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4章: 如卿所言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4章 如卿所言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说这样的生活就是一个囚犯的生活,她倒是乐于如此。每日里只要浇浇花,逗逗鸟,还有一堆人伺候着她的衣食住行,另外还有人不时的对她恭维几句,这样的日子,既清闲又舒适,倒着实的不错。

“清仪姑娘今日过的可好?”惯例似的,那个白袍人又出现在她面前。

“很好啊!”清仪已经不想去问这个一身蒙面的白袍人是谁,对她来说,这些哦度是毫无意义的。这大半个月来,他表现的殷情,对自己的照顾可谓是关怀备至,若是要害她,那未免太多次一举,若是以为这样就能让她感激涕零了,那更是妄想,那么她又何必费心想其他呢?

不愧是凌烟阁的药师,上官天鉴的女人,即便是受制于人还是这般的泰然处之,她仿佛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忧情。倒是自己有些按捺不住了,这样的一个女子,他仰慕了那么多久的女子,他有些动摇了。“难道你丝毫也不想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吗?”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和她比耐力,谁怕谁?清仪对着他妩媚一笑,眉眼间有着动人风情。“公子若不说,清仪又何必问呢?这十多天,公子并没有为难清仪不是吗?”

她笑的是如此的灿烂多情,忍住澎湃的心情,白袍人道:“在下所做的一切皆是出于对姑娘的一片爱慕之心,只是如今时机未成熟,不便公开自己的身份,加以时日,当姑娘看清在下的真心时,在下定会给姑娘有一个惊喜。”

只怕到时惊的是她喜的是他吧!“哦,是吗!”清仪不置可否,即便是真心又如何,她不想要的无论是再真的心也是枉然,“清仪何德何能,让公子如此的厚爱呢?”

听到这样的回答,白袍人有些失望,她是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吗。自己所做的一切对她来讲是一点意义也没有吗?他给予她美丽的衣物,舒适的生活,呵护倍至的关怀,极尽礼貌的待遇,却是让她连一窥他真容的欲望也没有吗?你真是一个薄情的女人,但却让我如此的难以割舍。这世间,只有他对她的情是最真最深,只有他配得上八面玲珑的她。

清仪故意不再看他,无心地把玩着手里的物什,想和她耗,那就看看谁能耗到最后,她就不相信他会不露出狐狸尾巴。

慕千痕很有些心烦气躁,派出找清仪的人至今还未有回复,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清仪,你可知道我有多心急?翻着下属送上的关于朔北展家与陆家的所有信息,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依自己对上官天鉴的了解,那么好的一个一统朔北的机会,他怎么会不利用?五年前展家长子展风无故失踪,遍寻不得,展家家主展林岳中年失子,大受打击,展家一时间颇为混乱,展林岳更是呈半退隐状态。而陆家家主在次年身亡,陆家所掌的帮派由其年方十七的女儿陆霜衣所掌握,这样的局势应该是坐拥朔北的大好机会,为何上官天鉴没有利用呢?竟然是看着陆家坐大,陆霜衣羽翼渐丰,这实在不像上官天鉴的作风啊!

展风,展风……难道清仪身边那个男子就是这朔北展家的长子展风?那夜来试探自己人应该就是展风了,无妄不是说出他刀法的出处了吗?眉头凝成川字,清仪,你告诉我你是上官的妹妹,为什么别人都说你是上官的女人,清仪,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在哪里?

红茗伫立一旁,见慕千痕愁思涌面,开口道:“阁主可是为朔北展陆两家的事情烦恼?红茗斗胆说几句话,前任上官阁主因为一些不便说的原因放弃了攻打朔北的机会,阁主你若再姑息他二家坐大,以后怕更难有机会了。”

“此话怎讲?”慕千痕见红茗这么说了,知道她定是有下文,便故意问道。

“陆霜衣虽为女子,年纪不大,但她的手段凌厉的很,且她本身也不知从何处学来一身高明功夫,极难对付。在她的领导下,陆家的势力越来越大,且有消息说,展陆两家已经有联姻的意愿,如果让这两家结合,那对付起来就更不容易,所以属下认为,眼下阁主已讲阁内图谋不轨之人拿下,已无后顾之忧,便当即刻攻下朔北。”红茗不紧不慢道。

蓝魂立于慕千痕另一侧,他不留痕迹地望了望她,心中很是复杂,这些在药师的计算之中,她在离去时就说过红茗是不会罢手的,对展家她迟早要开刀。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早,是不是她知道药师身在何处呢?红茗啊红茗,你可知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竟会是药师!

