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24章: 忍辱负重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24章 忍辱负重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你找我有事?”陆霜衣踏进陆喧的房子,开口问道。

陆喧点点头,儒雅道:“衣,昨日陪展灵回门,虽没亲眼见到,但我却听到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陆霜衣先是一愣,继而马上知道他说的是谁,只听她苦苦一笑,道:“哥,只是巧合而已,他怎么可能是呢?”

陆喧却是不这么认为,自他双目失明,就一直在练耳力,昨日虽只听那人开口一句,自己却是听出这正是展灵出嫁前一夜闯入他房内的人。“真的只是巧合吗?”陆喧怀疑道。

“哥,若真是他,我又该用什么样的面目去见呢?”陆霜衣苦涩道,“我当年那么对他,他若真回来,还会放过我吗?”

陆喧摇头道:“展风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就算你怎么待他,他都不会怨你一句的。”

“那是以前,但现在谁又知道呢,遭逢那样的劫难,如果能活下来就很好了,性子怎么可能一如既往呢?哥,你看我还有以前的一点影子吗?”陆霜衣道。

陆喧一阵沉默,他为什么那么希望,霜衣说的何尝不对,一个人如果遭到自己最爱的人的背叛,还能有原来的心性吗?如果真的是展风,他隐藏身份又是为什么,伺机报复吗?若不是,又为什么要这般遮掩,连自己的父亲妹妹都隐瞒?但是,他若不是,为什么会关心展灵,难道只是主仆情谊吗?陆喧的脑海里很是紊乱,突然的心一惊,自己这是什么了,是不是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所以心有变的浮动了。

“哥,我们别想太多了,展灵怎样了,她是不是已经……”陆霜衣问道。

陆喧叹息道:“你说呢,二娘又怎么可能放手呢?可恨我什么都做不了啊!”

两人一阵沉默,真的,又害了一个人。正无语着,却见展灵缓缓走来,她的手上正提着一个食盒。“霜衣,你也在啊,这是二娘特地让厨房为我和陆大哥做的糕点,我正想给你也送过去一些呢。”

陆霜衣看着展灵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很是贤良。她很想将那所谓的糕点全倒了,却手脚僵硬着,什么都做不了。那个女人做的东西,能是人吃的吗?“展灵,我一直忙着事务,你嫁过来这么多天了,我都没好好的来看过你,心里真过意不去。”

“霜衣,你何必这么见外呢,小时侯我们可没这么生分哦。”展灵笑着将糕点拿出。

小时侯,陆霜衣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小时侯展灵一直喜欢跟着展风,但展风又喜欢和她粘在一起,经常仍下展灵偷偷跑出去玩。小时侯,他们可是经常冷落她呢!

“衣,你刚才还不是说城北的李老板要来谈事吗,再不去怕又要让人等了。”陆喧突然开口道,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丝毫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陆霜衣知道他是要自己尽快走,是啊,那个女人的东西怎么能吃呢?偏偏他们又不能对展灵言明,可是,这样哥,你不是……“只顾和你们讲话我还真忘了。”陆霜衣也配合说道。

“那霜衣你快走吧,我会让丫鬟送些到你房里的。”展灵体谅道。

陆霜衣只能迅速离开,看着展灵毫不怀疑地品尝着那糕点,她不忍再看。一路快速前行,半道上却是被人请到了关宛月的房里。

关宛月侧卧在塌,丹凤眼在陆霜衣身上一挑,只道:“展灵那丫头长的确实水灵,陆霜衣,我知道你看着心疼,但你要说漏了一个字,我就要陆喧生不如死。”

每一次面对关宛月,陆霜衣都是满腔恨意的,他们陆家与她从没有任何恩怨,为什么她要这样的压迫他们。“关宛月,十年前我爹把你从苗疆带回来,对你可以说是关爱倍至,我娘也把你当成好姐妹,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陆家。”

关宛月脸一沉,眼神在陆霜衣身上剜过。“陆霜衣,我警告过你,管好你自己的嘴,惹火了我,我觉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不是看在你爹娘的份上,你们陆家早就垮了。”

陆霜衣不甘示弱,她反击道:“你害死了我爹娘,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关宛月看着陆霜衣那愤慨的样子,反而一笑:“平日里,你虽恨着我,却尽量的忍气吞声,怎么,一个展灵,反而让你又了勇气?还是一个展灵让你想到了一个死了五年的人?”

“你……”在关宛月面前,她真的是无力抵抗,她的这身阴狠的功夫是关宛月教了,只为要她更好的办事。她那冷漠的心也是关宛月逼的,她满手的鲜血都是关宛月害的,可是却无能为力,面对关宛月,她竟然是什么都做不了。只为她要守护她的兄长,她要保护陆家,只能一次一次做着违心的事,可是到头来,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关宛月要这么对她。

“叫你过来就是再警告你,坏人已经做了那么多年了,就不要大发善心管展灵了,要是不听我劝,哼。陆霜衣后果你是知道的。”关宛月说的自然而然,却是让陆霜衣说不出一句话来。“好了,平日行事机灵了,让展灵看出什么来,我全算到你头上。走吧!”

陆霜衣紧握拳头,含恨离去,无力感总是浮上心头。空有这一身的功夫又有怎么用,还不是受制于人,她和陆喧全都受制于人,着一身的毒,让他们想离开都不行,半月没服那解药,就是那么的生不如死。抛开陆家的家业,就那么走的话,他们定是要死在荒野的。那么与其那般,倒不如这么苟延残喘地活着。

五年前的事,要怎么查起?展风站在陆家的主陵,为何身体一向健朗的陆家夫妇会突然暴毙呢?夜黑风高,展风拿着铁铲,站在陆家夫妇的坟前,守陵的人早被他点晕。“陆伯伯,陆伯母,展风得罪了。”他暗自道。

不消一刻钟,一副上好的棺木便展露在眼前。展风先是祭拜一翻,最后屏住呼吸,打来了棺盖。这一看,却是让他大吃一惊,才四年时间,两副尸身怎么可能化为粉末?如果陆家夫妇是中毒而亡,怎么可能整个朔北都没有知道?展风心下疑虑,将一部分的粉末用布包好,再将棺木恢复原状。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释流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