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之雪怨蟒刹 [目录] > 第9章:默认章节

《异界之雪怨蟒刹》

第9章默认章节

小自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无痕待焰离开之后就去找爹,想要恳求爹答应自己去接近那只妖蟒,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爹的人影。无奈之下只好一个人回到了练功的花园,心不在焉地浮动着一片蓝色的樱花花瓣,护腕上的紫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一道道暗光。

“真是的,爹到底去哪里了呢,人家好不容易才把焰支开。”

食指轻扣与中制之上,轻轻一弹,满地的花瓣随即飘了起来,围着无痕飞快地旋转,周围的空气在花瓣的带动下形成了一个不太明显的旋涡。

双手垂下,花瓣也失去了支撑,重新掉落在地上。

无痕嘴角一扬,清澈的双眸动了动。

“我不能等了,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妖蟒谈判!”

身随心动,下定了决心的无痕很快来到了邪皇府最近被视为禁地的后院。

一把剑毫不犹豫地横在了她的面前,守卫院子地战将面无表情地道:“没有邪皇大人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小姐请回。”

无痕心中轻叹。

就知道爹的战将不好对付,以她大祭司的水平,也许可以暂时禁住一两个人的行动,但是想要同时让守卫院子的这么多战将同时被禁住,就算她做的到,闯了进去,也没有和那个妖魔谈判的力气了。

所以啊,无痕笑地灿烂无比,有个好的师父还是很重要的呢。

那个守卫看见无痕站在那里没有动,刚想催促,却发现身体里的力量向是突然被抽走了一样,眼一黑,便昏睡了过去。

清涯从一旁走了出来,脸黑黑地看着无痕。

“里面地人也睡着了,你满意了吧?”自己前世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教出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徒弟,不懂得孝顺自己就罢了,竟然还拉着自己来做帮凶。

“谢谢师父,那我进去了。”

无痕刚要走,领子突然被拉住。清涯斜着头不看她。

“最多只能待半个时辰,再晚这些守卫就会醒,还有,小心一点。那个妖蟒的最大实力连我和你爹都看不出来。”

院子深处那无光的铁笼子里,一双巨大的眼睛象是发现了一个美味的猎物一般,突然间睁开,蛰伏已久的身躯动了动。

无痕一个人默默地来到了笼子前,即使隔着被施了封印咒的,她依然有种随时会被里面那个巨大的盘卧在那里的东西一口吞掉的危机感。

深吸一口,她开口道:“你,你能听的懂人话吗?”这话让自己都觉得别扭。

等了等,没有动静,无痕壮起胆子走近了些,对着那个巨大的脑袋问:“你不是魔族的吗?你的妖力那么高,应该已经能通人性了吧?”

这一次,里面的巨蟒倒是动了,它骇人的双目突然暴睁,身子的前一小截直立了起来,看向了无痕的身后。

被它骇人的眼神吓了一跳,无痕下意识地顺着它的目光往自己身后看去。难道是爹回来了吗?还是有什么人闯入了?

她看了看,又看了看。

什么也没有啊。

回头,她胸口的起伏突然变大了。

那个臭蟒居然又把眼睛闭住了,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它怎么看都觉得它是在嘲笑她!

“哎,你耍我啊?”

巨蟒的尾巴扫了扫,象是在同意她的说法。

无痕差点就要冲进去拍它的大头了,她现在非常肯定这个大蟒一定听的懂她说的话。

“那个,我是真的有事来找你。”

它睡得雷打不动,睡得稳如泰山。

无痕强迫自己冷静一点,想起自己来时想好的办法。

此时无痕的表情很象是诱惑小孩子吃糖并且还另有企图的样子。

“你在这里关了很久了吧,你饿不饿,想不想活动活动?”

它就快要睡死了。

无痕继续努力。

“我可以解除你身上的禁咒哦,让你的伤口不再继续溃烂,你只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就可以了,好不好?”

它睁开三分之一个眼睛不屑地看她,明显是在怀疑她地实力,怀疑她一个小小的人类女孩怎么能解开它身上的高级咒术。

无痕想了想,单手轻扬,将一个半成的解咒术打进了笼子。

只见一点点光芒打在了巨蟒的伤口上,伤口周围那隐隐的灰暗立即减轻了不少,巨蟒惊人的恢复力也立时显现了出来,伤口附近被解咒了的地方立刻以可怕的速度恢复了原状。

巨蟒的眼睛不易察觉得眯了眯。

“看到了吧?”无痕没有看到它转过头去之后的眼神:“这下你总该相信我可以帮你减轻痛苦了吧?”

它慢慢地回过头,竟然说话了。

“你想要什么?”声音有些不屑地低沉,充满了诱惑的魅力。

无痕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我,我只是想要借你的内丹一用,用过之后一定会还的。”

巨蟒地眼神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它就知道,人类是贪婪而且虚伪地,只是没想到,这么小的个人类竟然也贪婪如此。

“那你就每日来帮我解咒吧,等到我的伤痊愈,我就把我的内丹借给你。”

我就把我那颗同时含有剧毒和魔力的内丹借给你,看你能死得有多惨。

皇宫的御花园,焰笑意盈盈地坐在那儿。

只是,他的笑意有些无力地勉强。

龙馨馨,芳龄十五,自从那日在宴会上看到了焰,就是她第一个去邀请焰到皇宫里来做客的。

“焰,我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好。”

纤纤玉指拨动琴弦,满含着爱慕与情愫地曲子和着馨馨公主那娇美动情地神态,轻轻响起。

焰静静地听着,思绪却飘到了他与无痕初见以来的情景。

那时自己被魔族的妖物重伤,逃跑见却被一只不起眼的野兽追杀,本以为就要死定了,她却及时的出现。

她不愿意轻易杀声,哪怕是动物也一样,只是把追杀自己的铁甲兽骗到了河里,暂时困住。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太亲近人类的自己就那样安心地睡在了她的怀里,到现在,自己甚至稍稍离开她一会都会觉得不安。

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对她的依赖和心甘情愿的陪伴到底是在血契之前,还是单单由于血契的关系。

现在的她一定在为了自己跟那只妖蟒接近吧,好想现在就回去看看她在做什么,有没有危险。

“焰,焰?”一只纤纤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馨馨公主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面前,神情好生委屈:“焰,我弹的很难听吗?”

焰回过神来,柔柔一笑。

“不会,很好听。”

“可是你根本没有在听,从始至终你的眼睛都没有认真地看我。”

他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对不起,我走神了。”

馨馨瞪着焰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无法对那张满是柔和的美丽到不行的脸发火。这样的她连站在一旁的她的贴身侍女都觉得十分难得,一向任性娇纵的公主居然也有这么耐心的时候。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