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8章: 夜色沉沉愁几分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8章 夜色沉沉愁几分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摇曳的烛光忽明忽暗,灯下的展林岳翻转着手里的物神,长叹一声,无比惆怅。若是,为何不认;若不是,又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巧合?手上的此物又从何而来?门外想起敲门声,“爹爹,女儿可以进来吗?”展灵的话语声在外响起。

展林岳开了门,迎进了女儿,又一声叹息:“灵儿,明日你就要嫁进陆家了,今夜你该多休息啊!”

展灵柔婉道:“就是因为明日女儿就要嫁人了,所以特来看看爹爹,往后没了女儿的侍侯,怕爹爹不习惯。”

展林岳放下手中的东西,慈祥的目光落在展灵柔顺的脸上。展灵外柔内刚,在展风不在的日子里,她一个人把家里大理的井井有条。“灵儿,你会不会怨爹没有拒绝霜衣的请求?”女儿是懂事的,要她嫁给陆喧的确是委屈了。

“爹爹,我们欠霜衣姐姐家的,陆大哥虽然有些不方便,但是他是一个好人,这点灵儿还是知道的。更何况展家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而陆家在霜衣姐的管制下却是更胜从前。我嫁了过去,一来可以还霜衣姐的情,二来,陆展两家若联姻了,那对抗凌烟阁也多谢把握。爹爹,陆大哥的为人你是知道,你好有什么好叹气的呢?“展灵懂事道。

展林岳知道展灵说的没错,但身为父母的,都想女儿能嫁一个如意郎君。“灵儿,为了这个家,你吃了太多苦!”

“做为展家的女儿,我丝毫不觉得苦,爹爹,大哥虽然不在,但我一定会将大哥的那份孝心也一同孝敬给爹爹。”展灵坚定说道。

“灵儿,你看看这是什么?”展林岳将手中之物递过。

“咦!”展灵惊讶唤说声来,“爹爹,这不是大哥以前的饰物吗,怎么会在你手里?”

展林岳听她这么一说,知道自己想的没错,但又更是奇怪如果那真是自己的孩子,那为什么……“灵儿,这是我在救下那名叫展风的人的时候从他身上掉下的。”

展灵一听不由更惊了,“爹爹,难道他真是大哥?”

“如果真是你大哥,他为何要隐瞒我们呢?”展林岳反问道,“他与你大哥在身形上略有不同,而且我还记得你大哥的声音,和他也是毫不一样。此外,要知道你大哥性子随意,而我们眼前这个人却是阴郁的。但如果说他和你大哥毫无关系,我又不信,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可如果是,又为什么不和我们知道呢?”展林岳将心中的疑问全都说出。“五年前,你大哥失踪,我便觉得蹊跷,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怎么会一声不吭就失踪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爹,何不直接问问他呢?他不以真面目示人,这其间莫非真有问题?”展灵道。

“不妥,江湖人有各自的禁忌,我留他下来就是为了想知道他和风儿有什么关系,无论是敌是友,我都要弄清楚。我展林岳的儿子,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不见了。”展林岳郑重道。

展灵知道自大哥展风失踪后,爹爹就心神恍惚,对世事也失去了兴趣,原本展家和陆家是朔北两大武林世家,但自那事后,展家的声势已经越来越弱。而今天看到爹爹为大哥的事又有了往日的神采,她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怕只怕,到头来空欢喜一场,陷入更大的绝望之中。“爹,女儿看那展风,虽言语不多,但感觉便不像有恶意之人,或许真的是巧合呢?”展灵说道,却是连自己也有些动摇的。

“是不是巧合,以后就会知道的。”展林岳沉重道,“灵儿,明天你就嫁过去了,爹爹不在你身边无法再帮你什么。展家的刀法太过刚猛,不适合女儿家练,但爹爹平日教你的剑法是你娘生前连的,你好加练习,一般的江湖人也伤不了你。”

展灵点点头,动情道:“爹,女儿会好好照顾自己,女儿放心不下的是您啊,女儿以后不能长半左右,只求爹爹一定要好好的。”虽然展陆两家同在一城,但却是一个城南一个城北,而她嫁人后又怎能日日回来呢?

