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0章: 疑思百转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0章 疑思百转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说这世间当真还有人能与之相配的话,那一定是已经不在的上官阁主了……”颜虚冰喃喃细语,似乎是在自语,但这话却是丝毫不差的落入了慕千痕耳中,他的心里犹如被弦波动了一般,有一种无言的感觉开始弥漫。

“颜堂主的意思是……?”慕千痕故意装做与己无关的样子,假意问道。

颜虚冰却是慌忙掩饰,虚弱道:“阁主莫见怪,我失态了。”他苍白的脸上露出寂寥的神色,格外的让人感到脆弱。

这事关系到清仪,慕千痕怎么可能放弃追问呢?只听他道:“我这阁主先上任不过各把月,这阁中的许多事务都不太清楚,尤其是这画中人,适才没发现,此刻一看,正是当日上官遣来找我之人,只是不知为何,这阁中人似乎对她都不太熟悉。”慕千恨好奇问到,故意将自己和清仪之间的情意掩去。

颜虚冰的神色更为落寞了,自怜道:“药师与上官阁主虽说名分未定,当阁中的人都知道,她是上官阁主未婚妻,所有人也将她当阁主夫人一般尊重。可是如今上官阁主走了,药师却事不知所踪,此事难免会落人口舌。只是我知道,他二人素来恩爱,药师不懂半点武功,上官阁主定是怕她受到伤害,将她妥善安排了。”他的字语间透露出来的却是对清仪的感情,慕千痕可以很明白的感觉到,但是最让他心里芥蒂的却是清仪和上官天鉴的关系,如果颜虚冰所言非虚,那么清仪对他所说的就是假的。想到清仪所种的种种都是在欺骗他,顿时间,心口就如利器撕裂般疼痛。

如果清仪一直都是骗他的,那么她所做的不是因为上官是她的兄长,而是……这样的答案真的是让他心如刀割,有被欺骗的愤怒也有被伤的心寒。他付出了真心,怎能容她这般践踏?上官天鉴活着的时候压了他十年,死了还敢摆了他这么一道。双拳紧握,青筋爆出,慕千痕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的伤悲愤慨全压下。“看来今日真不是谈事情的日子,也罢,我先回去了,颜堂主也不要多想了,保重身体要紧。”

即使他再装的若无其事,那沉重却有些紊乱的脚步还是将他内心的情感泄露了。此时此刻,他真的是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回到泰山,好好的问清楚。回到凌烟阁,慕千痕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只见无妄苦着脸,焦急的很。

“阿弥陀佛,慕施主,和尚有付你所托,清仪施主……不见了!”无妄低着头,不敢直面慕千痕。

不见了?此时此刻,慕千痕听到这样的消息,不自觉的就将方才颜虚冰所说的联系起来。这算是她的诡计吗,无故失踪,当自己是功成身退了吗?难道她就不怕他将上官天鉴的心血撒手不管吗?上官天鉴都已经死了,难道她还要跟他陪葬不成?慕千痕的脸上布满了阴霾,仿佛那暴雨将至的前夕。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无妄不住的念佛,懊恼十分。

“无妄又何必妄自菲薄,是我将你拉入了这尘世里,扰了你的清修。”慕千痕没有将气撒在无妄身上。

无妄摇摇头道:“和尚的修行是越来越差了,怨不得谁的。今日和尚特地跑来告诉你,是因为这之后和尚要回山上去了,清仪施主那边,你可要多多抓紧了。”接着他将今日来发生的多次遇袭之事详细说出。

慕千痕听他说了,心里也是一惊,似乎,这事不像他预想的那样,听到现场的狼籍的时候,又有担心迷上他的心房,清仪会不会出事?她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

说完了一切,无妄便告辞了,眼下的慕千痕,若要找一个人,自然是有大把的人可以使唤,无须他的参与了。

送走了无妄,慕千痕心中真的可谓是百感交集,如果颜虚冰说的不是事实,那么自己这样的猜忌对清仪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但是颜虚冰又有什么理由来骗他呢?无妄自然是不会说谎的,那又是谁在背后想对清仪下手呢?众多的迷团萦绕在脑海里,一时间倒真让他难以理清。不过无论怎样,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清仪,找到了她才能知道什么是事实。如果清仪真的玩弄了他的感情,那么就不要怪他用今天得到的一切来对付她了。

睁开眼,已经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了。环顾四周,这房间布置的极为雅致,那窗口摆放的兰花,墙上挂的字画,以及周遍的摆设都是她喜欢的,这样了解她的喜好,也只有那个人了吧,只是,若真是的话,应该是迫不及待地想找她对峙才是啊!

