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5章: 魂茗殇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5章 魂茗殇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在城中?!这样的答案让慕千痕极度的震撼,经过数番的寻找,他的人马竟然告诉他清仪在城中?这怎么可能!但他怎么会质疑“暗”的能力呢?那可是他隐忍十年训练出来的人马,又怎么可能给他错误的消息呢?谁能想到,这十年来他人虽未入江湖,行动却从来没停过,这批人虽然只有二十来人,但是却是集暗杀,刺情于一体的死士。凌烟阁他本是不屑的,如果再给他十年时间,他能创造的成就决不会低于上官天鉴。只因一个上官天鉴,他此生最大的敌手,一个清仪,他一见倾心的女子,这两人让他改变了自己先前所想的。坐上这个位子,他就不甘心只是就这样子,只是,清仪,他想娶她,想和她相守,一起坐拥整个武林。可是清仪,你在哪里?在她身上,他不能自制的投注了自己所有的深情,所有的牵挂,清仪,你究竟在哪?“我要一个完整无缺的她,尽快找出她的下落。”慕千痕镇静的将命令传下。无论真相怎样,无论她是骗他还是没骗他,他目前想要的就是她回到他身边。

为何,你从不会将眼神落在我的身上,即便那些日日相见的日子里,你都不曾多看我一眼?轻抚着细腻的容颜,看着她面庞上恬人的笑容,白袍人眼中尽是温柔。“虽然你和他将我害成这样,但对你我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唉,可悲的是你对我一点情意都没有。”可悲的还有自己,也只有让她静静沉睡的时候才敢将自己心里的话尽数吐出。“我本想待上官天鉴归天后夺下这凌烟阁,无奈你又请来了慕千痕,那个男人,对你也爱的不浅。清仪啊清仪,你请的人好厉害,不但慑住了那些人,连我也不得不收敛了羽翼。你可知我既要这凌烟阁也要你啊!当年初遇你时我便想要你,无奈上官天鉴先行一步,但他如此待我,当真是欺人太甚。我怎么甘心,你的错也该由他来担,老天有眼,让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死于伤痛,本以为他死了,你该归我了,原来,原来你竟然是从未对我上过心的。我将你困在这月余,你难道一点也没有感觉我对你的情意吗?”白袍人颤抖地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如对一件至宝一样小心翼翼。而躺着的清仪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静静地睡着。

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清仪随意翻了个身,这却让那白袍人立刻停止了举动,再也不敢做什么。最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因为爱你,所以不想勉强你,清仪,放你走,我办不到,我受够了远远看着你的日子,绑你在身边,你竟如此不看我一眼,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待你……”恋恋不舍的望了望睡梦中的清仪,白袍人最后还是离去了。

终于走了,清仪睁开了眼,立刻在自己的额上拼命的擦了擦,脸上的神情仿佛是被亵渎了一般。居然敢在她的茶里下迷*,这未免也太小看了她吧,若论用药,世上找不多几人能胜了她。此刻她脑海中可开始搜寻可能的敌人,可是,却是怎么也想不出对方会是谁?方才的话于她来讲,当真是笑话一番。爱她?可笑啊,用这样的方法来爱她,连正面都不敢和她对照,这样的人,她上官清仪,看不上。自然而然的,她想起了慕千痕,怀中一直揣着他送的木梳,这样一把普通的梳子,自己竟然是舍不得丢,自己是真的对他动了情吧!那几日在山上的日子,时时在脑海中浮现。原来,自己要的是那样的日子,闲云野鹤,清闲自在,那些日子里,他为她梳青丝,为她做饭菜,一起看行云流水,听暮鼓晨钟,即使自己怀着那样的心思接近他,引诱他,但动心的有怎么只是他呢?那样清闲的生活,为她梳头时温柔的眼神,怎不让她芳心迷动。

“千痕,我终究是要负你的。”她轻声叹息,终于明白为何上官天鉴执意如此了,“哥,恨好过死不是吗,活着终究是最好的。”清仪神色戚戚,趁自己和千痕之间还没有到刻骨铭心的程度,就此不见吧,千痕遍寻不着她,最多会以为她骗了他,难道还会放弃到手的天下第一阁的阁主之位吗?

一时间,她再也没有半点睡意,倚望夜空,却是孤寂的连颗星星也没有。无言发呆了半刻,却发现有人靠近。“谁?”清仪警觉问道,待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时,她却是淡淡一笑,“你终于出现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红茗。趁着夜深,别人都已经休息,她才来见这个她最恨的人。看着清仪的神情是厌恶,为何上天要给了她这么一副倾城的面容,为何要让她毁掉自己的幸福。“你知道我会来?”

