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29章: 父子相谈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29章 父子相谈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展林岳与展风对座,父子二人一边品茗一边触膝长谈。眼前的展风虽然是一脸的伤痕,但在展林岳眼里却是那般的珍贵,只是展风对自己五年前的遭遇是闭口不说。“风儿,这些年你的功夫大有长进,不知是受了哪位高人的指教?”展林乐侧击道。

高人?展风想到清仪,自己是她救回的,自己的功夫也是她指点的,但若要说高人,他心里还真觉得好笑。“这些年我受凌烟阁药师相助,若非她,我今日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哦?”展林岳对凌烟阁药师之名早有耳闻,但传言太多,有人说她是一妙龄少女,医术高超;也有人说她是一风韵少妇,乃上官天鉴的红颜知己;还有传闻说她武艺高强……对于展林岳来说,凌烟阁实在是一个危险的敌人。上官天鉴的野心人尽皆知,说来也怪,何以他在世时没有对朔北动手,那时的展陆两家应该是最容易攻破的吧。“如此说来,风儿和凌烟阁的渊源不浅啊,不知对现任的凌烟阁主慕千痕,风儿又有什么看法?”

对慕千痕,展风只是对上过一面,至于其他,他还真不知道。他也能明白展林岳所说的意思,江湖上争权夺利的事情不足为奇,更何况对于凌烟阁这一天下第一的大帮派来讲,一统江湖应该是他们的宿愿。“爹,朔北和凌烟阁的一战是迟早的,实际上,上官天鉴早在五年前就有这样的打算,只是应该其他事情而放弃了。现在大半个江湖都在凌烟阁手中,我们朔北又怎能偏安,只是时机问题罢了。”展风郑重道。

展林岳点点头,对于一个意图掌握整个江湖的凌烟阁来讲,的确是迟早的事。只是,他们朔北又怎能坐以待毙?“风儿,依你所见,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

展风摇摇头,不敢确定。“眼下慕千痕的位置刚坐稳,阁中还有一些潜在的威胁,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可能发动战乱的。只是,一旦他位置稳了,那一天就不远了。”展风沉重道。如果凌烟阁要拿下朔北,这便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朔北的实力远远不及凌烟阁。

“如果慕千痕死了,你说,凌烟阁会怎样?”展林岳道。

展风一惊,看向展林岳,却看不出什么,他剧实道:“若慕千痕死了,凌烟阁势必大乱。爹,难道也要……”

展林岳摇摇头,道:“我早没有那争雄的野心了,只是,我也不能看着我们自己的地盘落入凌烟阁手中。风儿,展家现在是靠你了!”

展风突然感受到自己肩上的沉重,是啊,他回来了,那也意味着自己身份的改变。以前不曾想过的,现在都要想了,只是,他是无心江湖事的,他要的只是……她,而已!但身为展家的长子,看着双鬓灰白的展林岳,一时间,他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展林岳见展风的神情,也是知道他的心思的。“风儿,不如说说你对凌烟阁的了解。”

展风无以推辞,只好道:“慕千痕的武功在我之上,其下八大堂中,原以紫青堂为首,但几个月前,慕千痕发难将紫青堂堂主擒杀,换掉了堂中的主要人物,完全掌握在他自己手中,紫青堂的实力相信也只有慕千痕一个人知道。‘青云’‘莫辰’二堂的实力在紫青堂之下,那日来的容砚修原是青云堂的人,现在能成为慕千痕身边的人,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这二堂原效忠于上官天鉴,对于慕千痕也是真心追随。在下面的便是‘胜水’‘束煞’‘幕夜’三堂,这三堂的实力不相上下,原‘胜水’堂主何胜云已死,由副堂主顶上,这三堂的人一向有些浮动,上官天鉴在世时就有些动作,只是一直不能抓到把柄。至于剩下的‘百剑’‘千石’二堂,实力稍逊,‘百剑堂’堂主颜虚冰曾受重伤,伤好后也不怎么料理事务,而‘千石堂’堂主江月鸿一向狡猾,上官天鉴在世时他效忠于上官天鉴;上官死后,却是一直不表明态度,不到最后,他不会说明站在哪一边。”

展林岳听着展风的诉说,对于眼下的局势也是没有什么对策,如果朔北这边先动手,只怕给了凌烟阁一个攻打的借口;但如果坐以待毙,只怕到时没有还手之力。“风儿,你认为这场对抗会在什么时候开始?”

展风略一沉吟,道:“这也要看慕千痕的手段了。如果他没有办法将阁中别有用心者揪出来,只怕那些人总会找机会让凌烟阁和朔北开战,以收渔翁之力。爹,一月后便是药师的大婚,她对我有救命再造之恩,我是一定要去的。骤时,我再看看时局。”

展林岳点点头,话锋一转道:“风儿,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你和霜衣的事也该有个了解。霜衣这孩子不错,这些年也没忘记过你,你总要给她一个交代。”

展风听了,心里苦涩,就算霜衣对他有情又如何,她始终不肯说明事情的原由,更何况自己……“爹,霜衣是个好女子,只是我现在是配不上她了。”展风可以隐瞒了其他。

展林岳一听,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欲言又止,他是不嫌弃展风的容貌,但霜衣……他不明白。叹了口气,只听他道:“风儿,霜衣这些年也太辛苦了,你既然回来了,就尽可能的帮帮她吧!”

展风答应,即使他不说,自己也会的。他知道霜衣的日子过的并不好,她却是什么也不说,心里暗自的决定,无论如何他都是会帮她的!

却说陆霜衣,此刻正难过地在床上痛的打滚。蚀心散的毒真的让她生不如死,心中像是有百虫嘶咬般的剧痛,只见她嘴中紧咬着布条,不让自己的哀号传出房间,身下的床单被她抓的是一道道裂痕,巨大的痛苦让她浑身冷汗,浸透了衣裳。这样的疼痛持续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等那痛褪去,陆霜衣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样微弱的呼吸着,连动的力气也是没有了,惨白的脸上是一点的血色也没有,泪无声流下,为什么自己要受这样的苦,这样的生不如死。关宛月的威胁历历在耳,更是让她难受的连呼吸也是痛楚。难道她真的是无路可退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深不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