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25章: 释流言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25章 释流言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仪细步走在池塘边,观着那水中争食的鱼儿。慕千痕倚着栏杆,看着她娴雅的样子。近日里来,一些流言蜚语在身边传着,让他颇为的烦心,但观清仪却是稳如泰山般风吹不动,毫不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倒显得他是那般小心眼了。不是他不愿相信清仪,只是,那么多的流言句句击中他的内心,太在乎才是这般的在意。偏偏清仪那样无辜的神情让他不忍追问,但自己却是那般焦心。

“扑通”一声,偌大池塘的那端,却是有人落了水。清仪只看见乐十二站在池塘的那岸,水中有人不住的挣扎。“千痕,看来十二又在捉弄谁了,我们去看看怎样?”清仪对慕千痕道。

慕千痕见状,也就随了她意。待走到了那端,却见乐十二满脸的冷然,而池中那人却是浮在水上,不敢上岸。只听乐十二道:“敢在人后闲言碎语就要有胆承担后果,和你们这样的人动武,我还真是自贬了身价。但看你的嘴脸,我便气不过,你胆敢上岸,我便再扔你下去。”

“十二,是什么让一向好性子的你发这么大的火啊,跟一个女人动起手来。”清仪调侃道。那水中的人是个下人装扮的女子,可怜的很。

乐十二见清仪和慕千痕到来,恨恨道:“清丫头,你一向是眼里容不得沙的人,怎么能让人在背后这么毁谤。这些女人的嘴毒的很,我怎容得了她们那样的胡言乱语,天鉴那小子若在,也要气的不成样子。”

慕千痕一听便知道是什么事情,他也听到了那些不堪的话语,只是身为阁主却不能因私事责难下人,乐十二此举倒真称了他心。

清仪却是宽厚一笑:“我自己都不介意,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沉不住气,这之后,怕又有人要说我在暗地使坏了。”

“阁主,药师,奴婢不敢了,求求阁主和药师放过奴婢吧。”初秋的池水也是有些凉了,那女子轻抖着讨饶。

“你求我们有什么用呢,仍你下去的又不是我和千痕。你求我们,是要我这做药师的拉你上来还是要阁主拉你啊?”清仪虽笑着,却是并不客气。

“奴婢真的不敢了,求求阁主和药师大发慈悲,求求乐先生放过奴婢吧!”

“十二,人家小姑娘都已经这样求人了,你怎么好要为难人家呢?”清仪笑着对乐十二道。

乐十二见清仪都发话了,也就不再追究,不解气的对那人道:“有多远走多远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那婢女如封大赦般上了岸,对着三人不住悔过,最后,飞快的跑开了。

“清仪,明日你便随我一起,我将你的身份告诉所有人,杜绝了这可恶的流言。”慕千痕坚决道。

乐十二也是一脸的不悦,气道:“荒唐,真是荒唐,清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的闲话,你是天鉴的妹子,怎么能让人传成这样。”

清仪却是像没事人一样,平和道:“千痕,你是要人看笑话吗,一阁之主将后院的事拿到人前说。十二,既然你知道别人将的都是假的,为什么还要生这样的气。”

“清丫头,你从小到大,谁敢这样对你,怎么天鉴一死,连个下人都要欺负你?”乐十二气呼呼道,“你这做男人的,看到自己的女人受委屈就不会做些什么吗?”他对慕千痕也是没好气色。

清仪见千痕本就不善的脸色更加的不好,忙是上前挽着乐十二的手臂,撒娇道:“十二,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才生这么大的气,但是这不怪千痕,十二我保证你不会再听到这样的流言了。你先出去走走吧,我知道你这几天都闲着,要不叫云幽陪你好好玩玩。”

乐十二轻敲了清仪的脑门,无奈道:“你这丫头,在山上的时候没见你这么会折腾人。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小子,再要让清丫头受委屈,我决不饶你。”

慕千痕强忍的不发作,乐十二看起来不比自己长,却是以一个长辈的姿态教训他,这本就叫他不服气。又见清仪和他那么亲昵,更是醋味丛生。但碍于清仪的面,他是一再忍让。

清仪将乐十二哄开后,双手环绕着慕千痕的颈道:“千痕,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嘴在别人身上,他们要怎么讲,你管的住吗?”

清仪淡淡的清香让慕千痕无奈的很,他扶住清仪的肩,正色道:“清仪,因为尊重你,我没有问你的一切,只相信你告诉我的。现在,我也求你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如果是假的,你告诉我,只要你说的我都信。还有,这个乐十二又是谁,你知不知道,看到你挽着他的手,我真想一剑砍了他。”

“嘘!”清仪的手指放在慕千痕嘴前,“小心十二听到找你算帐。”

“我怕他做什么!”慕千痕恨恨道。

清仪扑哧笑了,“千痕,十二可是比你大十多岁呢,他可是从小看我长大的,你这样说他,可不好哦!”

慕千痕听清仪说乐十二比自己还要大十来岁,明显的不信,那样说来,乐十二不是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啊!

“乐游原的人是不会用真面目见人的。千痕,你这醋吃的可真是好笑哦!”清仪笑道。“十二对我来说是亦凶亦父,他又是小孩心性,从小陪我玩到大,虽然他和我便没有任何血缘联系,但是他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千痕,你就别和他计较了!”

乐游原,慕千痕脑海中浮现出一些遥远的传说,这些不是只是传说而已吗?那清仪又是……

清仪看着他的神情,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娇笑道:“千痕,我的身世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太多的机缘巧合让我认识了一些避世的人,结下一些情谊。我的父母在我出生的时候便过世了,从小我和哥便是由义父抚养长大。只是,义父年事已高,在我十四岁那样过世,我哥便接我到了凌烟阁,至于外人传的,只是表象。”

“你好记得红茗吗?”清仪问道。

慕千痕点点头,红茗自然是记得的,虽然便没有多久的相处。

“红茗爱慕我哥,情深似好,我哥对红茗也是有些同样的情思,只是哥练功急进,落下了病根,他自知命不长久,便想计让红茗放弃这份感情。而之所以让我装做他的女人,一来绝了红茗的意愿,二来也是为了保护我,我的容颜常会为我引来一些麻烦。我哥看我年纪还小,就想出这样的主意,千痕,我知道你听了那些话很不高兴,但我告诉你,都是假的,一切都只是我哥设的局而已,千痕,信我好吗?”清仪真切道。

慕千痕要的只是解释而已,既然清仪说了他便信。感于她那孤苦的身世,他不由更是怜惜,将她揽在怀里,深情道:“清仪,答应我嫁给我,杜绝了这幽幽众口,让我不再提心吊胆!”

清仪看着他如墨的眼中款款的深情,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她点了点头,埋在他的胸口,轻声道:“傻瓜,我嫁你便是了!”

慕千痕顿时欢喜,将清仪抱的更紧,似要揉进自己的身子一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往事如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