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7章: 生死由天定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7章 生死由天定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你真残忍,我不要每天被人仇视。”屋内,年轻的少女撅着嘴,不满道。

“清仪,我们上官家的男丁从来就没有活过二十五的,今年我已经是二十五了,虽借你之手延我五年寿命,但感情的事我还有什么资格奢望。她的性子我比谁都清楚,她对我的情意更是深似大海,于她我是天。若我死了,她是决计不会独活的,我又怎么能要她陪我一起死呢?”身前的人正是上官天鉴,他冷毅的脸旁上难得的出现柔情。

“嘿嘿!”年少的清仪促狭道,“哥,你喜欢她对不对,否则怎么会舍不得她陪你死呢?”

“你这孩子,人小鬼大。”上官天鉴宠溺道。

“我十四了,哪还是孩子啊,要不你怎么会要我假装你的女人呢?”清仪少年老成道。

“清仪,我们上官家的人哪还有资格谈感情呢,我上官天鉴成就一方霸业又如何,这上官家的血脉到我这就够了,这痛苦到我们这一代也该了结了。即便让她恨我,我也要让她活着,活着,世上最平常的权利,上天却吝啬地不肯施与我们上官家,纵使天纵绝才又如何呢,没命享受。清仪,义父总说你冷情,那就请你帮帮我,好吗?”

看到平日里冷酷无情的哥哥流露出哀求的神色,她还能怎样,是啊,她本就冷清薄凉,这世间她只在乎哥哥和义父,那别人的怨恨别人的嫉妒,她有什么好在意的?“好,哥,我答应你,假装你的女人,瞒过所有人,让她恨我好了。”清仪青涩的脸上有着不一样的成熟,看是天真笑容后,却是心底浓浓的悲哀。上官家的男子活不过二十五,女子活不过二十,上官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天资聪颖,别人学十年的功夫他们一年就能学会,可是,没有命享受啊!

“哥,她终究还是死了。”眼角流出两行清泪,清仪呢喃着,这泪是为上官天鉴,为红茗为蓝魂,也为自己。义父曾说过,她性情冷淡,看似薄情,若此生终不动武,以她的医术,绝对可以活到三十的。可是,她终究还是动武了,终究还是逃不过那二十之劫……

“清仪,你醒了,好些了吗?”睁开眼,看到的是慕千痕关切的面容,深情的眼眸。“千痕!”清仪哽咽唤道,眼泪却是流的更欢了。是否,他们之间的结果会更凄惨?上天早就注定好了不是吗,她逃不过的……

她的眼泪让慕千痕的心揪着般疼,见过她妩媚的样子,娇笑的样子,羞涩的样子,但是,泪,他从不曾将它归于她。眼泪似乎不该是她该有的,妖娆的,聪慧的,城府极深的清仪不该流泪的。将清仪扶起,抹去她的眼泪,慕千痕只将她抱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聆听自己的心声,对她的心疼,无需言语。

“他们的尸身呢?”清仪看着慕千痕,开口道。

“还没下葬,等着你的意见呢!”慕千痕柔声道,生怕让她有丝毫的不适。

“将他们安葬于我哥墓旁好吗?他们因我而死!”清仪眼里蕴着泪,恳求道。

慕千痕怜惜地抱着她,那些以往的猜忌,那些怨恨,此刻都已烟消云散,真也罢,假也罢,那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她在他怀里就好!“一切都随你!”轻声对她说道。怀里的清仪柔弱的让他心疼,眼前又掠过发现她时那惊人的情形,心里一阵后怕,万一他去迟了一步,是不是就会永远的失去她?此刻,感觉到怀中的清仪,柔弱的不仅是身子,还有她的内心,那看似迷雾层层的内心,此时定也是柔弱的。

若时间就此停止,若悲哀也就此止住,那该有多好啊!清仪靠在慕千痕在胸口,汲取他的温暖来给自己伤感的心安慰,原本是打算永远不见的,此刻她却是幸亏有他在身边。从来她都不曾脆弱过,万事有上官天鉴帮她撑着,她不会怜悯别人的苦楚,笑看世间的聚散。但是在看到红茗蓝魂死后,她却是冷到了心里,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助却没有人可以依靠,幸好,有他在身边。哥,你死了,我不曾哭过,只因我知道你终究会死的;可是他们,一起生活五年了,怎么能是丝毫感情都没有呢,不在意料之中的发生,真的让她,也感觉孤独了。

“清仪,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慕千痕深情道,“告诉我,是谁伤了你,杀了他们?”

是谁?伤她的是她自己,是因为她冲开了义父在她身上设的禁制,才导致自己气血不畅,内息反噬。谁杀了他们?这些她不愿再多说了!“千痕,别问了,我不想再说了。”清仪躲避道。

慕千痕只当她是害怕那段经历不想再多说,嘴上便是答应不再过问,心底却是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出凶手,他怎能让伤了她的人安然无恙?

清仪紧紧地依靠着慕千痕,她不想去想了,不想了。如果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还有什么意义?未来已经远离了她所预料的了,就让她自私的多依靠他些吧,结局早就注定了不是吗?

却是有人当真是不识趣,也不看他二人是如何场景,直愣愣地端着药罐进来,脆生生道:“阁主,药煎好了。”

清仪有些窘迫,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她进凌烟阁的途中捡来的孤女,比自己小三岁。她离开慕千痕的怀抱,道:“云幽,把药放下就好了。”

慕千痕这才看了看来的这个女子,眼生的很,一张清秀娇好的瓜子脸上眨着一双灵动的眼眸。“你是谁,原先的丫头呢?”语气中颇有责问的问道。

“千痕,你想吓着她吗?”清仪嗔道,“千痕,我肚子饿了,你让厨房为我做些小菜好吗?”清仪眨着一双水眸,看着慕千痕。

慕千痕何等聪明,怎会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只是他不由奇怪,为什么一个小丫头能让清仪把自己支开呢?但见清仪虽是带着嗔意,却是不容他拒绝的。也罢,他依言嘱托了几句,便离开了。

见慕千痕走了,云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红着眼眶道:“药师,你终于回来了。”

“你这丫头,非要行这么大礼吗,没看到我受伤了吗,难道要我扶你起来不成?”清仪佯装怒道。

云幽忙是起身,有些哀怨道:“药师,你走的不声不响,还只带上展风,难道你就不管云幽了吗?”

看着云幽可怜的样子,若不是自己知道她的底细,还真要被她骗了。清仪道:“好了,我这不回来了,倒是你,这么冒冒失失的进来,也不怕让人看笑话。”

怕被人看笑话的是药师你吧!云幽心里嘀咕,清仪与她名为主仆,实则和姐妹无异,只是自己一直感她搭救收留授艺之恩,将她当成自己的主人看待一样。她见清仪脸色苍白,忍不住上前为她搭脉,这一搭之下,不由大惊,脸色也变了:“药师,你动武了?”

“你这丫头,我平日里任着你,你倒真没大没小起来了。”清仪抽回手,玉指点了点云幽的脑门。平常的大夫也只能看出她受了内伤,又怎么可能看出她藏在内伤下真正的病因呢?

云幽此刻脸上是真的有要哭的神情了,她看着清仪脆弱的样子,虽说早就有了准备,怎么知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是那么的让人难过?药师,你可知,你今年已经十九了。

清仪怎么会不知道云幽心里在想些什么,便道:“有些事,你知道就好了,不要多嘴,千万不要让千痕知道,记得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了吧。”

云幽难过点点头,端起一旁已不再烫的药,道:“药师,先把药喝了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色沉沉愁几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