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19章: 深夜对决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19章 深夜对决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家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有胆来就要知道后果。”陆霜衣冷冷的话语骤然响起,两旁的灯火竟同时亮起。待看清眼前人时,陆霜衣不由惊道:“原来是你!”说话的同时也将攻势停住。

展风见她暂时停手,便伺机察望四方,思量着全身而退,和她动手,他于心何忍!

“你入陆家究竟为何,你是展家的护卫,明天展家的二小姐就嫁入陆家了,你今夜来是何目的?”对于他的身份,陆霜衣还是有怀疑的。那时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渴望,同时若真如自己所想,自己又该怎么面对。

“我便无恶意。”莫大的伤残早就改变了他的声容样貌,但展风还是怕她听出丝毫,故意压低了嗓音。

若是平时,陆霜衣是不会给他多说一个字的机会的,因为只有死人才是最没有威胁的,但此刻,面对这个和那人同名的人,她却变的不敢贸然动手了。只因他那相同的名字,只因他太过神秘,她怕自己再次伤到那人,伤了爱着的人痛的也是她啊!展风见她若有所思,便想一走了之,但耳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哨声,在这黑夜里显的格外的诡异。更让他惊讶的是眼前的陆霜衣突然低声呻吟,瞧她神情显然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紧接着便见她难忍的跪倒在地。

这是警告,威胁,要她动手,陆霜衣脸上是冷汗淋漓,美丽的面容痛苦的扭曲。也是毫无前奏的,那哨声截然而止,陆霜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展风突见此事,便警觉的知道她受制于人,此情此景下,他又怎么能一走了之?“陆姑娘,你……”他欲上前帮她,却见陆霜衣突然发难,只听她道:“得罪了!”

陆霜衣短刃贴着手臂,迅猛又极为的灵活,虽见她脸色,如同大病初愈般煞白,但出手完全没有影响。躲闪不及下,“嘶”的一声,展风胸口的衣裳被划出一道口子。陆霜衣的功夫如此的阴毒,自己若一再忍让,只怕真要再死一次了。展风无奈想到,只能反击,但他随身的刀却并没有使出,反是弃刀用掌,掌化为刃,将陆霜衣的杀招尽数封住,又是一掌击向其身。陆霜衣一记“燕子翻身”躲开展风这一掌,一个转身稳住身形,又是一剑攻上,她手中的短刃就像是一只吐着红信子的毒蛇一样,又快又狠。

陆霜衣如此的攻势让展风不能不化守为攻,只有将她逼住才能有说话的余地。多亏这五年来他不是毫无进展,他的掌法看似毫无大家风范,但却是清仪特意给他的,据清仪说这掌法上官天鉴也曾学过,只是后来有了更厉害的功夫才将之舍弃了。也多亏了这套掌法,在将自己的展家刀法故意遮掩下,还能与陆霜衣对上百来招。只是百招过后,怕自己马上就要露出破绽来。

陆霜衣剑势如游龙,见缝插针,在展风绵密的掌法下也丝毫的不逊色。又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陆霜衣的剑划开展风的掌风,直刺他心房。展风一手与之相转,格住她的攻势,另一掌却是打向她肩头。但他这一掌看是有力实际却是伤不了什么。

“你快走!”陆霜衣剑锋一转,从展风肩上划过,自己却是中了展风一掌,飞出之际,她低不可闻道。

展风愕然,还没后悔自己真打中了她,见陆霜衣坚决的眼神,顿时领悟,迅速跃上屋顶,踏着夜色离去。

陆霜衣虽倒在地上,实则便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她放走了他,那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果不其然,展风前脚刚走,一身艳红装束的关宛月就出现在她身后。“当真是计不如人吗,还是你发了浪,思了春,看上他了?”语气中尽是讽刺。

陆霜衣站起来,轻蔑地看了看关宛月,冷冷道:“你既已发现他闯进了陆家,为什么自己不出手了结他,如果怀疑我故意放走了他,你自己为什么不在前面阻拦,以你的能耐,又有谁能逃的了。”明知道自己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关宛月的手里,但是自己偏偏是做不到卑躬屈膝。

关宛月柳眉轻挑,一唤手中的哨子,放在嘴边,霎时,那刺耳的声音又响起。看着陆霜衣痛苦地抱着身子在地上呻吟,她才停下。“倔强的丫头,不学学你那废物大哥,对我这个二娘恭敬些。逆了我的意,就不只是在你兄妹二人身上中中蛊,下下毒了,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看在明日喜事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刚才的事,以后再敢搞鬼,哼,陆霜衣,你嫌自己命长,也要想想你那断了腿,瞎了眼的大哥,如果哪天我再一个不高兴,就让他连听也听不到。”关宛月威胁道,语调倒是柔媚,但听在陆霜衣耳里却是格外的心寒,望着关宛月翩跹而去的身影,她恨恨的紧咬了牙关,为何要扯上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关宛月,如果非死不可了,自己也不会让她好过。

望向展风离去的方向,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依他的出手来看,是留了情面的。为什么会屡次三番的出现,如果是有恶意,为什么又几次忍让?有时候,她都不禁怀疑是不是他回来了。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关宛月说过,那毒是天下至毒“燕难归”,从来就没有解药,自己那一剑,足以让他重伤,剧毒加重伤,又是万丈的深渊,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能存活呢?展风,风,今生我对不起你,来生我定全身以报。陆霜衣一抹脸上的清泪,转身离去。

且说展风全身而退后,却是百思不得其解,看那情形,陆霜衣定是受制于人的。那刺耳的哨声定是用来控制霜衣的,那到底是谁,能让陆家的家主忍辱负重,甘于为人驱使?是否五年前,霜衣也是被逼的,才不得不对他下手?如果是这样,那他定是要帮她了!想着这些,已经再无睡意,看向窗外,东方已露白。今天,是展灵嫁入陆家的日子了,展灵,灵儿,你不要怪大哥,陆喧是一个好人,他一定能好好的对你的。

朔北展陆两家联姻,虽说一切从简,但展家名下各小帮派都出现。尘封五年,既然大当家已重出江湖,他们这些心里早痒痒的也开始行动了。展家里外,都聚满了人,展林岳接待着旧日部属,脸上的神色却有些萧瑟。不久陆家花轿就到了,展灵这一去也要过些时候才能回家,而自己的儿子展风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这以后,展家又冷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少女心思芳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