“蓝魂,你认为呢?”慕千痕问道。

“属下并无异意,全凭阁主做主。”蓝魂毫无波动的说道。

慕千痕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事我会好好考虑,你们先下去吧!”他屏退了二人,这几天,他为清仪的事一直伤神,心一直无法做到平静。

红茗冷冷的看着身旁的蓝魂,他们共事七年,这蓝魂始终不言不语。对上官天鉴却是忠心的很,这一次他怎么没有阻止。

“红茗,你会放弃吗?”夜色中,蓝魂沉闷道。

红茗心一跳,他真的是全都看出来的,转而她冷冷一笑,既然看出来了,他也该知道自己是不会放弃的。“你想说什么?”

“如果哟偶一天你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错的,你会后悔吗?”

“你以为我会错吗?”红茗拂袖离去,她怎么会错,自己今天之所以什么也没有还不就是那女人害的,她会错?

原来这一切终究是要发生的,或许真如药师所说,他们两人只有拼死相依了。思绪会到药师离去前的一夜,那一夜于他,真的不真实……

“蓝魂,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对吗?”清仪背对着蓝魂,缓缓道。

“阁主已经对属下说明。”一如既往的,没有悲喜的回答。

“我哥的身子,你也看到了,他撑不住多久了。蓝魂,你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他不知道,自上官天鉴当年救下他,他便只想过为上官效忠,其余的不曾想过。

仿佛意料之中,清仪无奈一笑,转身看向他,上官天鉴啊,上官天鉴,你那样狠绝的人还有这样效忠的人,你,何其有幸!“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守护的,蓝魂,对我哥,你是忠,那你的情,你又置于何地?”

他猛然抬头,她看出什么了吗?

“红茗当是恨我入骨,女人的嫉妒和怨恨就像是附骨针一样刻骨铭心。我这一走,她只怕是更恨我了,蓝魂,红茗的性子你是知道的,爱了,倾尽所有;恨了,不死不休。她恨我夺她所好,恨到了骨子里。这一些,你也是知道的吧!”

他自然是知道的,看了那么久,那人的心思还能看不透吗?可他又能做什么,因为看透所以知道无望。事实是不能讲的,如此燎原的怒火,自尊又卑微的深情,若让她知道了真相,只怕她誓死也要随着去了。

“她太执拗了,我哥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才出此下策。心火伤已,让她这样下去,只怕还没杀了我,她不是把自己逼疯就是逼死了。蓝魂,她最少的便是你的隐忍,你最让我欣赏的就是这份隐忍。可是你的隐忍不发只会苦了你自己,难道你就要这样看着她一步步癫狂吗?我哥的死是避免不了的,但你们呢?难道你们也要跟着毁了吗?如果你又这份隐忍,又为何不能和她拼死相依呢?”

拼死相依,就怕是死了也不能再一起吧!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愿意这样,但是他知道她的性子,刚烈执拗偏激,他也知道她一旦知道了一切注定是死路一条,所有的人宁可瞒着她,即便她的偏执伤了他们,他们也要瞒着她,恨总好过死。而他自己,自心沉沦那刻便知无望的,他只想静静看着她而已,静静看着,不离不弃。他这一身注定是奉献给了那两人,一个是救命知遇之恩,一个是刻骨铭心之情。

“红茗心火太盛,我的药只能让她心神安宁些,治标不治本,而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为我哥做最后一件事。蓝魂,红茗你要多照看些,她那样的性子,难免为一些野心之人所利用。共事多年,她对你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情谊的。总有一天,我会了解我和她之间的事,只是,我料定她不只会对我动手,只怕对朔北展家也逃不了干系,展风与我,在她眼里早就是不容了。所以,蓝魂,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可笑的是,我和她的仇只是一个误会……”

蓝魂沉沉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迟早会来,他不想拂了她的意,若惹恼了她,自己心里难受也就罢了,若让她的火气更旺了就……既然药师算准了一切,那就等药师回来了结吧,别怪他自私,只是他不愿,见她不悦!

……本章完结,下一章“ 魂茗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