“清仪姑娘可喜欢在下所布置的这个房间?”刻意假装的声音将清仪拉回现实中。

转身一看,这是谁?清仪脑海中浮现一片空白,似乎这与她所设想的不太一样,难道她想错了?但是能这么明白她的喜好的又有谁呢?眼前的这个人一声白袍,脸上戴着银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而这双眼睛,却给她陌生的感觉,在她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眼神,那么的坚定,却又有温柔,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潭,将自己的眼神不自主地往对方的眼里看。

“手下人不知轻重,不知道有没有得罪清仪姑娘。”这白袍人彬彬有礼道。

怪人!清仪在心里嘀咕,这个人很可能是她认识的饿,但又无法让她和任何人联系在一起,一定是他平常掩饰的太好了。这样的一个人又这样的装束,不是怪人才怪。

“小女子别的不会,让自己舒服些的办法还是有的。阁下的人那么厉害,小女子除了乖乖就擒外还能怎样?”清仪别过眼去,故做轻松道。

这白袍人见清仪别过眼,眼中一闪而过惊讶。“凌烟阁的药师能医死人肉白骨,这样的一个奇女子怎么会是一个弱女子呢?”

这无疑是凌烟阁内部的人。清仪在心里肯定,除了凌烟阁的人,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她的身份。上官天鉴把她保护的那么好,江湖人很少知道她的身份,更不用说名字了。“阁下谬赞了,如果清仪真有阁下说的那么厉害,上官天鉴还会死吗?”清仪挂着淡淡笑。

“人若能什么都做到,那便是神了。”白袍人道。

“到了此刻,清仪还不知道阁下是谁,不知阁下能否赐教呢?”

“名字只是一个称号,姑娘愿意怎么称就怎么称。”

“真的?”清仪眼中闪过狡颉,“看你一身白袍,给人感觉怪怪的,我叫你白袍怪人应该可以吧。”

“姑娘不介意便可。”这白袍人丝毫没有在意,依旧是有礼的样子。“姑娘也有许久没有进食了吧,不如移驾客厅如何?”

清仪也是不拒绝,“阁下盛情,清仪岂有不从之礼?”

……

红茗一指一指的划在桌上,直到有夜色深透,她等的那个人才出现了身影。她整整等了三个时辰,心里积压了满满的怒火。“你好大的架子,我等了那么久才能见到你。”

“没办法,有贵客在,总不能怠慢了。”来的正是被清仪称为白袍怪人的那人。

“她真的已经落到了你的手里。”红茗质问道。

白袍人直言不讳:“你我约定谁先得手她便归谁,你又何必动气呢?”

红茗紧咬着牙,拍案而起,恨恨道:“你从来没说过你对她会有那样的心思。”

“一个男人对那样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你说,该有怎样的想法呢?”白袍人笑着说道。“不是所有人都似你那般,对这样的美人也下的了手,语气让你杀了,倒不如让我享用了。”

红茗利剑出鞘,直指他咽喉,厉声道:“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够资格吗?”白袍人双指一夹,竟将红茗的长剑折段,“我还真该感谢,若非你那么恨她,又怎么会对她的一切那么了解,而正是有了你这些信息,我才能抓到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也能讨的她的欢心。不过你也不必担心,等我玩够了,自然会把她给你,到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决不说半个字。”

红茗看着自己的断剑,倒也能沉的住气,五年都等了,难道她还怕再多等几天吗?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她今天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也罢,眼前这个人比自己高明多,如果和他硬碰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红茗姑娘,不是我为你可惜,实在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来,这药师就是一个依色侍人之人,现在的慕千痕是她的裙下之人,而先前在她身边的展风,啧啧啧……就不说了。可是上官天鉴却是那么的宠她,自己死了还要把她安排好。却忘了在她身边待了那么多年的你,也不想想,当年陪他打下江湖的是你,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也是你,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出现,现在的你,说不定可是上官夫人哦。可惜啊,可惜,硬是把你这么一个大美人逼的……”

“够了,你说够了没有?”红茗胸口起伏的厉害,她恨,怎能不恨,“你又要我做什么?”

“不是我要你做什么,我是帮你出气啊。”白袍人循循善诱,“一剑杀了她也太便宜了,你要报复就要把她身边的人一点一点的全都杀了,让她孤立无援。”

“你什么意思?”红茗狐疑问道。

“展风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他是北方两大家族之一展家的人?凌烟阁原本有意统一整个江湖,但是由于那个女人的个关系,上官天鉴才放弃攻打北方,如果你要报复,就把那个女人在乎的都毁掉。”

“你的意思是……”

“说服慕千痕攻打北方展陆两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 故人遇,逝情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