“傻孩子,爹爹都是多大的人了,还能不好吗?”面对乖巧的女儿,展林岳又恢复慈祥。

本是清亮皎洁的月儿,渐渐隐入了云层,夜色渐渐清冷。陆喧原本清净的院子里也由一层红色晕染,但却透着孤寂和无奈。屋里没有点灯,对于他这么一个瞎子来说,点不点灯又有什么区别呢?只是明日又有一个无辜之人将陷入他们的哀伤里,陆家在外人看来是如此的光鲜亮丽,但骨子里看不到的却竟是悲哀。展灵,对不住了。脑海里浮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天真的丫头也长大了,却要陷到陆家的悲伤里,而他却是无力阻拦。“唉!”长长的叹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特别的能触动人的哀伤。耳边有细不可闻的脚步声,陆喧听到了,却故意的假装。

微弱的烛光渐渐亮起,展风细细端详着眼前的陆喧,什么时候,他的眼睛有看不见了?他只记得,若非当年自己和霜衣贪玩,陆喧也不至于为救他们摔下马,跌断了腿。这份恩情,他是永世难忘的,但他的眼睛又是怎么看不见的呢?他已经不是第一晚潜入陆家了,否则也不能这么轻车熟路地进入陆喧的院子里。陆家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霜衣打理,陆喧几乎终日都在自己的院子里,白日里还有人伺候,晚上却是只有他一人。甚至可以说,陆喧可以说是足不出户的。

“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吗?”门外想起陆霜衣的声音。

展风迅速的藏好身形,而陆霜衣也正好进来。“哥,这么晚了,你还亮着灯。”

灯亮了?陆喧淡淡道:“明日毕竟是个大日子,我怎么睡的着呢,只是霜衣,你又怎么还没去歇着呢?”

“明日是哥你大喜的日子,我要打理的东西还有很多,现在才忙完呢。”陆霜衣难能的露出疲倦的神情。

“是哥让你累着了。”陆喧歉意道:“衣,回去睡吧,好好休息,我坐会也睡了。”

陆霜衣是真的累了,她点点头道:“哥,你要早点睡,这么重要的日子可别让自己累着了。”

“恩。”陆喧淡淡答道,静静等候陆霜衣离去。

展风等到陆霜衣走远了才现出身来,他还未开口,便听陆喧平静道:“阁下深夜见我房里,可是有什么贵干?”

“你知道?”展风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又为何不留陆霜衣在这?

陆喧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波动,只听他道:“我虽说眼睛瞎了,腿也废了,但陆家的功夫也是学过几年的。阁下深夜到访难道是为了陆喧这个废人来的。”

展风的来意连他自己也是说不清楚的,如果说是为了让陆喧放弃娶展灵,那他早就可以露了身份,拒绝这门亲事。但是那日里他既然没说,今日就算说了也未免太迟了。那他来做什么呢?“你若给不了展灵幸福,又为什么偏要娶她?”半晌,展风才道。

原来是为这事,展风温和一笑从容道:“阁下深夜前来就是为了这事吗?陆喧好歹也是陆家的大公子,给自己的妻子幸福还是可以的。至于阁下,陆喧斗胆问一句,阁下是谁,深夜来此为了陆喧未过门的妻子,就不怕陆喧心思想偏了,传扬出去,对展灵的名声可不好。”

展风滞言,自己是绝对不能说出身份的,他冷哼一声,道:“展家虽不像从前,但你若对不住展灵,展家还是有人为她出头的。”说完,他便推门离去,这陆家,夜里阴暗的很。夜色深沉,四处竟是连鸟虫都不愿嘶鸣的,展风疾步走在大街上,这一带都受陆家掌控,也便是又陆霜衣掌握,数年不见,她是那么的陌生。破空声传来,若非他习惯于黑夜行走,还真怕着了人的道。凛凛的剑气直逼他面门,展风身子一转,斜里躲开,方才一逼近,他也知来人是谁,陆霜衣啊,陆霜衣,你果真精明。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夜对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