“恨我的人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你是最恨我的。更何况,凌烟阁里见过我的人便不多,更能知道我的行踪的,除了你还有谁呢?只是我不知道,是谁帮你找到了我!”清仪平静的说。

红茗冷冷一笑:“不要把自己讲的多厉害是的,最后你不是落到了我手里。”

“我在这都一个月多了,你怎么不早些来看看我呢,毕竟我们也认识那么多年了。”清仪带着淡淡笑,平静说道。

红茗看到她这副神情,心中火起,她就是凭这副样子迷惑男人的吗?“我是很想来见见你,可是我怕见了你会不小心杀了你!”红茗咬牙道。

“那你是来杀我的吗?”清仪依旧笑道。

红茗虽想杀她,但有言在先,也只能忍着。但清仪的神情却让她看着生厌,甚至忍不住要杀了她。

清仪看她神情知道自己是惹怒了她,只能叹息道:“红茗,有时候眼见的未必是事实,为何你不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他人已经不在了,你为何还有苦苦执着于过去呢?”

“人已不在?!”红茗凄惨一笑,“他以不在了,我本该也随他去的,但是我不甘心啊,因为你,我不甘心就这样死了。明知道我以他为天,明知道我会生死相随,可是你,就这样亘在我和他之间,是你毁了我,夺走了我一切,我真的恨不得杀了你!”红茗利剑遥指,怨恨道,那眼中的神情是恨是怨是毒。“为了你,他明知道我对他的情有多少,却还要逼我发下不得害你的毒誓,你说,我怎么能不想杀你?”红茗越说越激动,激动之下利剑直逼,几乎要将清仪斩于剑下。

清仪步步后退,直视着红茗。“你那么恨我,那杀了我之后,你又想怎样。”

“杀你这后,我以死谢罪。”红茗杀气更盛,举剑便刺。

“噌”横里飞来一柄飞刀,将长剑挑开,一道人影飞身而入挡在清仪和红茗之间。

红茗看清来人,不屑道:“蓝魂,你跟了我那么久,终于敢出来了。怎么,你以为你能阻止的了我吗?”

蓝魂的神情依然木然,低声道:“红茗,事情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不是我认为的,那你认为是什么样的。”红茗怒道,“闪开,你要为这个女人出头吗?”

清仪重重一声叹息,她能算到许多,但更多是不在她的预料内的。事情的发展让她很是无奈,蓝魂啊,蓝魂,你何苦为难自己呢?你不来我也有自己的办法啊!

“红茗,阁主不会想看到你这样,你放手吧!”蓝魂规劝道。

红茗脸色更是难看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向着这个女人,蓝魂,我们共事那么多年,你也要向着这个女人。她心中的仇恨全然被挑起,恨恨道:“如此,你就替她陪葬吧!”话语一落,一把丧魂针射出,身子也是径直逼近。蓝魂一手将清仪护住,一手挥舞刀刃将丧魂针扫落,面对杀气极重的红茗,他本能的使出杀招,但一招未尽便落下,硬生生的受了红茗一掌,毫不吭声。

“啊!”清仪一声轻呼,“蓝魂,你何苦如此!”红茗的一掌可不轻,他极可能受伤了。

“闪开!”红茗一声吆喝,见蓝魂为了清仪连命都不要,更是火大。一剑挥下,又刺向他身后的清仪。

“不可以。”蓝魂握住剑刃,任自己的血往下滴落,他望着红茗嫉恨的眼神,低声道:“不可以,红茗,收手吧,不要逼我动手。”

红茗见他为清仪如此不顾自己,对清仪更怨上几分,她抽回剑的同时却一掌拍开蓝魂,“我要做的,谁也阻止不了。”眼见红茗的长剑离清仪只有半寸,蓝魂却又已肉掌握住了白刃。

清仪低声惊呼,好傻的蓝魂啊,她忍不住道:“红茗,你真忍心害他吗?”

“害他的是我吗?”红茗死死盯着她,“是你害他的,就算他死了,也是你害的。”

“红茗,对不起!”蓝魂突然低声道,竟一刀刺入红茗体内。

鲜血顿时涌出,迷红了人的眼。“你!”红茗不置信地望着他,她怎么相信,他竟然真的对她动了手呢。“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要杀我,蓝魂,我们共事七年,你居然要杀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拼死相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