前回府。

马车飞驰在道路上,清涯并没有和无痕同行,说是有要事要办,便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焰经过连日来的颠簸,脸色有些苍白,化为了妖兽的样子蜷缩在无痕的怀里,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

无痕一只手托着他,一只手时不时地往他体内输入一点灵力,让他好受一些。

“焰,已经到米罗镇了,很快就要到家了,你再坚持一下。”

焰的小脑袋在她怀里点了点,又继续躺着睡下了。

当独角马车驶到邪皇府的大门前,无痕刚抱着焰下了马车,一个身影就风一样的从前面扑到了无痕的面前,抱住了她。

“姐姐——”

无痕腾出一只手,轻抚了抚小语的肩膀。

“小语,我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好好练功啊?”

“恩,有,我从来都没有偷懒的。”

“好乖哦。”无痕抬头望了望府内,“爹和娘呢?”

小语垂下了头,没有说话。

好在无痕也没有一直问下去,只是拉起小语的一只手。

“走吧,我们回去。”

小语乖乖地被无痕牵着,多日没有出现的笑容终于又回到了脸上。直到他从无痕归来的喜悦中缓过神,才发现无痕的怀里一直都抱着一个异常美丽的小野兽。

那是姐姐的宠兽吗,难怪刚才抱着姐姐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动呢,他禁不住开始羡慕那只和姐姐形影不离的野兽了。

无痕回来,让府里好一阵忙碌,沐浴更衣后,已是傍晚。

将长长的头发用丝带挽起,穿了一件轻松而宽大的白色睡袍,无痕悠闲地回到房间,准备享用刚刚备好的晚餐,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等了多久的小语正站在床边和恢复了人形躺在那里的焰大眼瞪小眼。

“小语。”

小语转身走过来,拉住了无痕的手,指着无精打采侧躺在那里的焰。

“姐姐,他为什么睡在你的床上啊。”

“他生病了,而且他是我的妖宠,不能离我太远的。”

历来祭司和自己的妖宠都有着血契相连,因为有着这样的联系,祭司本身会得到妖宠的辅助和法力增幅,同时也需要付出自己本身的灵力供妖宠吸收,不过需要付出的灵力很微小而且还可以很快恢复,只要双方都没有受到重伤,平日里几乎感觉不到,但是一但主人和妖宠分隔过远或者过久,妖宠的生命力就会缓慢的流逝,除非血契终止。

小语仰着脑袋看无痕。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无痕一怔,焰什么时候能好她也不知道,这要看她的修为能达到什么境界了。

“也许,要很长时间。”

小语的嘴撅的老高,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只是用眼不停地望着完全无视他的焰。

无痕拉着小语走出了内室,把一本很薄的册子递给他。

“小语,这是我让师父为你续写的‘惊鸿’剑谱,因为时间比较少哦,所以这次只有这么多,你先拿去练。”

日后,无痕和小语才知道,这不起眼的剑谱里蕴涵了多少精粹,是清涯自创出的武学至宝,这套剑谱完全不需要内力,而是仅凭身法和招数的精妙,使出来如流星围绕,剑影披靡,若是用与杀人,则无声无息,血流如丝。

小语心里不太想离开姐姐回自己的房间,可还是冲无痕灿烂地一笑拿过剑谱。

“姐姐,那我明天来找你,你走之前交给我的剑谱我已经全部练会了,你要帮我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如果你的错误太多,就罚你闭门思过。”

“不要!”

等小语走后,无痕这才坐在了桌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开始吃饭。

“焰,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刚刚回来的时候问过爹的侍卫,他们说爹几天前就出去了,娘一个人在房里不出来也不见我,师父就更奇怪了,不跟我一起回来,这么久都没有教我修炼了,你说,他们都在做什么呢?”

焰侧身躺在那里看着她,嘴角总是挂着一抹看起来有些虚弱却十分贴心的笑。

“主人,我没有感觉到危险,他们应该都没有事,请您放心。”

“是吗,那就好,”无痕放下筷子,转身看他:“焰,以后不要再对我用尊称了,听起来很别扭啊。”

“是,主人,那我叫您什么?”

