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28章: 情深深意悲切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28章 情深深意悲切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霜衣倔强的怒视着关宛月,艰难道:“关宛月,我们陆家没有对不起你,你害了我一家还不够,又要害展家,你干脆杀了我好了!”

关宛月将陆霜衣摔在地上,冷冷道:“杀你,太简单了,留着你才是最有用的。没有你,谁为我抓满月的小孩;没有你,拿什么要挟陆喧;没有你,这偌大一个陆家谁来当家。陆霜衣啊,陆霜衣,怪就怪你是陆家的人,怪就怪你陆家和展家走的那么近。实话告诉你,我的仇人是展家,是展家连累了你,是展林岳连累了你,要恨就恨展家吧。”关宛月强行将一粒黑色的药丸塞进陆霜衣嘴里,逼她吞下。

陆霜衣无暇去理解关宛月方才所说,拼命地想要把药吐出,但却被关宛月逼的吐不出来。

“倔强吧你,我这蚀心散烈的很,一天发作三次,早午晚,每一次都能让你痛的死去活来。三天不吃解药便全身溃烂,没了你这张脸,我看你还拿什么倔强,展风回来又如何,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看你一张烂了的脸还怎么见他。”关宛月又是一条恶毒之计想出。

陆霜衣怎么也无法将那毒逼出,只能恨恨的捶地,她真有死了的心,只是她若死了,陆喧怎么办?活着却是那么痛苦的事,“你又要我做什么?”

关宛月得意道:“我要你把展风带到我的密实!”关宛月很是有兴趣,“我倒要看看,大难不死的展风成了什么样,我的‘燕难归’怎么就要不了他的命!”

陆霜衣怒斥道:“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再害他一次吗?

“你敢和我拼吗?”关宛月却是笃定的,“我手上的筹码就是你那废人大哥,你敢拿他的命忤逆我?”

陆霜衣是不敢的,她的死穴被关宛月抓了牢牢的,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展风不可能对我没有戒心,我做不到。”

“你做的到,我早就看出那小子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痴情人,回来了没把事情抖出来就说明他还舍不得你。现在就看你是舍得他还是舍得你大哥了!”

“你为什么非要和展家过不去?”陆霜衣暗恨着。

关宛月阴狠道:“我要展林岳失而复得的心再一次跌落深谷,这一回我要把让他亲眼看着展风是怎么事的,然后我再要他失去唯一的女人。”

“你这毒妇!”陆霜衣打了个冷颤,是什么样的仇让她这么恨展伯伯。

“怎么,心疼了?”关宛月无视陆霜衣的愤恨,“陆霜衣,有我在的一天,你和展风就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敢不听我的,我就要你这张脸永远见不了人,看看那展风有没有接受一个烂了脸的人。”

陆霜衣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容貌永远是最重要的,她的心底阵阵发寒,关宛月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你好狠!”最后她只能咬牙道。

“不狠些又怎么能让你乖乖办事?”关宛月肆意道,“还等什么,迟了,就没有这如花的容颜了。”她走的从容优雅,却让陆霜衣是那么的恨那么的无助!她怎么下的了手,她已经伤了他一次,怎么能再伤他一次,她的心好疼,疼的快受不了。谁能帮她,谁来就她啊!她下不了手,好不容易盼得他活着回来了,她怎么还下得了手害他?可是自己不动手,陆喧怎么办,展灵怎么办?跌跌撞撞,失了魂般的出了门,不自觉的来到了那埋葬了她幸福的断崖,一切是那么的荒凉,当空的日头仿佛在嘲笑她的可悲。如果这一跳就能一了百了,那该多好!陆霜衣哀伤想道,如果这一跳能让她的罪孽,她的痛苦都消失那该多好,一步一步往前移,到了断崖的边缘,却是止住了。可惜,她不能够,她不能抛开陆喧,不能做到那般的绝情!

“展风,你为什么要回来!”对着苍天,陆霜衣痛苦的吼道,泪,流了满面。

“我不该回来吗?”身后传来展风悲伤的声音,将陆霜衣惊的猛然转身,险些掉下去,望着眼前的这个人,陆霜衣哽咽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原来是你!我早该想到了!”陆霜衣见眼前的正是几次遇到的黑衣人,她呢喃道,“原来是你……”她凄惨笑着,“原来是你……”

展风看她神情,心疼的很,看到她肿胀的脸颊,更是刺痛了他的心。经过他的调查,陆霜衣根本就不像表面那样的风光,虽然还不知道这背后是什么,但他知道她过的并不好。“那里危险,你过来吧!”展风轻轻一叹。

陆霜衣缓缓上前,眼前的人,却是看的不真切。“真的是你吗?风,你回来了!”她有些不敢确认又有些期望,那神情很是矛盾。“我能看看你的脸吗?”面对遮着面容的展风,陆霜衣只觉那般梦幻。

“我的脸?”展风轻声一笑,“我又怎么敢让你看我的脸啊!”

这笑声如一根针一样刺在陆霜衣的心头,好哀伤的笑声啊,仿佛被天地遗弃了一般,这是她造成的吗?是她毁掉的吗?“让我看看你的脸,风,不敢面对的人是我,没脸见你的人也是我啊!”陆霜衣说的真切,伴着泪水格外的凄楚。

“我早已面目全非,哪还敢见你?”展风道。“你以为在这样陡峭的山壁摔落,我还能安然无恙吗?”

陆霜衣被他问住,是啊,这样深的悬崖,这样陡峭的山壁,她可以想想那会是一张什么样子的脸了。“展风,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她双手蒙着脸,无脸再见他。

“霜衣,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回来不是听你说对不起的。”展风掰开她遮着脸的手。将她的手按上自己的脸,隔着布帘也能感受他纵横交错的脸,相信她能知道,这张脸有多么的惨不忍睹。

陆霜衣的手是颤抖着的,她一寸寸的感知着他的伤痕,泪水再次汹涌。“风,对不起!”她满是歉意道,展臂抱住了展风,“我对不起你,风,求你,不要恨我,我不介意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我的展风,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人。”

“霜衣!”在陆霜衣抱住他的时候,展风的身子一僵,他感觉到霜衣在颤抖,也感觉到她的真切。他不怪她,更不会恨她,只是为她心疼,只是他要真相。“想看我的脸吗?”展风推开陆霜衣,缓缓摘下黑布,将自己展露。

“风……”陆霜衣看着他的脸,痛心唤道,这是她造成的,是她毁掉了所有。

展风看她痛哭,却是笑了笑道:“霜衣,我不怪你,真的。只是,请你告诉我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到底是为谁在办事?”他轻抚着她红肿的脸,“这是谁干的,霜衣,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的本意,请你告诉我真相!”

陆霜衣诧异地看着展风,惊恐道:“你知道了什么,风,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展风看她害怕的样子,想要安慰,却见她咬着自己的唇,脸上的神情几番变换,最后,推开展风,道:“你别问了,就当是我对不住你!”说完,便自顾的跑开了。

展风伸手想叫住她,却没有开口,如果霜衣那么的不想说,他怎么能逼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父子相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