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30章: 情深不寿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30章 情深不寿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烟阁上下,此时是格外的繁忙,堂堂一阁之主成婚,这是怎样的大事。慕千痕就任阁主之时便是上官天鉴祭奠之时,那时江湖各派出动,此刻,稍稍几月,便是慕千痕大婚,天下各派俱在所邀之内。

“只是成亲而已,又何必如此的声势浩大呢?”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忙碌起来,清仪倒是清闲的很,除了量量尺寸以便做嫁衣外,什么都不用她动手,毕竟是江湖儿女,不像大家闺秀一般还要绣鸳鸯枕。她百无聊赖的看着这些各地送来的礼品,上好的绸缎,精致的绣品,无一不是出自名家之手。这些还只是凌烟阁各堂主所送的,其他江湖上送来的更是琳琅满目,名目百出。

慕千痕是百忙中也是要来看她的,见她抱怨,安慰道:“你是我慕千痕的妻子,我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清仪,这也是怕你再逃开啊!”

“你把云幽遣去做什么了,我身边都没人来说说话了。”清仪抱怨道。慕千痕是如此在意她,却不知道将她推到世人的面前无疑是给了一些人一个靶子。以前上官天鉴将她藏的极好,世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纵使是凌烟阁的人也是没几人见她真面目,而她所居的药庐更是闲人勿进的。慕千痕此举是向世人昭告了她的身份,只怕也招来了杀身之祸了吧!展风不在身边,乐十二总要走,慕千痕由又不可能总在她身边,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慕千痕笑道:“那丫头就爱缠着你,你都要嫁我了,她自然应该为你忙活些。”

清仪埋怨的瞪了他一眼,道:“千痕,你还真是个醋坛子,谁的醋都要吃。”

“哈哈……”慕千痕大笑,执起她的手,双目对上她美丽的眸子道:“清仪,我对你的情上天可鉴,如果可以我是一刻也不想离开你的。我要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妻子,让整个江湖为我能拥有你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妻子的羡慕。”

清仪笑了笑,道:“千痕,你这般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哦,只怕是你将我看的太高,我平凡的很。”

慕千痕轻呢道:“虽说上官天鉴将你护的严实,你药师之名早就传遍了江湖。都说凌烟阁药师能医死人肉白骨,厉害的很。”

“江湖传言罢了,信不得的。”

“且不说你续上官的性命,就拿百剑堂堂主颜虚冰来讲,听闻当年苗疆之战,他七经断半,武功尽失,但经你之手,竟将他尽数医好,这事江湖人可都是知道的!如今我有幸能娶你为妻,你说江湖人能不羡慕?”

那人当真是自己救的,清仪回想当年之事,只是笑笑,也不辩解,这时想起,便道:“自颜虚冰受重伤之后,他这堂主也算是虚设了,我这次回来,倒觉你又用起他来了。”

慕千痕道:“这八堂之中,颜虚冰最弱,江月鸿太滑头,我有意拉拢颜虚冰,比起其他人来,这边下手容易些。他倒也不算无用,只是身子差了些,不瞒你说,初见他时,我竟然有见上官的感觉,我看的出他不甘那么闲置下去。”

“你不怕养虎为患吗?”一些以前的事渐渐的回想起来,这个颜虚冰的影子也渐渐明晰起来,清仪道。

“是虎我亦能擒之!”慕千痕豪气道,

清仪见状也不多说,毕竟现在的凌烟阁是慕千痕的,她连自己都顾不上还顾其他做什么。“陪我去看看哥吧,还有红茗和蓝魂,没有他们的祝福,事情始终是欠些什么的。”

“我为你安排!”慕千痕至今都是没有问她那日发生了什么事,既然清仪不愿讲,他就忍着不问,是他太过爱她,太过小心,不忍去看不愿意知道的。

清仪默然接受,她变的越来越善感了,有些事能不说就不说吧,结局早就注定,那就维持相爱的幻影,当他开始恨她的时候,她依旧会想着他的好!挽上他的手臂,笑容中酝酿着浓浓的幸福!