“叫我无痕就可以啦。”

“无痕,无痕?”他真的可以这么叫她吗,听起来不是很敬重,不过,他心里却喜欢这样的叫法。

“好啦,不要一直叫啦,”她走过去,坐到了床边,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将一股灵力送到了他的体内,精致的小脸变的专注而宁静起来。

“焰,今晚我继续为你使用光愈术两个时辰,明天你就搬到隔壁去住了。”

焰起身抱住了无痕。

“不要,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光愈了。你躺下来也歇歇吧。”她连续多日长时间地施放光愈在他身上,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他都还没有辅助她什么,却得到她这样的照顾,他绝对不要成为她的累赘,如果是那样,他宁愿结束生命,让无痕找到一个更加强大的妖宠。

无痕轻轻推开他,柔白的光芒已从指间发出。

“你躺着就好了,不用担心我,我的身体好的很。”

夜色不知何时降临,侍女进来的时候没敢打扰,只是点燃了烛火又安静的退里出去。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指间的光芒不时闪动。

“无痕。”焰突然说话了:“我一定要搬到隔壁去住吗?”

“恩。”

“不能不去吗,我可以变成火焰售的样子,让我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

虽说人类和妖宠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而且亲密,但是焰的人形始终还是男性。

焰沮丧着不说话了,只在不情愿地心里嘀咕。

而无痕此时并没有多大睡意,心里仍在惦记着爹和师父到底在做什么,后日就要入宫了,要想办法让娘的心情好起来才行。

半夜,当府上所有人都已睡下,进入梦香时,躺在床上的焰突然双眉紧蹙坐了起来,紧张的望向了窗外。

合衣侧躺在她身边的无痕跟着坐了起来,看着他有些惊惧的神色。

“焰,怎么了?”

“我感觉到了魔族的气息,而且是异常强大的魔族,就是它,就是这样的妖力把我伤到的!当时我只是被它扫到,如果它把我当作猎食目标的话,我恐怕——”

无痕按出了他的手,让他放松下来,此时一股巨大的仿佛在强烈挣扎的波动让她也有些心惊。同时,院子里也响起了一片嘈杂声。

“焰,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焰紧紧拉住无痕。

“不要,别去!”

无痕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如果它真的是闯进了府里,我是无论如何都躲不掉的。”

安慰焰重新躺下,她飞身来到了波动强烈的后院。

众多魔法灯将这里照的通亮,几十个战将被调了过来,守在院子的四角,将院子整个围了起来。

无痕踮起脚往里看了看,竟然是爹和师父。

“爹,师父。“

释天看到无痕,朝守院的侍卫挥了挥手。

无痕跑进来,被释天抱了起来。

无痕指着院子里战将层层围绕的地方。

“爹,那里面是什么?”

“魔族的妖孽。”说着,战将自动给释天让开了道路。

无痕这才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那是一个被施加了咒术的铁笼,在魔法灯的照明下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盘绕和一条背部有一个惊人伤口的漆黑巨蟒。她认得,那是只有爹的巨剑才能配合暴怒一击才能造成的巨大创伤。

清涯走过来,对无痕道:“就是它,让焰受伤的。”

“所以,师父你没有和我一起回来,是为了捉住它?”

“恩,当时我已经通知了你爹,这只魔物的妖力太强大,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足以对付。”

无痕从释天的怀里下来,走到铁笼前。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鼓起勇气看这条巨蟒的时候,总觉得它的眼神很不屑,还很鄙夷。

她转身,询问地看向释天和清涯。

“那现在要怎么处置它呢?”

“半年之后,杀。”释天的眼神凌厉,语气冰冷异常,这只妖物差点伤到痕儿,本来现在就应该亲手斩杀的,可它的妖力过于强大,即使现在困住了它,也无法彻底杀死。只有用咒术将其困住,待其妖力散尽才可。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