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6章: 拼死相依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6章 拼死相依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仪也是一时惊呆了,蓝魂怎么可能会杀红茗呢,他爱她啊,爱一个人怎么能下的了手呢?他对红茗的情决不亚于红茗对上官天鉴的爱,他怎么下的了手,对自己所爱的人下手,他心里的苦又会是怎样的浓郁。这样的局面又怎么不让她大惊失色,难道……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如此,也不能阻止我杀了这个女人!”红茗狠狠地看了蓝魂一眼,竟不顾自己身上的饿重创,又一剑挥向清仪,这一次用上她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怨恨。

“不要!”清仪被蓝魂推开的那一刻,顿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惊呼之下,却被狠狠地推开。待她回过头来,却看到红茗的利剑穿透了蓝魂的胸膛。笑了,蓝魂却是笑了,他看着也惊呆了的红茗,眼中满是深情,化都化不开。

“蓝魂,世上路那么多,你怎么选最傻的!”清仪忙是要为他们止血,但蓝魂那一刀已伤了红茗要害,而红茗尽力使出的一剑更是伤可蓝魂心脉。

“药师,活着并不一定比死了好!”蓝魂如释重负说道,他这一句却让清仪顿时住了手,怔怔地望着蓝魂,他的平静让她知道,这是他想要的,可是,自己怎么能让他们死,怎么能!

“为什么?”已经迷离的红茗不解问道,他这样的眼神她从未见过,难道……这怎么可能?

“初次见你,遍爱煞了你火红的裙装与鲜烈的性子。”蓝魂嘴角流出血来,却还是笑着。“红茗,听我一次,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药师,就让我们这样好吗?这一天,我等很久了……”大口的鲜血不住的从他嘴里涌出,从来没有靠她这么近过,从来没有,能在她的眼里看到自己,真的,很好……

清仪有些失神了,为什么蓝魂会笑的这么满足,为什么他要这样,她难过的别过头去,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

红茗无力的倒下,她的剑还在蓝魂的胸膛,而蓝魂的刀也深深的刺在她体内。她依旧不解,但越来越迷离的思绪已经让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问,只是呢喃着:“为什么……”

蓝魂吃力地挨近她,每靠近一点,红茗的剑就刺的深了一分,但他却是感受不到痛楚一般,就那般吃力却又尽力的靠近她。终于,蓝魂将红茗揽在怀里,靠在她耳边,低声诉说,虽看不见红茗的神情,但他相信肯定是难以置信的吧。“这件事,到了下面见到他,相信你一定会听到满意的解释的……”

清仪捂住了嘴,她突然好想哭,但眼泪偏是落不下来,静静的感受他二人的气息越来越薄弱,直至消失,她就这么看着他们渐渐死去。这一切是谁的错,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当初的意愿只是要红茗好好活着,为什么最后连蓝魂也死了,是她错了吗,是她高估了自己吗?哥,这是怎么回事,哥,我该怎么办?心里是像堵了一块石头般沉痛,她宁可不要看见。一步步后退,一点点心碎,清仪的心乱了,很乱很乱。

“出了什么事?”白袍人出现在门口,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匆匆赶来的。待看到地上的两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急忙扶住清仪的双肩,关切问道:“清仪姑娘,你没事吧!”

清仪看着眼前的人,眼神先是失措的,继而渐渐转冷,拨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冷冷一笑:“你又何必虚情假意,我虽不知道你和红茗什么关系,但我至少还知道你一直就在外头看着不是吗?红茗一到你随后就跟在后头了,你隐藏的好啊,蓝魂也没发现,你到底是谁?冷眼看着他们互相残杀,又对我虚情假意的关怀,以爱我的名义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将真面目藏在那拙劣的面具后,怕我认出你吗?”

白袍人后退几步,看不清神情,他只看着清仪,心中却是颇为不平,他是躲在暗处看这场戏,红茗也是他激来的,他本欲在红茗和清仪起冲突的时候出现,他只是想让她看看他有多爱她,只是谁料到蓝魂会出现?这一切也皆是出于爱她的心,难道他这么做错了吗?此刻他不禁为自己感到委屈,却忽略了何以清仪竟能知道他藏身暗处呢?“清仪姑娘怕是误会了,在下是听到了响动才过来的。”他试图掩盖。

“何必再假惺惺,你故做高雅,我陪你玩;现在,他们死了,你还想怎样?”清仪为红茗和蓝魂的死深受打击,眼前的白袍人正好做了她出气的靶子,也不管后果,将所有的怨恼都往他身上推。

“清仪,你误会了!”即便她说的是实情,自己又怎么可能承认呢?

“是吗?”清仪面色一沉,“我早该除了你!”出人意料的,只见她一掌打在那白袍人身上。

“你!”白袍人被清仪一掌打飞,体内气血翻腾,最让他意外的是她居然会武功,巨大的惊愕让他险些忽略了自己受的伤。

“奇怪我会武功是不是?”清仪冷哼一声,“上官天鉴功夫那么高,她身边的人没个三两下还不让人笑话?”她一步步上前,有要将白袍人杀死的意图。

白袍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清仪一掌重创,咳出血来。“清仪,我们可以静下来谈谈。”这样的清仪是他不曾见过的,那冷冽的眼神像极了上官天鉴。

“好好谈谈?”清仪止住脚步,不再上前,“你给我马上滚,否则我真杀了你!”突然的,她态度斗转。

白袍人见状,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但他见清仪脸色不佳,似乎有些不适,刚要说什么,夜空中响起数声尖锐的笛声,白袍人一听那笛声,果真逃逸而去。

清仪见他真走了,不由身子一委。跌倒在地,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她捂着胸口,脸色惨白的让人担忧。却见他惨然一笑,自语道:“哥,看来,你我相见的日子也不远了。”耳闻不远处传来衣衫翩飞声,清仪不由一惊,难道是那怪人去而复返不成?心急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清仪!”伴着一声痛心的惊呼,慕千痕飞跃到她面前,将清仪抱住,神色又惊又喜,人真的找到了,但眼前的情形又是怎样?

“千痕!”清仪讶异万分,看到慕千痕脸上的关切焦急的神色,她想安慰的报以微笑,却力不从心的晕倒在慕千痕怀里。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慕千痕将清仪横抱起,这才发现蓝魂和红茗的尸首,看那情形,却让他颇为困惑。身后的属下也纷纷赶来,慕千痕强自镇定道:“将他二人的尸首带回去,立刻查明这庄园归谁所有。”说完,他马不停蹄地抱着清仪前往凌烟阁,清仪的状况让他心焦,同时他心里也在暗暗发誓,若让他知道是谁将清仪害成这样,他定样让那人十倍奉还。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生死由天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