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26章: 往事如烟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26章 往事如烟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烟阁的议事厅内,各堂阁主不由噤声,这样的事慕千痕本没有必要召告所有人,他要娶妻是他一人事,身为属下的又怎是能插手的。但他要娶的那人却是……这未免有些……百剑堂堂主颜虚冰撑着瘦弱的身子,起身谏言道:“原本属下等人是不该管这些的,但是属下斗胆还望阁主对此事三思。天下女子何其多,阁主若娶了药师,未免会落人口实。”

“此话怎讲?”慕千痕故意问道。

“江湖人都知道凌沿阁的药师是前任阁主的……红颜知己,阁主若娶了她只怕会被江湖人耻笑!”颜虚冰大胆道。

“耻笑!”慕千痕冷笑,清仪虽说口上说对流言不在意,但知道,她心里肯定是不痛苦的。他无法找出这流言的来源,仿佛一下子的,凌烟阁的人都听说了那流言,以讹传讹的越演越烈。

“婆婆妈妈的,老子就说了吧!”莫辰堂的堂主方震洪一拍桌子,粗爽道:“阁主要娶谁我们都不好过问,但是药师却是不行。上官阁主是凌烟阁的开创人,这药师可是他的女人。慕阁主,我们服你的绝世武功,也佩服你的为人,但上官天鉴,我们也是打心底服的,你今天要娶他的女人,我方某虽说只有一身武力,但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样着实不厚道。”

“原来这样!”慕千痕不怒反笑,“大家看来是被上官瞒的很紧啊!各位还不知道药师的真正身份吧!”

在座众人互看,难道这中间有什么玄虚不成?

“药师姓上官,乃上官天鉴的胞妹。至于众位听到的流言,相信各位都是明理之人,不会为这恶意中伤的话语而多了揣测。”慕千痕解释道:“药师的美貌众人该是有所耳闻,当年上官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才放了那样的话语,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别有用意的狂蜂浪蝶接近药师。数月前上官病重,遣了清仪来找我,我才知道上官还有一个心思玲珑的妹妹,诸位,现在你们可没有异议了吧!”

众人一片窃窃私语,似有不信,哪个男人会用这样的方式?

“我慕千痕也不是傻子,我和上官的交情不浅,若真是如诸位所讲,我慕千痕是决不会做那等下作之事的。”

既然如此,众人还能说些什么,都起身纷纷道喜。

“颜堂住,我和清仪的婚事定于一个月后,这期间的事就由你打点。广邀江湖朋友之事就交由青木堂的兄弟,各位,到时,我定让清仪向各位一一敬酒……”

颜虚冰恭敬领令,脸却是白了几分,看不出半点的喜悦,反是有了份落寞。慕千痕看在眼里却是故做不见,那副画像的事他一直记着,不是他多心,但是这种事是不能让的。

再说了些阁中事务,慕千痕就让众人各自散去。颜虚冰在随从的搀扶下离去,心中索然,原来她竟然是上官阁主的妹妹。为何当年他们没有说清楚?眼前浮现出那人的身影,回想那日,上官天鉴回凌烟阁,身为百剑堂堂主的他率众在前相迎……

“属下百剑堂颜虚冰恭迎阁主!”年方二十二的颜虚冰抬头看着马上那苍白的男子,恭敬道。这便是让天下人都畏惧的上官天鉴,在他瘦弱的身子里隐着让人折服的霸气。自己也是为他的手段所折服,发誓效忠。人人都说上官天鉴冷心冷面,阴冷无情,但他知道这人是值得别人效忠的,那样的风采让一向洒脱的自己也甘心为他所用。

“颜堂主不必多礼。”上官天鉴冷冷道,眼睛只在他身上扫过,只见他调转马头,行至身后的马车旁,对车内的人道:“清仪,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那样轻柔的言语让颜虚冰很是诧异,眼神就锁定在那马车上,想看看那车里的人是怎样的人物。

只看到一双小巧素白的手轻轻的撩起了车帘,待那人探出身来,颜虚冰霎时惊待了。那样的容颜顿时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之后的笑容更是有让他窒息的感觉,胸口扑通扑通地跳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过了神,看到的只有隐入那层层楼台里的背影,日盼夜盼,那方身影却是再未现身过。后来渐渐知道她是阁主带回来的,成了凌烟阁的药师,虽年轻的很,医术却是惊人的厉害,同时他也知道,那是阁主的女人。失落充斥在心头,看到护卫红茗怒气潮天,他的心里也是堵的慌,莫非,只有贵为阁主那样的人,才能有幸得到那样的人耳!苗疆一站,是他自己求的,有着他的算计,为是是那得胜后的奖赏。凌烟阁的规矩不是吗?如果他开口,上官天鉴会将她赏给她吗?不确信,但却多了份侥幸。

结果,大战告捷,自己却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浑身的经脉断了一半,成了一个废人。自己的这个样子是不可能再有那样的奢望的,但却是要药师亲自医治,这就是他请求奖赏,同着捷报一起传到了上官天鉴的手里。庆幸上官天鉴爽快的应允了,由蓝魂护送,他终是见到了她!

“颜堂主为了这凌烟阁可真是拼命啊!”两年不见,她出落的更是让人神魂颠倒了,她浅浅的笑容,淡淡的语调让他忘了身上的痛!那段时间是他一身最值得回味的时候,如坠梦里一般,她的款款笑颜他始终铭记于心,只是她终究是要离去的。很想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但话到嘴边却哽住了,最后只能看她离开。自己的伤经她的手,竟然好了,只是体质却是大不如前了,依她说法,自己的这条命能救回已经算不错,更不用说断脉续上了,至于体质,是要以后调养了,伤了根本,没个十年八年的调理是不行的。她的医术果然高明,他一身的伤能让她治愈,断了的经脉能续回,这样他还能求什么?只是那一次别后就是那么久没见了,往事如烟,除了怀念他还能怎样?是否真的只有高高在上的权势这才能拥有她?

颜虚冰的心里是萧瑟的,眼下他却是要亲手置办她的婚事了,那般的苦涩,那般的心痛,那般的无奈……连说的机会都没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几人欢喜几人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