面对上官天鉴的坟墓,清仪挂着笑,仿佛对着上官天鉴一般,只听她道:“哥,我和千痕来看你了,我就要嫁他了,哥,你会祝福我的对吗?”心中却是感叹的,哥,看来我们还真是血浓于水的好兄妹,选择的路到最后居然也是一样的。黄泉路上,你可曾对红茗解释清楚?你们三人一起的路上或许拥挤,但欠人的总是要还的。你欠红茗太多,你们欠蓝魂太多,而我欠他们的就请你一起还了吧。哥,若走的不快,就请等着我吧!

慕千痕面对上官天鉴的坟墓始终有些无法释怀,如果可以他更希望他们两人能面对面的交谈,而不是他对着一堆黄土。“上官,你对我虽有些不义,但也多亏了你,我才能有幸和清仪在一起。十年的饿隐晦换来今日也值了。最遗憾的就是你不在了,可叹啊,可叹!上官,与你相识我终是不悔的!”

“可惜哥听不到了,千痕,请你答应我,无论以后多久,只要你在,就不要让任何人动他们的尸骨。哥虽然对人无情,但对我,他真的呵护了一生。如今化为了尘土,我怕往日的仇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千痕,答应我,一定要保他们尸身周全。”清仪坚定道。

“那是自然!对上官,我亦敬重,怎能容人毁他尸骨!”慕千痕肯定道,虽然对清仪突然这样的说辞感到奇怪,却是肯定的答应。

“如果,千痕,我是说如果我也像哥那般应年早丧,你会怎样?”半开玩笑般的,小心翼翼道。

慕千痕看着清仪,扶着她的肩,对着她的眼,神色凝重,道:“清仪,不许对我说这样的傻话,明知我对你的情有多重,你怎能这般吓我。若你像上官那么不幸,我会随你一起,阎罗殿里问问那十殿阎罗,为何这般残忍。”

清仪看他神情那般郑重心里甸甸,脸上却是挂着笑容,笑道:“千痕,你对我这般好我怎么舍得离开。”

当真如此吗?慕千痕隐约觉得不妥,但却是说不出哪里不妥,看着清仪面容有着憔悴心里怜惜,是这几日累着了吗?他横臂将她抱起,道:“我们回去吧!”

清仪也不推脱,只点了点头,靠在了他怀里。身后残阳似血,清仪心中百转,心有千结,不怨天不怨地,这命她早就认了,活不长久又如何,爱过被爱过,她也就心甘了,既然注定不能长久,又何必奢求。清仪为自己探了气息,虽弱却还算稳健,这半年之内应该还能过的安稳的,只要没有意味是不会发作的。至于半年后……她无奈叹息,即便她有那续命的能耐,那那样的苦她受不起,夜夜如蚀心,形销骨立,怎舍得让自己的容颜那般的憔悴狼狈。武功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以强身健体,但对于他们上官一家却是催命毒药。她只学过三年的武艺,便有今日的身手,而且是背着义父偷学的。而她的大哥上官天鉴,更是武学奇才,无师自通便纵横武林。

“让我庸碌一生,我宁可病死!”脑海中回想起上官天鉴的话语,“上官家有这样的天分怎能糟蹋!”的确,那些深奥晦涩的心法招势于他们来讲只看一眼便心里有数,他人花费一身所学来的内力,他们只消数年,这样的天分怎能不让他们傲视天下呢?想要的东西都可唾手可得,唯一遥不可及的竟然是自己的生命。“哥,你走的是安心了,但我却放不下许多了。我五岁学武,八岁学医,义父封我穴道禁我用武,只将医术倾囊相授,本想解开我们上官家的宿命,但人怎么斗的过天,我们怎么斗的过天。你说我心有七窍,心思似古井,波澜不惊,定能战胜天命,那你让我引诱他是看高了我还是看低了他。心一动情难止,我到底只是一介凡人,一介凡人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真相(一)”↓↓↓更精彩哦!